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會吧,是我腦洞嗎?/冬天裡的41度

「先生,因為您的購買金額有達到會員制度門檻,麻煩表格打勾處幫我填寫一下,您這次的消費直接為您使用會員折扣喔。」小球不勉強世傑接受她的好意,依照對一般顧客的態度,她心想也許世傑真的趕時間吧。

 

「只需要填寫打勾地方吧?喏,我填完了。」世傑將填好的資料遞給小球。

「陳世傑對嗎?咦,世傑你在哪裡上班啊?也在忠孝復興附近嗎?」小球又回到平易近人的小球。

「這也是會員表格問題之一嗎?」世傑沒回答,反而丟了個問題。

「不是啦、不是啦,只是單純閒聊而已啦!」面對世傑突然地反問,讓小球有些慌張。

「那我應該不用回答這題,也可以辦會員吧?」世傑挑著眉,用不太友善地語氣問小球。

「嗯,不好意思,等我兩分鐘,立刻建檔將會員卡給您。」說完,小球全神貫注地輸入資料,這兩分鐘就像半個世紀一樣漫長,空氣中凝結著尷尬的氣氛。

小球的熱情狠狠被一缸冷水給澆熄了,收起了她原本的招牌甜美笑容,只展現專業的工作態度和屬於櫃姐的假面笑臉,她心想:「兇什麼兇、跩什麼跩啊,人家只是把你當成恩人,做個朋友也不行嗎?」

「先生,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會員卡,在生日時除了有會員折扣外,還可以額外享有八五折的優惠喔!歡迎您隨時來櫃上參考新品。」小球忍著心中的埋怨,將該和顧客說的資訊告訴世傑,但已沒了剛剛的熱情。

「知道了,謝謝。」世傑的冷漠依舊。

「謝謝光臨,歡迎再次光臨。」小球說完,便轉身繼續整理商品。

 

世傑走了之後,小球的眼球不知道翻了幾圈白眼,明明自己是真心地想跟他道謝那天的恩情,既然他剛好來自己的櫃上,當然要給他朋友般的待遇,不接受好意就算了,何必如此不近人情呢?又想起貝貝那天說他是個溫柔的人,根本跟剛剛的他完全不一樣,如果要這種人當男朋友,那她寧可單身一輩子!

 

這時手機的鈴聲剛好響起,打斷了小球忿忿不平的心情,她偷偷跑到內場接起電話,「喂,小球啊,妳記得這週五晚上要來我家吧?」那頭傳來的聲音是她最要好的大學同學小瑜。

 

「當然記得!是我們陳大小姐的生日,我怎麼可能忘記呢?還特地排早班呢,已經準備個大驚喜給妳了!好啦,不說太久,免得樓管發現我不在櫃上,超想妳的,週五見,掰!」小球聽到好友的聲音,就把剛剛不爽的心情拋到腦後了,但礙於還是上班時間,只得倉促掛電話。

 

從大學畢業之後,大家都各忙各的工作,要不是趁著當時的班代小瑜生日,正好辦場小型同學會,還真難得可以聚一聚。小球的心思已經飄到了週末,她該好好想想那天帶些什麼點心,跟同學們分享,也讓小瑜不用一個人準備太多菜。天性樂觀的小球,已經忘了那天世傑給她的難堪,滿心期待週末的約定。

日子像平常一樣到了週五,小球下班後立刻趕回家,換身淺灰色的連身針織毛衣,稍微將頭髮整理一番,照照鏡子看臉上的妝容是否還在,披上咖啡色的風衣和紅色圍巾,換上黑色的經典款短靴,拿起包包和帶給小瑜的生日禮物及點心,便趕緊出門搭車了。

 

約定好的時間是七點,小球在六點五十分便準時到了小瑜家,按下門鈴,不一會兒,門就開了,立刻傳來再熟悉不過的尖叫聲:「啊!小球~~~」

小球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大學的好閨蜜,她們的要好大家都知道,只要有小球旁邊就跟著小瑜;要是看見小瑜,而沒看見小球的話,小球肯定就是去上廁所了!

