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會吧,是我腦洞嗎?/冬天裡的41度

圖/Shutterstock 文/城旭遠

 



可能是入冬之後,同時也進入冬眠模式了。小球睡了整夜,起床後卻沒有覺得精神飽滿,反而像攤軟泥般地坐在客廳。手中拿著微波加熱後的牛奶放空,頭仰靠著沙發椅背上,兩眼痴呆地望著根本沒仔細看的晨間新聞。

 

貝貝邊刷牙邊走到小球旁邊,空著一手輕拍了小球額頭,唸著她怎麼還在發呆,還不快去準備上班。

「欸,妳額頭怎麼這麼燙啊?是不是發燒啦?」貝貝這一摸,發現小球身體不太對勁。

「我也不知道耶……起床後頭就昏昏的,覺得好睏不想動。」小球兩頰發紅,懶懶地回答。

「妳這都發燒了,貝貝妳先陪小球換衣服,我來打車,咱們看診去。」小咪著急地說。

「不用啦,我待會多喝點水就沒事了,人家不想被扣全勤獎金,兩千塊夠我活好幾天呢。」小球擔心因為請假扣錢,婉拒貝貝和小咪的好意。

「好啦,妳也是大人了,身體狀況自己最清楚,撐不住就請假看醫生,知道嗎?」貝貝知道小球的顧慮,只得先順著她的意,保持聯繫隨時注意她的狀況。

「嗯,妳們快去上班吧,都快八點半了,我換個衣服就出門了。」小球打起精神地催促室友們趕緊上班。

 

從小球開始步入社會以來,總是拚了命地在工作賺錢。因為小時候媽媽就不在身邊,爸爸又在她國中時就過世了,十五歲之後就被安頓在姑姑家,卻沒有和姑姑特別親近。

 

十八歲那年,以考上文山區的科技大學為由,搬出了板橋的姑姑家,獨自在臺北市半工半讀。後來二十歲住進「女生宿舍」,而認識了小咪與貝貝這兩位疼愛她的室友。

 

倔強的小球如同她的小名就像個網球,初接觸會令人感到舒服,但深入瞭解後,卻能觸碰到她堅硬無比的內在,還有執拗的個性。發燒頭昏的她靠意志力騎著Ubike到捷運站,上班時段文湖線車廂的擁擠,讓她更感覺缺氧不適。一路上勉強緊抓著拉環,搖搖晃晃地總算到了忠孝復興站。

 

一開門,小球被如洪水般的人潮擠出了車外,這下感覺身體更輕飄了。搖晃準備出站時,卻與剛進站專注於手機的男孩擦撞,他的手機啪的一聲落地,清脆的聲音讓男孩怒火中燒,立刻抬起頭看看是哪個冒失鬼。

 

「喂,小姐你走路沒長眼睛嗎?我的手機都被撞掉了!」世傑生氣地質問。

「對……對對……不起。」小球虛弱地道歉,下一秒雙腳就癱軟在地,幸好世傑眼明手快,立刻接住女孩的身體,她全身燒得滾燙,世傑慌忙地想讓小球保持清醒,搖著她邊說:「妳還好嗎?欸,妳說說話啊,怎麼撞一下就昏倒了?」

 

終究抵不過發燒的威力,又加上前幾天的那場大雨,讓小球身體特別疲憊,連公司都還沒踏進去,就在捷運站暈倒了。意外被小球撞到的世傑,想著得趕上班,但又不能把這女孩丟著,只好將小球抱上計程車,先陪她到醫院急診。

 

在開得急促的計程車上,世傑將小球穩妥地倚靠後方座位,並且為她繫上安全帶,讓她不會因為車速太快而造成二次傷害。當他望著緊閉雙眼的小球時,莫名地有種安全感,這種安全感的吸引力,讓世傑的雙眼幾乎無法從她身上轉移注意力。只是此時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心輕輕泛起了一絲漣漪。

 

到了醫院等候看診的時候,世傑先替小球保管隨身物品,此時包包裡的手機響了,世傑猶豫了一下,心想也許是女孩的家人,索性就打開包包接了。原來是貝貝到公司之後依舊擔心小球的狀況,便決定撥通電話確定小球到公司了沒,殊不知那頭卻傳來陌生的男聲。幸好男子有條不紊地解釋狀況,並告知是哪一家醫院,請她立刻過來一趟。

 

等待女孩的親友接手照顧時,世傑便坐在病床旁陪著小球,他看著這個已經發燒到四十一度的女孩,左手背上插著點滴管,不知為何他竟感到有點心疼,手忍不住輕撫著小球緊皺的眉頭。他心想:「仔細看……這女孩挺可愛迷人的,為什麼明明長得不像……可是卻有熟悉的感覺?」有股衝動想知道這女孩的來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在人來人往的捷運站暈倒在地?

