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刺蝟女孩/男朋友

圖/Shutterstock 文/ 張閔筑

 

 

當初我到底是怎麼認識那個人的呢?

 

為了提前應對畢業即失業的危機,我決定多認識一些朋友以建立人脈,把Facebook當Linkedin使用,只要有共同好友的、未來有機會合作的,全加進臉書好友名單。

 

什麼網路安全、什麼注重隱私,當時才沒有設想那麼多。馬斯洛說,生理需求先得到滿足,才有餘力顧及安全需求。若我找不到工作就沒飯吃了,安全什麼的,才沒多餘的力氣煩憂。

 

曾經,我以為朋友是多多益善,但漸漸發現,就像母親說的,孽緣也可能因

此變多。

 

那個人就是這樣進入我的朋友圈。

 

我也弄不清楚,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臉書好友名單裡。可能是之前參加過同一個活動吧?總之,那陣子我剛被一個暗戀的男生拒絕,又正值容易使人憂鬱、寂寞的寒冬,試圖尋找能建立新關係的對象。我指的親密關係是「intimate relationships」,是心靈能夠緊密相依的伴侶關係,不僅僅是肉體上緊貼的那種。

 

然後我看到他的發文,寫了長篇學生自治組織檢討心得,臉書首頁也掛滿落落長的活動幹部資歷。應該是個肚裡有墨水的人吧?

 

我總是特別容易被有書卷味及領導特質的男生吸引—我想起了高一崧。於是,便隨意找個話題跟他聊起來了。他大概是個社交能手,總能不間斷地把話接續下去,並逗得我呵呵大笑。

 

「下周學生會辦了聖誕晚會派對,妳要不要來參加?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喔。」他說。

 

「喔……我不太喜歡人多的場合。」

 

「但是,這場活動是我策畫的,來看看嘛!還有調酒!」他繼續說服我。

 

「還是算了,祝你們活動順利。」

 

「不然這樣,妳來參加,我去把裡面的蛋糕、飲料拿出來,我們到學生活動中心前的廣場吃點心聊天,如何?就不用怕人太多了。」

 

活動結束後一周,他用那天在派對上拍我的照片製作成電子賀年卡送給我。

 

這是禮物?

那他喜歡我嗎?

他想當我的男朋友嗎?

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但我想他是個好人,以在學校社團的工作表現來說,應該是個不錯的對象吧。媽媽常說,日久見人心,感情的事情急不得。但現在的人,不都是參加了活動、企業實習,短時間認識個人就交往了嗎?認識的長短應該不是那麼重要,合不合拍才是重點?

 

我想要一個男朋友。

我想要被愛。

我想要擺脫寂寞。

他應該是喜歡我的吧?

那就夠了。

 

隔周周末,晚餐後,他提到想帶我去學校附近的巷弄散步。

我以為,像任何一對大學情侶一樣,手牽著手,談天說地,一起建構對居住社區的認知地圖,這樣就是男女朋友了。

我化了淡妝,穿上牛仔褲、雪紡襯衫和軍綠色風衣外套,配上一只菱格紋側肩包。

我不太敢看他,總覺得害臊。視線盯著腳尖,踢踢踏踏路上小砂石,專心聆聽他分享最近的專案進度,耐心等到一個段落再用力點點頭,給他正向回饋。

我無法確定正常的情侶都怎麼約會?畢竟我沒有經歷過太多,無法得知,一次真正快樂、幸福的約會,是長什麼樣子。

我們走路的時候,靠得很近,隨著步姿的左右晃動,不時肩頭磕碰在一塊。

 

我想起關於人際距離學(Proxemics)—唯有極親密的對象,例如母子、夫妻、情侶……才會「侵入」對方約四十五公分以內的「私密領域」。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能清楚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呼吸與氣味,若非關係十分親近,兩人是不會靠得這麼近。似乎也有些市售的兩性書籍教導讀者,刻意親觸對方的肩膀或大腿,看對方有沒有躲開,以此判斷是否對自己有好感。

 

所以,他喜歡我嗎?

 

「嗨,你怎麼在這裡?」突然有個男同學迎面而來,向他打招呼。

「嘿,就剛好要買東西路過啦!你吃晚餐了沒?」

他瞬間往左邊閃過一步,將我們之間的距離拉開至一公尺左右,彷彿他不認識我。

「吃過了,正要回家。下次約吃飯啦!」

「好喔!下次約,掰掰。」

「有點冷,我們進屋內好嗎?」男同學離開之後,他又靠近我。

 

我愣了半晌,雖然微風習習,但我們都有穿外套,並不至於冷吧?況且才剛出來走不久。

「要去哪呢?」我說。

「去妳家,可以嗎?」

我想,沒差。去大廳吧,那有沙發跟電視,我們能坐著聊天。

但大廳客滿了。外籍生們買了披薩和汽水在聚會,歡鬧不已。

「去妳房間好嗎?」

我遲疑了一下,想要拒絕,畢竟我們真的認識不久。但……對他有好感,想和他再多聊幾句、多相處一會。而且,之前其他男同學上去我房間借課本,也沒發生什麼事。

我便領他進門,我們一起在單人床上坐下,目光都停滯在白色的牆面,沒有看彼此。

我等著他開口說話,和我聊天。

在網路上,他是如此能言善道,怎麼今日卻省起話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