 

「陳大小姐,生日快樂!喏,妳的禮物,是妳最想要的東西。」小球先將禮物遞給小瑜,並保證絕對是個大驚喜。

幾位要好的大學同學,都聚在壽星小瑜家中,大家一面吃著小瑜為大家料理的整桌菜,一面聊著以前大學時發生的有趣往事。接著就是拆禮物的時間,大家拱著小瑜一個個揭曉。

 

「啊!是自拍神器!球,妳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超久的?愛死妳了!」小瑜果然如小球的預期般驚訝,因為小瑜從沒跟她說過想要這個相機。

「拜託,我是誰啊?上回我們去逛街時,妳不是說妳的相機壞了嗎?後來吃飯的時候,我又剛好瞄到妳在看這個評價啊,我就想說妳肯定在考慮要不要買,不過我查了一下那時正好缺貨,我可是透過層層關卡才買到的,還好妳還沒入手,不然就變成我的了,哈哈!」小球解釋著為何買這個禮物的原因。

小球說得正開心的時候,正好突然聽見開門聲,大家疑惑地想:「還有人還沒到啊?」

「哥,你回來啦?今天提早下班嗎?剛好,一起坐下來吃吧,這些都是我大學最好的同學,你快去洗洗手,等等跟你介紹!」原來是小瑜的哥哥,原本坐得歪七扭八的女孩們,趕緊稍微顧一下形象。

「嗯,今天妳生日,我當然得早點回來……喏,給妳的。」他遞給小瑜一個袋子,裏頭的盒子並沒有特別包裝,看得出來是臨時買的。

「耶!謝謝哥,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哥,他是個DJ,很喜歡音樂,說不定妳們也聽過他的節目,我大學的時候他都在外地,所以你們沒看過他。」小瑜挽著哥哥,邊介紹她最愛的哥哥和同學們:「這是敏敏、語馨……,啊,這是黃裘禎,就是我以前常常跟你說的,我最好的朋友小球。」

 

小球的位子正好背對門口,一進門就說個不停,她正好趁機吃點東西,但聽到小瑜說到自己名字,就趕緊放下手上的食物,轉頭想禮貌地和小瑜的家人打招呼:「小瑜的哥哥,你好……」沒想到,眼前的這人就是上回救了她的好心男子,也是前幾天在櫃上不領情的冷面男世傑。

 

「欸!怎麼又是妳啊?妳是紅衣小女孩嗎?神出鬼沒的!妳跟蹤我啊妳?」一反剛剛說話溫文儒雅的世傑,突然像是變個人似的。

「我我……誰想跟蹤你啊?我才想問你怎麼在這?我怎麼不知道小瑜的哥哥是你啊?」小球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她腦袋瓜回想著大學是否有看過小瑜的哥哥。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那這樣太好了呀!來來先別吵了,哥,你先去洗手,我來看看你送我什麼!」小瑜阻止兩人的針鋒相對,但也疑惑著一向自制力極好的哥哥,怎麼會如此激動?

「哪裡好?天啊,真的陰魂不散欸妳……」世傑邊走到洗手間,邊碎嘴著。

 

小瑜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便拿出剛剛哥哥給的禮物,想繼續剛才拆禮物的橋段,而紙袋裡居然裝著和小球送的一模一樣的自拍機:「哥……我已經有一檯自拍神器了耶……就是剛剛小球送的。」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這樣的巧合,「不過沒關係啦,一個粉色、一個黑色,我原本也很猶豫要哪個顏色,正好你們讓我一次擁有了!」小瑜腦筋轉得快,瞬間化解了尷尬。

 

回到餐桌的世傑,用手指按壓著雙眉鼻樑間,顯露得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看見小球出現在自己家中就快嚇死了,居然還「撞禮物」 ?!他想著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巧的事,還接二連三地發生在自己身上?

 

「要不是我晚一步回家,就是我先送妳了,說不定是這個紅衣小女孩跟蹤我呢!」雖然早就想好了要買什麼,但明明這個禮物就是路上才買的,世傑嘴裡仍不饒過小球。

「欸哥,你怎麼這樣說我同學啦,她們都是我在大學的好姊妹。」小瑜趕緊替姊妹說話。

「對啊,陰魂不散是你才對吧?你媽媽知道你這麼沒禮貌嗎?真是自以為是!」小球也不是溫順的性格,三番兩次碰上世傑的壞嘴巴,下了班的她可不用再服務至上了!

「別忘了妳還在我家,該有禮貌點的人是妳。」世傑回一句。

「欸,你這人怎麼做賊喊抓賊啊你!」小球又回一句。

「我可是沒偷妳什麼東西喔。」世傑用調侃的語氣說。

「你這男人很不講理耶!是吃面膜長大是嗎?臉都不會笑一下,兵馬俑!」小球想不出什麼太厲害的話回擊。

「妳覺得妳自己有什麼地方值得讓我取笑的嗎?」世傑冷冷地說。

「你……你根本是無賴,我懶得跟你爭了,我下班了!」小球嘟著嘴想休戰。

「還好妳下班了,不然我應該會寫信客訴妳。」但是世傑仍不放過。

「我不想跟你說話啦!你真的很不可理喻耶,吼!」小球氣到像小孩般任性了起來,而世傑一副「高貴雞厭世臉」冷漠地頻回嘴。

 