 

貝貝連辦公椅都還沒坐熱,就匆忙趕到醫院。到了急診室,看小球躺在病床上,左手打了點滴,正在昏睡中。同時也見到一個陌生男子的背影,似乎正溫柔安撫著小球。

 

「請問……你是撿到小球的好心人士嗎?」貝貝拍拍世傑的肩膀,輕聲地開口詢問。

 

望著小球望得出神的世傑,沒發覺貝貝就站在他的身後,聽見後方傳來聲音,冷不防就將手抽回,怕別人覺得他有別的心思。

 

「撿到……?妳應該是她姊姊吧?我是從捷運站送她來的人,既然妳來了,那我就先離開了。」世傑覺得女孩的姊姊挺有趣的,更好奇女孩到底是怎樣個性的人。

 

「不是的,我是小球的室友,很不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謝謝你送小球來醫院,方便跟你留個電話嗎?過些天請你吃個飯,讓我們謝謝你的見義勇為。」貝貝欲留下男子的電話,她迅速分析了世傑的外型、聲音和談吐,她的第六感告訴她,這也許是小球很好的機會,更因為剛剛溫柔的那一幕,正好被她瞧見了。

 

原來她叫「小球」啊,雖然對女孩很好奇,但世傑的理智戰勝內心的波動,禮貌地婉拒貝貝的答謝:「這沒什麼,一般人遇上了這種事都會這麼做的,不用太放在心上。我還有事,那後續就交給妳了。」

 

世傑說完便轉身離開,只留下覺得可惜的貝貝,和正發著高燒熟睡的小球。貝貝的可惜,是來自於她站在身後看到的畫面,根據她的猜想,若是一般人送來陌生人來醫院,肯定聯繫上家屬就先走了,就算留到家屬來,也會做自己的事,而不是像是親近的人似的,直盯著對方瞧,還流露一種關切的眼神和動作。不過沒想到男子婉拒了聯繫的可能性,大抵就是有緣無分吧,連個名字都沒能替小球留下。

 

過了一個多小時,小球終於醒來了,見到貝貝就坐在病床旁,正要說些什麼,但貝貝搶先開口了,劈頭就先罵了小球:「妳這死小孩,早上就叫你先請假看個醫生,妳看,現在躺在醫院了吧?真是豬頭。」

 

「貝貝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讓妳特地來這趟的……」小球知道貝貝的擔憂,也擔心影響她的工作。

「誰要妳亂道歉啊,我只怕妳在路上昏倒了自己都不曉得,要不是有人好心送妳來醫院,都不知道妳這顆球要滾去哪裡了。」貝貝話語中還是帶著滿滿的關心。

「嗯?對啊,我不是應該在捷運站嗎?我怎麼來到醫院的啊?」小球的記憶只停留在她正要出站。

「妳看妳,居然燒到都斷片了!真可惜,送妳來的可是個小帥哥呢,依我看他對妳好像挺有興趣的,我親眼看見他輕輕地安撫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病床上的是他女朋友呢。」貝貝又想起剛剛的畫面,再次感到惋惜。

「是喔……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只記得好像撞到人了,也沒看清楚是誰,應該要跟他道謝的才對……」小球懊惱地說。

「是啊!我也這麼想,想說該請他吃頓飯什麼的,但妳姊姊我無能,沒能留下聯繫方式,他很有禮貌拒絕了。」貝貝解釋剛剛的情形。

「好吧,感覺他是個溫柔的人,也許有緣分還能碰到他吧,雖然也不知道他長怎樣……但我也要跟貝貝妳道謝啊,還為了我趕來醫院,我覺得我好多了,要不妳先回公司吧,我待會點滴打完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了。」小球硬從倦容中勉強擠出笑臉,要貝貝別擔心她。

「我覺得妳劃錯重點了,別再那邊給我硬撐,我怎麼可能讓妳自己回去,萬一等等又被人撿去了怎麼辦?好了,妳再休息一下,我去問問護理師妳什麼時候能出院。」貝貝根本不擔心請假會為自己帶來困擾,反而是擔憂有著強大韌性的小球,總有一天會因為自己的「逞強」而倒下。對貝貝而言小球不只是室友、不只是閨蜜,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樣,永遠長不大、永遠要讓人替她操心。

 

妳好可愛,但我不會告訴妳

 

休息幾天過後,小球終於恢復精神上班了,一如往常邊確認當日的進貨,邊整理架上的包款。這時,聽見身後有腳步聲靠近,小球便以親切的招呼聲說出:「歡迎光臨,目前新品會員有九折喔!」便轉身看這位穿著風格率性又有點時髦的男子。咦?好眼熟喔!是不是在哪兒見過他啊?

