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能不能在另一半面前,做真正的自己?

圖/Shutterstock

前幾天,我跟另一半去了趟鹿角溪。

就是個生態保育園地,不算大,景致也只是普通,假日下午居然沒什麼人,但我倆是去「場勘」的──我養了一隻非常膽卻又焦慮的狗,為了找地方溜她,我殫精竭慮,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推薦鹿角溪,離我家不算遠,立刻興沖沖就跑了去。

於是整個下午我們就在那裏來回走,研究該在哪個地點下車才不用過馬路、怎麼走才不會太鄰近腳踏車道、最好不要離水池太近免得狗想跳水,……,其實過程中偶爾我不是不覺得自己走火入魔,但看他也一臉認真,還時不時提醒我沒注意到的地方,我突然發現自己跟這個人簡直志同道合的嚇人,那時我忍不住在想,為什麼?為什麼我們還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結果他說:「因為妳心情不好就對我亂發脾氣阿!」

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朋友打電話來聊天,我大概會說「我今天好累,明天再打給妳」;但若是他打來,我卻會說「這件事你講過八百次了,可以不要再講了嗎?」

那不是遷怒,只是不掩飾。

不掩飾情緒的我們,就跟不上妝的女明星一樣,如果會嚇到人,不是因為素顏真有多醜,而是因為化了妝太美,而我們竟以為那就是本相。

我們把自己想的太了不起。

好聽話人人會講,像是尊重、信任、體貼、禮貌,我們都不是做不到,像是和同事意見不合,不卑不亢乃至曉以大義,我們都做得到,但面對另一半時卻只想臭罵對方,那不是親近生侮慢,而是我們都做不到二十四小時端著,忍著脾氣好好溝通多累阿,那大概就跟貼兩層假睫毛又穿四吋細跟鞋跑趴一樣,美是很美,但要妳整天那樣,誰做得到。

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們該對另一半亂發脾氣,而是,我們都需要一個能接受妳素顏的人。

我剛離開學校時,有個很崇拜的姐姐,她在當年的我看起來,就是我最想成為的大人的樣子,聰明漂亮、能力很強、處世極為圓滑,那是2008年,台灣有了第二次和平的政黨輪替,然後她跟男友分手,因為彼此的政治立場不同。

當時我很錯愕,因為她在我眼裡,是那種極為理智的人,為了藍綠吵的紅眉毛綠眼睛不是市井小民幹的事嗎?她這樣的人,怎麼會因為這種理由和另一半分手?結果她跟我說,我們都很渺小,對世界有太多不滿,卻也改變不了世界,只能找一個同仇敵愾的人,日子才能好過點。

當時我不明白,可現在我懂了,我們要伴,伴侶不是一起吃飯一起玩的人,進行那種輕鬆愉快的活動,多的是人願意作陪,我們要伴,伴侶是能夠陪伴妳做那些不好玩的事的人,像是對世界不滿,你們一起去參加遊行,失望了還能彼此打氣,我們必須是一國的,什麼「尊重彼此不同想法」都只是化妝,誰能頂著個大濃妝上床睡覺。

素顏的我們不是醜,只是缺點明顯。就像有些人就是急性子,和另一半出門,從決定好那刻就開始拼命催「好了沒有」「快一點」「你為什麼都到出門才想到有事,怎麼做事這麼沒計畫」,但那也不是真要對方改,不斷叨念只是發洩情緒,如果是五年前,我大概會說「要好好溝通阿」,但現在我已經明白,生活有太多搓磨,每件事都要坐下來好好溝通,你會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像這種小摩擦,根本沒啥好溝通的,那就是過日子,要嘛你罵回去,發洩掉你被催的不爽,要嘛你充耳不聞,而如果你真的完全無法忍耐,那麼也許你們確實不那麼適合。

在另一半面前做真正的自己,也接受另一半真正的模樣,我們都不完美,有時候小心眼愛計較,有時候情緒管理很差,但那就是我們天生的樣子。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