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界限的修煉:如何慢慢調整心中的在意?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可能沒辦法這麼灑脫吧!他沒打來我還是會在意,他超過半天沒傳訊息給我,我還是時不時會去看手機。」朋友Jamie說,對方是他現在曖昧的對象,一進一退都步步為營——更正確地說,是她的暈船對象[1],兩個人之間什麼都發生了,可是對方仍然不承認這份關係。她多次想要放下剪斷,可是很快很快,又會心軟。


有時候對方打電話來說想聽聽她的聲音,在她下定好決心不被影響的時候想要來找她,在她工作繁忙的時候說需要她、想聊一下,可是也有一些時候,他突然消失得無影無縱,下次出現時,卻表現得又若無其事。


她也知道要在心裡面畫條線,但總是狠不下心,捨不得。其實,界限之所以困難,是因為在模糊不清的狀態中,我們可以避免一些外在的衝突,但我們不知道的是,這些我們壓抑的感受,會沉澱到內心深處,變成一種悠長的痛苦。


全面性的界限模糊者


有些人是對特定的對象沒輒,也有一些人是「全面性的界限模糊者」,從工作、家庭、刀伴侶關係都不斷地被軟土深掘,一次又一次地割地賠款[2],只是為了避免被傷害、害怕不好的事情發生,但在這些關係裡,他們並不是航向愛,而是航向恐懼。


Jamie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老闆突然召她開會,她排開原本的事情只為了換得老闆的不要生氣;媽媽打通電話來,請她幫忙設計海報,她就放下手上的工作,否則媽媽會說她到外地工作之後就把她都丟下了;她想要自己一個人去旅行一陣子透透氣,暈船對象打來,說要出去走走,她屬於自己的這天就又泡湯了。


表面上她害怕的是身邊的這些人生氣,實際上她真正害怕的是如果拒絕了他們,她就不會被愛了。所以每次開口要拒絕之前,她總是在心裡面反覆回想很多遍,最後還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用委屈自己去換一段關係。


漸進式的界線練習


當一個人對你來說是重要的人,或是他抓住你重要的某個東西,要畫出這條線就變得不容易,不過,就像小時候練習畫畫一樣,你不一定要直接把水彩或顏料當第一筆,可以先用鉛筆打底。也可以另外拿一張紙做草稿,熟練之後再到正式的紙上面作畫。轉換到人際關係上面,其實就是三個原則:

●從疏遠到親近:最簡單的方式,是從對你來說沒有那麼重要的人開始。如果你是全面性的界線模糊者,很可能就算是路人甲的要求,你也會難以拒絕(例如車站發衛生紙或傳單的人),不太重要的朋友的邀約,明明不想去但仍假裝同意。可以先從練習說「不」開始,對象是那些對你來說比較遙遠的人,當你可以練習拒絕他們,漸漸地也比較有機會可以拒絕親近的人。

●從不重要到重要:以公司的事情來說,牽涉到成就、收入、老闆對你的評價等等,很多時候並不容易做出決定,你可以先從「無理取鬧的開會」開始劃界限,針對那些你覺得沒有實質上效果,有開跟沒開一樣的會議先做起,真正重要的工作即使是臨時來的時候你也仍然可以選擇接受。有任何任務出現,在著手開始做之前先判別重要程度,並在每一次做之前,想想自己做這件事情,是不是為了逃避某件更重要的事情。

●從一兩次到幾次:容易說出口的句子例如「這次真的沒辦法,下次再約。」[3]、「明天我真的不行,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身體不舒服,我真的很需要在家休息。」當你慢慢試著先拒絕一兩次,你就會開始感覺到某些成功的經驗,就算沒有做也不會怎麼樣,有一些擔心其實只存在你的腦袋裡。

從每次的小成功裡面累積信心


Jamie 開始漸進式的練習之後,先是從拒絕火車站的口香糖販賣者開始得到了一些小小的回饋——原先以為揮手跟對方說不要了,對方會出現失望或者是落寞的眼神,每每想到這一幕,罪惡感就在心裡面攀升,但是當她鼓起勇氣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對方仍然笑著說謝謝,離開去找下一個客人。這時候她第一次體會到原來很多的擔心都是來自於自己。

接著有一次老闆又一如往常地臨時召集了一個會議,她是一個很害怕老闆生氣的人,可是當天她要拜訪客戶,再加上車程根本來不及準時參與,她先做好被臭罵的準備,然後傳訊息跟老闆說她趕不上,可是仍然去參加了,以往她一定不敢傳這封訊息討罵。沒想到她抵達會議的時候,老闆沒有說什麼話,她才突然驚覺,一切都是自己擔心太多。

終於,她暈船對象打電話來問她今天有沒有空出去走走,可是她已經累了一週了,本來想要好好在家裡面睡覺耍廢,但同時又擔心如果就這麼放手了,是不是就失去了一個機會?可是她實在是太累了,閱讀完訊息之後,回了一句「我想一想」[4],就昏睡在沙發上了,醒來之後發現對方在ig打卡,和他的朋友一起去衝浪了。她一方面很失望原來自己並沒有如此的「不可或缺」,另外一方面也有一種鬆一口氣、欣慰的感覺,因為在這一刻她的身體終於對自己誠實了一點。

就像焦點解決[5]所說的一樣,許多個小步驟可以累積成大的成功,實際操作後你會發現,真正的敵人並不在於對方會怎麼樣對待你,而是你會如何對待自己。那些你所一直過不去的小惡魔,其實都住在你的心裡。所謂劃界限並不需要一次就一刀兩斷,而是可以從比較容易的事情開始,或者是調整答應的「頻率」,然後用每一次的回饋,慢慢地協助自己脫離一段不平等的關係。

我們都很期待別人能夠喜歡我們真正的樣子,但卻忘了那些給我們評價的人並無法跟我們一輩子。當你給自己多一點的愛和允許,即便一開始還沒有辦法適應,隨著時間你依然可以,慢慢脫離恐懼。

海苔熊

延伸閱讀

[1]Psydecative──貓心. (2016, July 5). 我們想愛,卻不敢輕易說愛──愛情裡的超友誼關係. PanSci 泛科學. Retrieved November 18, 2018 from pansci.asia/archives/99034

[2]周慕姿(2017)。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台灣:寶瓶文化 。

[3]Laney, M. O.(2018)。內向心理學: 享受一個人的空間,安靜地發揮影響力,內向者也能在外向的世界嶄露鋒芒!(The Introvert Advantage How to Thrive in an Extrovert World)(楊秀君譯)。台灣,台北:漫遊者文化。

[4]Forward, S.、Glynn, D. F.(2017)。母愛創傷:走出無愛的陰影,給受傷女兒的人生修復書(Mothers Who Can’t Love: A Healing Guide for Daughters)(葉佳怡譯)。台灣,台北:寶瓶文化。

[5]林烝增 (2011)。 焦點解決短期諮商對配偶外遇當事人之應用。諮商與輔導。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