「嗯?是妳,身體已經好了啊?」當小球還在想熟悉感是從哪來時,對方就先開口詢問了。

「啊……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小球對眼前這個髮色略灰的陌生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為何這人知道她的身體狀況?他是誰呢?

「喔,沒什麼,那天你在捷運站昏倒,是我送妳去醫院的。」世傑淡定地說出那天的事。

「原來是你!真的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也很謝謝你通知貝貝,就是我室友……還擔心沒辦法跟你當面道謝呢,今天就這麼巧遇上了!」能遇到那天的好心人,小球覺得既歡喜又幸運。

 

這是第一次世傑看到清醒時候的小球,上班中的小球臉上略帶一點脂粉,兩頰輕刷上淡粉色的腮紅,嘴唇的唇膏是適合年輕女孩的裸粉色,俏麗的短髮顯得她的活潑,而最吸引人的是那雙深邃的眼眸,說話時的語調聽起來也令人愉悅。

 

「那天我也不知怎麼搞得,就是執意要去上班,姊姊們都叫我休息我就不肯,才會在捷運站給你帶來困擾,不過幸好你是大好人,不然我可能……」小球一股腦地說著那天的情況,又再次道謝了:「真的很謝謝你!」

 

而當她水汪汪的雙眼注視著世傑時,竟讓他有股熟悉的溫柔灌注到身體內,就像被圍著羊毛圍巾,在這十五度低溫的冬季裡暖暖地烘著他的心。

「呃……沒事的,這沒什麼。」世傑從自己的想像中回過神。

「不過真的很巧耶,居然在這裡遇到我的救命恩人!」休養後的小球精神很好,又恢復開朗直率的小球了。

「也不是什麼救命恩人啦……只是剛好。」世傑又再次表明這是小事。

「這很重要!為了要表示我的感謝,我決定要好好地請你吃頓飯……」熱情的小球說著說著,居然激動了起來,可能是服務業做久了,學會了說話配上肢體動作,嘴邊說要請吃飯報答救命恩人、雙手還搭配著無厘頭的誇張動作。

不過世傑才不需要懂得她到底在演哪齣戲,他依然欣賞著小球為他帶來的「特別演出」,原來這女孩還有這樣的一面,無厘頭又傻裡傻氣的。但就在此時,一個念頭就這麼閃過世傑的腦海:「不行,我不能認識她,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於是,世傑打斷小球的滔滔不絕,將話題帶到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呃,小姐……不好意思,我其實是想看這個包,請問還有其他顏色嗎?」

「這款啊?很適合男生喔,有黑色、深藍色、酒紅色,還有經典的咖啡色,但我偷偷跟你說,你先別買,因為快過年了,這個包還會再打折喔!」問到小球的專業,她立刻恢復敬業的態度,拿給世傑深藍色和咖啡色的款式。

「沒關係,我想先試揹。」世傑說。

「蛤,好喔,那你先揹看看就好,千萬別現在買,因為折扣差很多,我沒騙你!」小球似乎已經將世傑當朋友般的心態對待,想要將最好的服務、最優惠的價格都給他。不過小球也漸漸發覺世傑似乎比自己想像中還來得內斂?還是因為覺得這種場面太過於尷尬呢?

「我想要這個手提式的包,咖啡色的,幫我結帳吧。」世傑迅速給了小球結論。

「欸!我的救命恩人,你真的不要考慮過一陣子再買嗎?滿五仟送五佰耶!你很急著要嗎?要不,你再等個一週,我可以想辦法提前先替你做優惠?」小球怕世傑吃了虧,用盡一切話語希望世傑能等個幾天再買。

「難道,我不能即刻擁有自己喜歡的商品嗎?」世傑反問小球。

「喔……好吧,確定是這個顏色吧?我幫您包起來。」小球感受到世傑突然有種冷漠,並不搭理小球真心的謝意和說服,只關心著他想要的包款是否有其他尺寸、顏色。察覺自己的好意貌似不怎麼被領情,那就不說當天糗事和好康報報吧!話鋒一轉,立刻展現櫃姐專業燦笑,向世傑說明包包的清潔方法和售後服務。

 

 

你媽知道你這麼沒禮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