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刺蝟女孩/男朋友

「妳去關燈。」

我拒絕了他,於是他起身把開關按熄,接著用力把我推倒在床上,扯掉我的牛仔褲,掰開我的雙腿,用全身重量貼伏到我身上。我努力扭動,但他的力氣實

在太大了,我無法動彈,最後只好放棄掙扎,任他擺布。

—這是我希望自己記得的事件版本。

 

但事實並非如此。我想不起來確切的細節了。太痛。記憶是破碎的。只能拼拼湊湊出這個故事版本。

 

我自己起身走到了門邊把燈關掉,再走回床沿坐下。

我坐得直挺挺的,像是站崗中的憲兵,脊椎骨拉得筆直。

我猜想,接下來他會溫柔地親吻我的額頭,像浪漫的韓國偶像劇一般吧?

迅雷不及掩耳,思緒還沒反應過來,他的雙唇在黑暗中便精準的貼上我的嘴,一手撐著床墊,一手握緊我的右乳房,不停的揉捏、按壓,像是要捏破中學畢業典禮朝教師砸去的水球。痛,我好痛,不知道怎麼辦。他用氣音繼續說著:「我真的很愛妳,很喜歡妳。妳是很棒的女孩。可以認識妳是件美好的事情……」他氣喘吁吁。

我不確定他接下來想做什麼,腦袋被各種混亂的思緒攪動成一團泥漿,難以流動。一絲恐懼的念頭閃過,就像流星,眨個眼就消失了,來不及捕捉。

一切和我預期的劇本並不相符。

我該推開他,然後尖叫,再奪門而出嗎?

那太蠢了。被宿舍管理員知道我沒有經過登記就帶外人回房,會被記違規的。而且,那樣的話,鄰近房客可能都會探出頭來看我,這樣實在太丟臉了。這些房客幾乎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萬一上了新聞怎麼辦?

 

還有,他剛剛說他愛我了。

他又親我了。

他脫去我的衣服了。

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所以,我們是男女朋友了嗎?

我喜歡他,所以我願意讓他摸我。

我喜歡他,所以我願意讓他親我。

我喜歡他,所以我願意跟他性交。

因為,他剛剛說他愛我了。

 

他把皮帶解下,褪去褲子。

他伸出平常握筆的手指,參選學生會長登記的手指,在欲望的凹槽不斷來回戳刺。

「妳想不想要?想不想要啊?說妳想……」河馬一樣哈氣。

我遲疑了一會,然後極度緩慢地點頭。不發一語。

 

「那妳握著它,幫我放進去。」

那是難以形容的神奇觸感,表皮滑滑軟軟的,但裡頭又硬得很。

 

我握著他的欲望,親自放進我的懦弱。

 

我用力的夾住他,感受擁有他、包圍住他的感覺。

這是愛嗎?

他愛我嗎?

這是我的義務嗎?

我困惑了。

 

「我們換姿勢好不好?」他說。

他指示我趴到書桌上,雙手按在我的髖骨,從後面用力往前撞,他一使力,指痕就深深陷入我的肌膚。他持續前後搖晃,搖晃著他的權力,他的欲望,他的大好前程。他的掌聲扎實地落在我無法防禦的背後。

清晨,肉販的屠刀拍打豬肉的聲音,亦是這般爽脆。

我看不見他的臉。我把頭埋進雙臂裡,任由思緒飄忽到遙遠以前的記憶深處,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講私娼寮的故事,某個蠻橫的黑道大哥想要硬上一個年輕的妓女,但妓女早有心儀的對象,正等著對方籌錢把自己贖走,而不願意接客。在年輕妓女被嫖客一巴掌打到摔倒在地時,年長的妓女出來解圍了。

 

「妹妹她最近月事來,身體不適,不能接客。經血沾了您的身子也晦氣,不

如讓我來服務您吧!」

「這還差不多。就看妳面子,這次放她一馬。妳得好好補償我啊!」

嫖客便把年長妓女壓在古樸的梳妝台上,將旗袍掀起,從後面插入。

影片裡嫖客的臉面始終沒有入鏡,畫面最後停留在資深妓女面無表情盯著銅鏡裡的自己,身軀不斷前後晃蕩,偶爾因被過猛力道拍打而疼痛的哀號聲。

我自己的容貌,疊合到那個妓女的臉上了。我為什麼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呢?

 

難道,我只是他洩欲的工具?

 

現實生活中,愛情的劇本是怎麼寫的呢?以前跟某個國中同學聊天,問他和

女友怎麼在一起的?是誰告白的呢?當時說什麼?

親手做的卡片?

一首詩?

親友團獻舞?

擺成愛心陣的紅蠟燭?

他說:「哪有什麼告白,就某一次出去玩,在路上散步,我把她手牽起來,她沒有甩掉,就算開始交往啦!到現在也兩年多了,也沒有特別確認關係啦!說出來好尷尬,反正她知道我知道就好啦!」

 

還有另一位男同事,店裡周年慶那時,忙得不可開交,下班後店長請我們一起去吃熱炒,大家灌他啤酒,要他說和女友怎麼在一起的。

他一張大手把通紅的臉頰擋了起來。在大家不停鼓譟之下,才鬆口說出:「她就是朋友的朋友,有一次一群人一起去海邊玩認識的。後來第二次又約了去夜遊台東,跟第一次一樣,女生就一個一個分配下去給男生載。然後騎到一半,她突然從後面抱上來。我也有點喜歡她,便讓她抱著了。後來又私下約了幾次出去玩,就當作是交往了,也沒真的說開啦!」

 

本文出自《刺蝟少女》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