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在親情裡的崩塌與重建──當她們措手不及地面對巨人倒下時

Share

你的父親是什麼樣子呢?也許你的父親跟念爸一樣,在某些原則上有一點嚴肅、有一些堅持,也可能你的父親像JO的爸爸一樣,是一個帶有一點幽默感、很會說故事的父親──而不論是什麼個性的爸爸,對子女而言,父親的形象,總是像山、像巨人。就像孩提時期的我們,總認為父親是萬能的超人,世界上沒有難不倒父親的事情,並深信不疑,儘管天塌下來,都會有父親為我們撐著。

然而漸漸的,隨著我們長大的同時,在我們不知不覺間,我們心目中的「英雄」也老了,從一根白頭髮開始、從一次全身痠痛開始、從步伐越來越緩慢開始……儘管有太多提示讓我們得以見微知著,可或許我們總是太過習慣性的選擇逃避、選擇忽略。

也因此,當那個我們曾經以為一輩子都會屹立不搖的巨人倒下時,內心受到的衝擊與震撼,總讓我們措手不及。

有一種「衝擊」,其實充滿著無常。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作為中醫師的念念,本以為自己能夠有理性面對疾病的強心臟,但誠如念爸所說的「關心則亂」,醫術即便再精湛、再高明,內心也不願意做自己摯愛家人的主治醫師──念念的情況即是如此。

那是第一次,她扎扎實實的感受到生命的無常,第一次感受到父親可能離開自己的恐懼──對自小被呵護備至長大的亞洲公主李念念來說,念爸就是那個她認為會一輩子守護她的騎士,合勝堂就是那個不管她飛到多遠的地方、終究會有父親在那裏等她的家。但是醫生的宣告如此無情、父親的痛楚卻又再再提醒著她,必須強迫自己一夜長大。

有多少人被第七集中,那段念爸與念念的對戲給逼出淚來呢?當念爸執意不願開刀、卻阻止不了病情的惡化,念念的壓力與自責,JO的一語道破,終於讓念爸醒悟──自己或許操之過急了,忘了父女關係,是在醫病關係之前的。那種父親對子女的期盼、子女希望用盡全力讓父親恢復健康的心,就像那進手術房前的禱文、像握著念爸手的念念一樣,那樣真摯而動容,同時,又真切地讓人覺得揪心。

或許在疾病面前人類都是如此渺小,或許疾病會瞬間影響了一整個家庭──但對子女而言,能做到最好的、甚至說唯一能做的,也許就是陪伴吧!其實,看似勇敢、無懼的父親,也是會有很多不安的,脆弱的他,也會需要子女,就像以前的我們依賴爸爸一樣。

有一種「震撼」,是來自心理上的。

年少逝世的JO爸,跟子女其實沒有過多相處的時間,JO對父親的記憶,來自那距今越來越遙遠的童年、以及母親的口述,她靠著好多的想像去填埔父親的樣子、父親的故事,甚至來到台灣、透過完成父親願望的過程,她也正以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地更靠近父親。

可是,一度誤以為自己英文名字的由來竟然與父親的初戀情人有關,這樣的震撼對JO來說,威力有如核彈一樣劇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猝不及防地炸毀了她原先憑藉著散落的記憶而拼湊出來的父親模樣,也瞬間讓她對父親的崇拜,宛若無形間變成一種對母親的背叛。以愛為名的堡壘、理應充滿寓意的命名,那是父母給孩子的第一份禮物,但當時對JO來說,反倒是這名字,讓她的愛、她的家完全崩塌。

JO在台灣,歷經了一次內心的掙扎、與父親「冥冥之中」的嘔氣,儘管是不那麼具體地生父親的氣、替母親抱屈,但其實也是小小為自己抗議著。對獨立自主又成熟的JO來說,或許這是因為父親離世而被迫早熟的她,第一次出現作為「女兒」的任性。但或許,就如同每一對父女一樣,吵架只是一種較為激烈的溝通方式,當撥雲見日之後的真相大白,反而讓彼此都靠近對方一些、更了解對方一些。

誠如後來得知自己名字的真正由來之後,那個破涕為笑的JO──她的慶幸、她的竊喜,都是對於父愛的重新信任。慶幸父親仍如同自己心目中那個讓自己崇拜的模樣,更竊喜自己的存在,是象徵著愛。

那些讓觀眾們看了心有戚戚焉的橋段,總讓人隨著《雙城故事》而產生共鳴,甚至發生在念念與JO身上的故事,偶爾會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既視感。因為每個人都曾經走過這一遭──不論是身體上的疾病,又或者是心理上的崩塌,正因為是自己的至親,更是自己曾經覺得最無敵、最崇拜的巨人──因此,每一次的倒下,都必須花更多心力跟時間去重建。

從措手不及中去調適,而如今長大的我們,也需要跟念念、還有JO一樣,這次換我們,去當家人的巨人。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