這一幕讓在場的同學們都面面相覷,又得憋忍住笑意不敢出聲,因為這根本就不像個大人的對話模式,而像個孩子般地在胡鬧鬥嘴呢!但非常瞭解哥哥的小瑜,卻發現世傑的臉上透露出一絲絲既愉悅又詭異的神情,平常不苟言笑的世傑所散發出的微弱訊息,只有妹妹小瑜看得出來。

 

後來世傑速速填飽肚子,便向大家說玩得開心點,謝謝大家參加妹妹的生日會,他先回房處理工作了。聚會的後半段,小球只覺得自己糗到像個瘋女人,心裡憋著委屈,也不好解釋之前發生的狀況,所以話也不如剛來的時候說得多。

 

聚會結束離開前,她和小瑜說聲抱歉,讓她的生日會中間有點尷尬,小瑜知道小球是很善良的人,讓她先回家休息,晚點她再打電話跟她聊聊之前發生的事。

 

睡前,小瑜來到世傑的房間內,這時的世傑正帶著耳罩式耳機,邊忙著選歌建立歌單,手也沒閒著撰寫隔天工作需要的稿件資料。

「哇靠!妳是不會敲門是嗎?想嚇死妳哥啊。」世傑沒聽到小瑜的敲門聲,專注的他嚇了一跳,屁股彈起的高度距離椅子大概有三公分。

「我剛有敲門啊,是你沒聽到。哥,你先別忙啦,我想跟你聊聊。」小瑜說。

「好啊,怎麼了?幹嘛突然想找我聊聊?」他見妹妹難得要和自己聊聊天,趕緊將耳機隨意地掛在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

「我猜……你對小球有點感覺,對不對?」小瑜先前已經打給小球,瞭解他們兩次見面的經過了。

「呿!我對小女生哪來的感覺啊,妳多心了。」世傑想也沒想就反駁妹妹的話。

「還說沒感覺?要不然你幹嘛這麼激動啊?這一點也不像你啊!」小瑜太瞭解她這個哥哥了,對不在意的事他根本不會有太多情緒。

「誰激動啊?再亂配對,是要我敲妳頭是嗎?」世傑想用哥哥的優勢壓過小瑜。

「吼唷,哥你聽我說,我認為小球是個好女孩,也很適合你啊!我之前常常向你提過的女孩就是她啊,是你都沒有認真在聽!你不覺得很奇妙嗎?我正想著有什麼機會介紹你們認識,結果你們卻更早一步就見到了,還是這麼剛好的巧合。」小瑜不管世傑的反彈,自顧自地講下去。

「這只是個巧合!妳不要過度解讀這一切好嗎?我只是一個不小心被她撞上的倒楣鬼,不管是誰都不可能放下暈倒的女孩不管的,誰知道後來又遇到她,還偏偏是妳的同學……」世傑開始辯解這些沒人可以解釋的「湊巧」。

「我認為巧合就是緣分的開始呀!你何必這麼抗拒呢?也許當朋友也沒有什麼不好啊?」小瑜想要哥哥好好考慮。

「小瑜,妳不是不懂哥,之前的那段感情已經讓我太折騰了,妳能明白深愛的人就這樣離開的感覺嗎?我真的不想要再經歷一次了。現在的我,只想好好工作、好好照顧妳,然後把媽留給我們的家顧好就好了。」世傑把心中的話真切地說出來。

「哥……我怎麼會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樣失去深愛的人,但這絕對不是媽媽想看見的,你不能就這樣一輩子啊。唉,怎麼說都說不聽,真是老頑固!」小瑜不敢說得太多,怕好不容易稍稍癒合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妳少在那邊對我說教了,妳自己把那愛到處撒野的男友顧好就好。」小瑜反而被世傑給反將了一軍,又說到那個哥哥不太喜歡的男友。

「好啦好啦!不說了,你自己心裡明白就好,小球真的很好,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她就是那個可以給你安全感的人。算了,你早點睡吧,還有,謝謝哥的禮物,和某人送的一模一樣的禮物!」小瑜故意又重複一次其中的巧合,說完就離開世傑房間了。其實她是打從內心認為堅強開朗的小球,很適合嚴謹內斂的世傑,就算當不成女朋友,有個女孩當朋友也不錯啊!

 

她清楚明白世傑上一段愛情所留下來的傷疤,他愛對方愛得好深,卻因為突然失去的痛,讓世傑寧可保持單身,也不願跟女孩子有更多的往來。深怕某天若是動了真情,又發生什麼不得已,將摯愛從生命中抽離,那種感覺太痛太痛了……

 

本文出自《不會吧,是我腦洞嗎?》帕斯頓數位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