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月薪嬌妻裡,風見與百合就永遠幸福了嗎?

文/米果

 

 

 (圖片截自)


我們真是沒用的大人啊,對於愛情,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看完《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最終回,看似每個相愛的人都找到合適的伴侶,平匡和美栗以「共同經營責任者」的CEO關係取代家事代行的勞動契約關係,也不侷限於週二才能擁抱,開放式的結局當然留下續篇的長尾,倒是風見與百合這對十七歲年齡差的戀人關係,讓我有點擔心。

 

王子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生活的粉紅色氣球大概只飄起來幾秒鐘,還未到結尾開始跳戀舞的片段,我就已經幫風見與百合的人生下半場煩惱了起來。

 

先來談談土屋百合好了。四十九歲,剛升職為該公司在東京首都圈第一位女性部長,住在橫濱高級大樓,在公司有貼心的兩個年輕部下,家人關係之中有位可愛的外甥女,煩心的時候可以去小酒館喝酒,相較於同齡女性,百合不管是個性還是外貌,都還維持不錯的魅力。可是例行健康檢查已經發現骨質疏鬆狀況,疲勞的恢復很慢,女性賀爾蒙正在減少中。她跟風見說:「你出生的時候,我已經十七歲了,等你進入四十歲時,我差不多要六十歲還曆了,無論怎樣,我大你十七歲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至於風見涼太,過於帥氣的外表難免給人「浮氣花心」的第一印象,但內心卻躲著不易討好的固執老靈魂,對於主動來示好的女性覺得厭煩,也不願意被固定的關係束縛。像美栗這樣對帥哥不太有興趣的女生,他也曾經不隱瞞其喜歡的意圖,當然,百合的自由與堅強更是擊中他對愛情憧憬的甜蜜點。因為是戲分較少的配角,可以讀取的背景資料大概就這樣子,但我總覺得,風見在體質上屬於不易討好的人,除非他自己喜歡,否則別人越是勉強,他越是臭臉,甚至感覺起來有點裝模作樣,譬如像百合這樣人生閱歷豐富的熟齡女性,一開始也覺得風見這年輕人「到底在老成個什麼鬼啊!」但說真的,光是從短集數的戲劇長度要理解這個男人陰沉的內裡,確實不容易,不過他在百合流露出脆弱當時恰好出現的體貼舉動,真的讓精鍊的四十九歲熟女感覺到被理解與可以依偎的強度,但土屋百合可以立刻拭去眼淚,恢復冷靜,最大限度就是讓風見送到住家樓下,而不是從半套的壁咚關係立刻轉移陣地到床鋪,百合的單身專業功力跟怕麻煩的本性,展露無遺。

 

從百合拿健康檢查表跟年齡差的理由與風見攤牌就可以看出來,她希望兩人可以維持在小酒館談心的普通朋友關係就好。雖然戀人關係或夫妻關係有世人歌頌的美好,但是朋友關係也有其相對放鬆的甜美之處,有些心事就只適合對朋友傾訴,把牢騷切割分散之後,好像在人生開了一個小窗口,那些無法說給家人或戀人或伴侶聽的煩惱就慢慢倒進去,那是很自私卻也容易被好友體諒的率性行為。譬如百合可以對著小酒館老闆「山先生」說了不下十遍關於升遷的事情(雖然微醺的百合說只有五次),百合也可以對只愛男人的沼田先生坦承:「我們真是沒用的大人啊,對於愛情,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雖然遭到年齡不到自己一半的年輕情敵當面攻擊,「快五十歲的女人還勾引年輕人談戀愛,不覺得空虛嗎?」百合以超乎水準的臨場反應投出超過時速一百六十公里的快速直球回擊:「今天妳所不屑或鄙視的種種,都會在未來等著妳。﹂這段對手戲讓「擁合派」的觀眾大聲叫好,可是現實生活裡,我們不也經常對年長單身如百合這樣的女子,發出類似的言語或態度攻擊嗎?正如戲裡的百合自己說的,」成為首都圈第一位女性部長,未來被攻擊的機會一定不少。」不管是職場同儕或同業競爭對手或雙方親友,拿相同說詞來攻擊這對年齡差的戀人,恐怕也不會太客氣。

 

或許有人會說,愛情可以克服一切,但只要想像一下,如果你們那些三十歲出頭的兒子或兄弟或朋友愛上一位大他十七歲、將近五十歲的阿姨,你們還會說那是真愛而給予祝福嗎?也許更為惡毒的評語都出現了吧!(相對殘酷的是,如果五十歲的叔叔跟二十幾歲的妹妹組合,可能會被歌頌,說那是真愛無誤。)

 

因此看到最終回,舉辦晴空市集的神社旁,百合對風見說:「未來不知道如何,不過現在想忠於自己的感覺。」兩人相擁還親了額頭,可能很多觀眾的內心都放起跨年等級的煙火吧,想像百合跟風見走入婚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雖然那畫面也曾經短暫出現在我的腦海,不過幾秒過後,撥開煙霧,回到那之前,百合跟沼田坐在長椅上的那段對話,「一路以來腳踏實地,已經不太可能接受剎那發生的愛情了。」「與其對年齡自卑地交往下去,還不如當朋友。」沒想到,沼田跟百合各自對同性戀與異性戀對象的猶豫,意外地激勵了彼此,決定發手機簡訊向對方示愛,「如果下場很慘烈,被打到粉身碎骨,記得要幫我撿骨頭喔!」「好啦,我一定會,那我的骨頭也麻煩妳了。」

 

不知為何,我對這樣的對話真是感動莫名啊,正所謂沒有愛情「雜質」亂入的友誼最高表現,毫無嫉妒或曖昧的扭捏,這或許是風見與百合轉檔成為戀人關係之後所無法複製的吧!畢竟對於百合的人生現況來說,放棄那種「朋友互倒垃圾心事」的快樂關係,因而被剝奪甚至失去的自由快意,恐怕會讓她猶豫著是否走入愛情或婚姻關係,畢竟那代表著某部分的失去,或許會讓自己過得不是那麼隨興。

 

除非,風見跟百合都夠強大,強大到足以抵擋那些來自旁人的毒舌攻擊,強大到有辦法建構適合兩人也適合自己的愛情關係,他們可能還是要維持各自居住的現狀,各自付錢找家事代行來打掃各自的公寓,各自回各自的故鄉老家過年,不必勉強對方出席家族聚會。往後要是誰不愛誰了,也都有足夠的氣度好好說再見,不會拿刀互砍或把誰推下樓。遇到旁人冷嘲熱諷,要有足夠的氣勢回擊「干你屁事」,否則未來光是抵擋那些閒言閒語,就夠累了。

 

比起森山美栗和津崎平匡以「共同經營責任者」架構的婚姻關係,土屋百合跟風見涼太說不定也能以「企業派遣」的概念成為伴侶關係。總之,以短暫一季的觀眾身分參與這兩人的忘齡之交,多少還是做了幾集的美夢,那就期待百合跟風見活得開心就好,不必勉強白頭偕老永浴愛河,那樣太辛苦了。

 

 

本文摘自《濫情中年:米果的大人情感學》大田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