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媳婦的離職信/我的主婦休息年,我不做飯

Share

文/金英朱 圖/Shutterstock

從公婆家樓下的公寓搬出來, 也交出媳婦辭職信後, 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過「 主婦休息年」。一般來說教授或神職人員在工作六到七年之後, 就可以獲得一年的帶薪休假。法律又沒有規定, 只有教授或神職人員才可以享受這種福利, 作為主婦我也想要有休息年。我的主婦生涯超過二十年以上, 其間完全沒有休息過, 應該具有可以休息一年的資格。

我在這一年中最想做的事情就是「 不做飯」。正好兒子去當兵, 上大學的女兒因為忙碌的課程, 幾乎很少在家吃飯。因此, 我即使不做飯, 也沒有什麼負擔。

之前, 我因為參加旅行或研討會, 跟先生說會不在家時, 他第一個反應都

是: 「 那誰做飯呢? 」 每次我需要外出, 最先困擾我的就是做飯這件事情。結婚之後, 我最大的壓力也來自於, 必須準時做飯的灰姑娘時間。公婆每天吃飯的時間是早餐八點, 午餐十二點和晚餐六點。即使我們後來沒有跟公婆同住,還是無法擺脫一到下午五點就要準備做飯這件事。

為了活下去, 吃飯當然是很重要的事。但把這件事情只交給一個人做, 而且要求非做不可, 這就是看不到的強迫和暴力。我真的很想停止每天都需要做飯這件事。並不是因為要花很多精神和時間, 也不是因為這是很困難的事情,而是這是「 一定要做」 的, 我才不想做。也就是說, 我想放下做飯這件不得不背的行李。

我跟自己說: 「 我不做飯的話, 又不會怎樣」、「 不做是可以的, 沒問題」。於是有一天, 我向先生提議:

「 我打算一年不做飯。」

「 那我們是要挨餓嗎? 」

「 不, 不用挨餓, 買來吃就可以了。」

「 每天? 」

「 嗯, 每天。」我接著說,「 我雖然說一年, 但可能更長, 也可能會縮短。

等我想要做的時候, 才會去做, 我再也不要做不得不做的飯了。」

於是, 我跟先生開始去外面的餐廳吃晚餐。他下班回到公寓樓下後, 我們就會一起去找餐廳。一開始, 我們選擇先生愛吃的豬血腸湯飯、馬鈴薯排骨湯、鰍魚湯、解酒湯等。這些都不是我喜歡吃的餐點, 但是一想到可以不用做飯, 除了補身湯〈也就是狗肉湯〉 之外, 我都覺得沒關係。而且慢慢的也都覺得這些食物也還不錯。在餐廳吃飯時, 我常常看到獨自吃飯的男人。

等我們吃膩了社區附近的食物, 慢慢開始擴大範圍和菜單。有時候也會用炸雞和啤酒代替晚餐, 或是吃紫菜包飯、泡麵、炸醬麵、糖醋肉、漢堡、披薩、豬排、義大利麵、辣炒年糕等各式各樣的食物。

我第一次感覺, 自己終於擺脫了做飯這件事情。之前偶爾不做飯的日子就像是主婦的假日, 如今可以每天不用做飯, 真的像在做夢。過去的我總認為,要是主婦不做飯, 世界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或是會受到很大的報應。可是, 當我一年不做飯後, 天沒有塌下來, 也沒有受到任何報應。「 原來是可以這樣的」我心想。

我被「 主婦一定要那樣做」 的想法束縛住的時候, 只要一沒有這麼做, 強

大的罪惡感就會如同即將遭受天譴或觸犯大忌般襲來。「 原來主婦也可以不用

做飯。」 體會到這件事情, 讓我感到自由和愉快。「 不管是什麼事情, 都是我想做的時候才做。」 這句話讓我的內心感到無比的平和。

主婦休息年中, 第二個我想做的事情是: 「 每天睡到自然醒」。

我結婚之後, 第一天在公婆家的起床時間是早上六點, 如今這麼做已經超過二十年多了。為了早起, 我必須早睡。因此, 我還曾以為自己是晨型人。

每天早上我都很想再睡多一下, 可是我必須起床為上班的先生和上學的小孩們準備早餐。老二高中畢業後, 我以為自己也可以從早起為孩子們準備早餐這件事情畢業, 沒想到為了先生還是得繼續這麼做。某天, 我想到自己也想從「 一定要早起」 中獲得自由。於是, 我對丈夫說:「 孩子們全都高中畢業了, 我也想每天睡到自然醒。所以, 你就自己準備早餐再去上班吧! 」

「 妳幫我簡單準備一下早餐, 再回去睡不就可以了。」

「 不要, 我醒來後再去睡也睡不著了, 我要一直睡到自然醒。」

「 又不是叫妳做飯, 只是簡單拿個麵包而已, 又花不了多少時間…… 。」

其實, 我們家的早餐菜色換成麵包、咖啡, 還有一顆蘋果已經很久了。就如丈夫所說的, 準備這樣的早餐花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但即使只有一分鐘, 我也想用來睡到自然醒。

「 早上上班時間即使是一分鐘也是非常寶貴的, 妳就幫我準備, 然後再繼續睡個夠吧! 」 先生開始不滿。雖然我也非常認同他所說的, 上班前的一分鐘

是很寶貴的, 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 不, 即使是醒來一分鐘, 我也無法再睡回去。」

先生覺得我實在是太過分了。

「 我會不會太過分了? 這樣可以嗎? 先生為了工作準備出門時…… 不, 我

現在正處於主婦休息年。至少一年我想擺脫『一定要做什麼』。再說即使不是

休息年又如何? 孩子們都可以自己起來準備早餐再出門, 他是成年人, 自己準備早餐也是應該的。」

就這樣, 我的內心又開始打架。在生活中, 總是忍耐和犧牲雖然痛苦, 但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並用實際行動去執行時更加艱難。因為除了其他人, 我也

會責備自己。

聽到我不做飯, 也不準備早餐時, 我媽媽這樣說:

「 妳說早上只要睡覺? 妳竟然這麼做…… 我的女婿真的好可憐。」

「 妳說什麼? 不做飯? 妳腦子正常嗎? 」

「 那要吃什麼? 什麼! 每天買來吃? 哎喲, 看來妳真的瘋了。」

「 對, 我或許真的瘋了, 但沒有關係。」

每天晚上睡覺前想到隔天不用早起時, 我內心的批評聲依然不斷, 但我堅強的挺過來了。三個月後, 我總算可以安心入睡了。二十三年來的早起習慣,居然在一兩個月內就這樣簡單改變了。因為早上睡到九至十點, 晚上上床時間自然也推遲了。我發現, 我其實並不是晨型人。

等我睡到自然醒來時, 先生已經去上班了。「 我居然沒有被吵醒? 」 連我自己也感到神奇。我張開雙臂, 伸了個懶腰, 開始好好呼吸起這自由的空氣。

本文出自《媳婦的辭職信》采實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采實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