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是女生,但我愛女生/出櫃那天

圖文/Aida 

 



這股勇氣是老弟給的。

 

那是個值得紀念的一天,向世界上和我最親密、從小把我帶大的婆婆出櫃。

 

我才知道,在出櫃前再多的演練、再多的諮詢、時間的安排及計畫都是多餘的,直到要說出口的那一刻,你便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該怎麼做。

 

某天我們坐在客廳裡閒話家常。

 

「那個鄰居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婆婆和我分享她最近得到的消息。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麼了,忽然什麼聲音都聽不到,我看著婆婆,紅著眼眶。

「婆婆⋯⋯」我眼淚幾乎要掉出來。

「怎麼了?」婆婆好像被我嚇到,但又佯裝鎮定。

「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什麼事都可以跟婆婆說,乖,不要哭。」婆婆遞了一張衛生紙。

「我喜歡女生。」說出口的那一刻,我眼淚不停地掉下來。

「蛤?什麼女生?」因為我邊哭邊說,口齒有點不清,婆婆聽不太清楚。

「我喜歡女生。」我忍住哭腔,認真地又說了一次。

 

婆婆愣了一下。

 

「哦!」婆婆拍拍我的肩膀:「別哭,那又沒什麼。」

 

我當場哭成了淚人兒,好像滿腹委屈在那一刻全都跟著傾瀉而下,好像過去的所有辛酸和不安,全都跟著婆婆的一句「那又沒什麼」消逝。

「我怕妳會傷心,所以一直不敢跟妳說。」我邊哭邊說。

「放心,我不會啦!」婆婆持續拍著我的背:「妳又沒有做錯事,沒關係,婆婆只要妳開心就好。」

「對象是綺綺,和她在一起我很開心。」我說。

「哦!這樣啊!」婆婆說:「妳們只要過得快樂,身體平安健康,這樣就好了。」

 

見到婆婆接受,我並沒有完全放心。

「那妳要答應我不要胡思亂想,」我吸了吸鼻水:「如果有什麼想知道的,一定要問我。」

「好好好,」婆婆:「我不會胡思亂想。」

「答應我妳會跟我說,有問題會問我。」我認真了起來。

「好好好,」婆婆說:「我會跟妳說的。」

 

我便又繼續放聲大哭。

 

我從來不怕婆婆生氣或責備我,只怕她傷心,或者內心想太多。出櫃前,我腦袋瓜子裡上演了好幾種結局,畢竟年紀大,要她接受半個世紀沒接觸過的事,確實有些困難。

 

但最終我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反應,我好謝謝她總是那麼地溫柔,比我想像中更愛我好多好多。

 

本文出自《小手拉小手》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