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親愛的:讓「悲傷」化為妳勇敢的力量

圖/Shutterstock

 

 

在我們的生命中,有喜有悲,左右了我們的思緒,與生活的目標,尤其是得以讓我們付諸一生去學習的「愛情」。

 

前幾週的光陰,生活裡總是充滿各種選舉的議題,沉重、紛擾且激烈衝突,教人不得安寧。所以我特別抗拒選期的電視節目與網路新聞,只好從youtube尋找一些得以心情愉悅的影片。

 

意外的一部電影預告《比悲傷還悲傷的故事》,它將我從選戰中的氛圍抽離,那股後座力延續至今。

 

陳意涵在電影中聲嘶力竭的哭喊著:「你不要走!你為什麼?不可以走!停下來!停下來!」那一段撕心裂肺的央求,將我藏在心裡的那段過往勾了出來。

 

那一幕早已於幾年前,在我的生命中發生過。它確實悲傷,且每每想起,我總陷入人生無常的黑暗悲嘆中。

 

我營養學程培訓時期的夥伴-Ken,來自於單親家庭,從小就是母兼父職一手將他拉拔長大;而Ken的女友-kelly同樣也是來自於母兼父職的單親家庭。

 

兩人從國中就熟識進而戀愛交往,可能是基於原生家庭的相似,彼此總惺惺相惜令人欣羨不已。

 

經歷了彼此一生含辛茹苦的母親相繼離世的無常,人生頓時只剩下彼此,更加確定攜手一生,相依為命,也預計將在認識十五週年的2016年結婚。

 

結訓前一個月,Ken滿臉愁容的問我:悔婚,會不會是不負責任的行為?當時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解為何他會有這樣的想法,非得探究個清楚。

 

在力道猛烈的追問攻勢下,得知了他與他媽媽同樣都遭受了肺腺癌的侵襲,且發現時已是末期,癌細胞已擴散,難以控制。

 

他語意深長地說著他的苦衷,他希望女友Kelly別葬送她的青春,除了龐大醫療費的經濟壓力,也不願讓她在這傳統世俗觀念仍籠罩的社會輕易被安上「剋夫」的標籤,更不想看見心愛的她有可能終身守寡的淒涼。

 

於是他選擇放棄治療,並且主動提及悔婚的念頭,寧願讓她誤解移情別戀的負心漢形象,也堅持不成為她的負擔。Kelly在遭受刻意隱瞞的狀況下負氣搬離同居的住處,徒留Ken一人孤獨過日。

 

結訓後三個多月,我接到亞東醫院的電話,希望有親友可以協助Ken的住院相關事項,我便趕過去醫院陪了Ken幾日。

 

我不停的說服Ken,該是讓Kelly了解狀況的時候,可Ken堅持讓彼此再無交集。我們就這樣僵持不下,最後我的一番「遺憾論」讓不時咳著血絲的Ken落淚答應。

 

只是,我再也無法忘記Ken不幸離開的那天,病房裡Kelly崩潰的哀求上天,彷彿她已失去全世界的絕望,伴隨著那雷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預告中的哭喊。

 

圓滿了Ken的告別式後,我約了Kelly餐敘,Kelly透露著,好幾次,她總想隨著Ken的離開同樣也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她早已將Ken視為自己的丈夫,甚至是無法割捨的家人,可每每在最後一刻,想起Ken病榻時對她說的話:「讓我們的遭遇成為妳勇敢的力量,好好活著,我會在天上守護著妳」

 

Ken用最後一絲力氣仍勉強擠出微笑的臉龐,總是令她在提起結束生命的勇氣時,剎那間軟化她所有衝動行為。直至現在,她選擇將Ken未完成的夢想「成為一名營養師」這般心願,視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加入癌後食療推廣的行列中。繼續雙倍努力的認真生活。

 

悲傷的,不是我們的生離死別,而是我無法在你悲傷時,成為你的堅強。而比悲傷更悲傷的是,我無法停止這樣的哀愁,追隨著你留下更無盡的轟烈悲慘。

 

願悲傷的妳,能將這股無止盡的灰暗,化為成就璀璨妳人生的勇敢,而不再發生「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A-Lin《有一種悲傷 A Kind of Sorrow》Official Music Video – 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主題曲

So Miso

愛情就像碗味增湯,體會鹹中帶甘交雜一股鮮甜的滋味!我想,這似乎就是現代人的愛吧。骨子裡流著日式老靈魂的A型血液人格,用文字細訴真實上演在周遭的感情,因為這是關乎你我他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