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上不想長大的男人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如果有一個永無島

人們在那裡永遠不會變老 你去不去?」

——安妮朵拉(Anniedora)《永無島》(Neverland)

他是一個白白淨淨的男生,和其他人一樣為了感情議題而來;但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哲學式的歌詞卻是他的開場白。

「今天想從哪裡開始談起呢?」這通常是我的起手式,簡單明瞭,不拖泥帶水,如果對方沒什麼想要談的,我就會提出我想要談的主題。

「你知道neverland 嗎?」他問我,一開始我還聽不懂那個單字,他重複了許多次我才知道原來是小飛俠彼得潘裡面那個永無島(neverland)。

「有啊,我之前聽過一首歌就在講這個。不過,我好奇你怎麼會問這個問題?」我說,已經剩下45分鐘,畢竟時間是他花錢買的。

「沒什麼,就突然想到。前幾天去新北耶誕城聽到李佳薇唱出這個單字,全身起雞皮疙瘩,好奇就上網查了一下,然後連來連去,偶然重新讀了小飛俠的故事。」

「噢?」我記得我其中一個督導(對,不知道是喜是悲,我好多個督導)跟我說,通常對方坐下來說的第一句話,都隱含著他最在意的事情。我還沒有參透為何他要提這個東西,雖然他說「沒什麼」,但後面他又說了更多,所以我只短短的回覆一個字,留給他更多空間。

彼得潘的故事

於是他講了他記憶當中彼得潘的故事。

「我小時候很喜歡看迪士尼的卡通,尤其是小飛俠和虎克船長在船上搏鬥、然後心慌慌、隨時會被鱷魚吃掉的那段……」

「你覺得虎克船長是個什麼樣的人?」在他說了一陣子故事之後我試探性地問他。

「很傻吧!笨笨呆呆的。可是又有點執著,你看他纏上了彼得潘就是好幾年,其實他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在其他人身上說不定還可以治好他的手。不過也無可厚非啦,他只要每次看到自己斷掉的手,就會想到那個可惡的彼得潘……」

第一次談話結束之後,我趕快重新去翻了一下彼得潘的故事。一般大家對於彼得潘(Peter Pan)的印象是:

●和一群沒有家的孩子「遺失男孩」(Lost Boys)住在永無島,永遠不會長大

●會飛,不過也因為以為溫蒂不愛他了,所以有一陣子不會飛

●和虎克船長是死對頭,曾砍下他的一隻手丟給鱷魚吃,自此後虎克很害怕鱷魚

●小精靈叮噹是他的好朋友,但嫉妒心有點強,尤其是溫蒂來之後,時常捉弄她

不過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彼得潘覺得自己是個被拋棄的孤兒。小時候有一次他到肯辛頓花園玩,回家的時候在窗戶旁邊看到了他的父母好像有另外一個小孩,他內心覺得爸媽不要他了,所以才跑到永無島。

彼得潘這個故事可以從很多角度來看 ,其中一個角度是,彼得潘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不想長大」的男孩,但內心有非常多的失落,所以那群「遺失男孩」,就是他心中失落和孤獨的總和,他帶領這一群孤獨的自己,他渴望、被愛被照顧,但同時他也跟自己說他並不需要照顧,利用某種昇華的防衛機轉,把這個失落轉化成照顧這群無家可歸的小孩──但他卻忘記了自己也是需要被照顧的那一個;而那個善於嫉妒的叮噹,也只是他小時候那個嫉妒的自己的一種投射,而且它不斷的利用各種方式,要這個裝沒事的彼得潘注意到她的存在。最後是虎克船長其實也是彼得潘自己的一部分,那個曾經被遺棄所受過的傷,他永遠無法忘記,所以總是在內心不斷的戰鬥,用某一種執著把兩個人困在船上。

彼得潘看起來會飛翔,但他卻困在這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地方。 與其說永無島是一個樂園,不如說他從來沒有好好當過小孩,所以也很難真正變成一個大人

他的故事:不想長大的男人

第二次來見我,他終於開始談他的感情了。

原來從小到大的過程當中,他從來不缺「曖昧對象」,他自稱自己有承諾恐懼症,很怕自己涉入一段感情過深,而且喜歡那種「被別人喜歡的感覺」。下面是他自己整理出的幾個在感情當中的「奇怪點」:

●當有人愛他的時候,他只會說「我喜歡你」

●當她(們)離開他,他會覺得有點沮喪、甚至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好好珍惜。不過遇到下一個對象他又會做同樣的事情。

●很特別的是,在剛認識交往(曖昧)的初期,對方常常會被他的無厘頭、跳耀的思考逗笑,一開始他也總是能夠展現出風度和照顧的一面;可是一段時間之後,他卻漸漸退縮回像小孩子一樣,變成需要對方來照顧。例如他可能好多天都不出門、宅在女友家想要對方幫他買飯,如果女友拒絕他、要他自己出去買,他就會暴跳如雷。

「喔?感覺你都知道你的問題啊。那你希望我幫忙你什麼?」我問,他真的算是非常認真,一來就拿上面這張整理好的資料給我(還打字印出來我的天啊)。

「老實說我有點膩了。我厭倦這種型態的生活,但我不知道要怎麼改變。」他說。媽媽樂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我感覺他似乎較為有一點點東西了。

「我覺得我真的是個渣,比咖啡渣還不如的渣。」他說,前陣子「他的溫蒂」剛離開他,於是他開始反省和思考自己一直以來都在做什麼。知道我跟他談了上面彼得潘的故事我的理解和詮釋,他才豁然開朗,原來 他心裡面有一個執著,一直沒有放下。這個是說你不是他的伴侶或情人,而是他對家人的怨恨。

愛上彼得潘

妳愛上的也是這樣的男人嗎?因為不想要再被拋棄和被傷害,所以不敢開口表達愛、不敢付出承諾。可是其實內心又渴望有人可以幫他像小孩一樣放在手心裡照顧,妳知道他嘴硬,但某種程度上妳又很心疼他、妳覺得自己是唯一可以改變他的人,妳也看到了一些希望。朋友都說他很爛,但不知道為什麼你就是無法自拔,你也知道他不成熟沒有辦法和你走得很久,可是某種程度上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你會覺得很快樂、有好多好多的幻想有趣的東西,相對於按部就班又務實的你,他的世界就像是一個夢幻島,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好像可以忘記許多的憂慮。

但你終究要面對的是你們的問題,也是一開始他問我的問題:「如果有一座永無島,住在那裡的人永遠不會變老,你去不去?」

如果要去,妳想要在那裡待一輩子嗎?

海苔熊

延伸閱讀

吳東彥、黃宗堅 (2018)。 受傷的彼得潘。張老師月刊(485),頁 59-63。

許皓宜(2018)。情緒寄生。台灣,台北:遠流出版。

安妮朵拉(2011)永無島(Neverland)。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