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會吧,是我腦洞嗎?/冬天裡的41度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城旭遠

Advertisement



可能是入冬之後,同時也進入冬眠模式了。小球睡了整夜,起床後卻沒有覺得精神飽滿,反而像攤軟泥般地坐在客廳。手中拿著微波加熱後的牛奶放空,頭仰靠著沙發椅背上,兩眼痴呆地望著根本沒仔細看的晨間新聞。

貝貝邊刷牙邊走到小球旁邊,空著一手輕拍了小球額頭,唸著她怎麼還在發呆,還不快去準備上班。

「欸,妳額頭怎麼這麼燙啊?是不是發燒啦?」貝貝這一摸,發現小球身體不太對勁。

「我也不知道耶……起床後頭就昏昏的,覺得好睏不想動。」小球兩頰發紅,懶懶地回答。

「妳這都發燒了,貝貝妳先陪小球換衣服,我來打車,咱們看診去。」小咪著急地說。

「不用啦,我待會多喝點水就沒事了,人家不想被扣全勤獎金,兩千塊夠我活好幾天呢。」小球擔心因為請假扣錢,婉拒貝貝和小咪的好意。

「好啦,妳也是大人了,身體狀況自己最清楚,撐不住就請假看醫生,知道嗎?」貝貝知道小球的顧慮,只得先順著她的意,保持聯繫隨時注意她的狀況。

「嗯,妳們快去上班吧,都快八點半了,我換個衣服就出門了。」小球打起精神地催促室友們趕緊上班。

從小球開始步入社會以來,總是拚了命地在工作賺錢。因為小時候媽媽就不在身邊,爸爸又在她國中時就過世了,十五歲之後就被安頓在姑姑家,卻沒有和姑姑特別親近。

十八歲那年,以考上文山區的科技大學為由,搬出了板橋的姑姑家,獨自在臺北市半工半讀。後來二十歲住進「女生宿舍」,而認識了小咪與貝貝這兩位疼愛她的室友。

倔強的小球如同她的小名就像個網球,初接觸會令人感到舒服,但深入瞭解後,卻能觸碰到她堅硬無比的內在,還有執拗的個性。發燒頭昏的她靠意志力騎著Ubike到捷運站,上班時段文湖線車廂的擁擠,讓她更感覺缺氧不適。一路上勉強緊抓著拉環,搖搖晃晃地總算到了忠孝復興站。

一開門,小球被如洪水般的人潮擠出了車外,這下感覺身體更輕飄了。搖晃準備出站時,卻與剛進站專注於手機的男孩擦撞,他的手機啪的一聲落地,清脆的聲音讓男孩怒火中燒,立刻抬起頭看看是哪個冒失鬼。

「喂,小姐你走路沒長眼睛嗎?我的手機都被撞掉了!」世傑生氣地質問。

「對……對對……不起。」小球虛弱地道歉,下一秒雙腳就癱軟在地,幸好世傑眼明手快,立刻接住女孩的身體,她全身燒得滾燙,世傑慌忙地想讓小球保持清醒,搖著她邊說:「妳還好嗎?欸,妳說說話啊,怎麼撞一下就昏倒了?」

終究抵不過發燒的威力,又加上前幾天的那場大雨,讓小球身體特別疲憊,連公司都還沒踏進去,就在捷運站暈倒了。意外被小球撞到的世傑,想著得趕上班,但又不能把這女孩丟著,只好將小球抱上計程車,先陪她到醫院急診。

在開得急促的計程車上,世傑將小球穩妥地倚靠後方座位,並且為她繫上安全帶,讓她不會因為車速太快而造成二次傷害。當他望著緊閉雙眼的小球時,莫名地有種安全感,這種安全感的吸引力,讓世傑的雙眼幾乎無法從她身上轉移注意力。只是此時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心輕輕泛起了一絲漣漪。

到了醫院等候看診的時候,世傑先替小球保管隨身物品,此時包包裡的手機響了,世傑猶豫了一下,心想也許是女孩的家人,索性就打開包包接了。原來是貝貝到公司之後依舊擔心小球的狀況,便決定撥通電話確定小球到公司了沒,殊不知那頭卻傳來陌生的男聲。幸好男子有條不紊地解釋狀況,並告知是哪一家醫院,請她立刻過來一趟。

等待女孩的親友接手照顧時,世傑便坐在病床旁陪著小球,他看著這個已經發燒到四十一度的女孩,左手背上插著點滴管,不知為何他竟感到有點心疼,手忍不住輕撫著小球緊皺的眉頭。他心想:「仔細看……這女孩挺可愛迷人的,為什麼明明長得不像……可是卻有熟悉的感覺?」有股衝動想知道這女孩的來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在人來人往的捷運站暈倒在地?

貝貝連辦公椅都還沒坐熱,就匆忙趕到醫院。到了急診室,看小球躺在病床上,左手打了點滴,正在昏睡中。同時也見到一個陌生男子的背影,似乎正溫柔安撫著小球。

「請問……你是撿到小球的好心人士嗎?」貝貝拍拍世傑的肩膀,輕聲地開口詢問。

望著小球望得出神的世傑,沒發覺貝貝就站在他的身後,聽見後方傳來聲音,冷不防就將手抽回,怕別人覺得他有別的心思。

「撿到……?妳應該是她姊姊吧?我是從捷運站送她來的人,既然妳來了,那我就先離開了。」世傑覺得女孩的姊姊挺有趣的,更好奇女孩到底是怎樣個性的人。

「不是的,我是小球的室友,很不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謝謝你送小球來醫院,方便跟你留個電話嗎?過些天請你吃個飯,讓我們謝謝你的見義勇為。」貝貝欲留下男子的電話,她迅速分析了世傑的外型、聲音和談吐,她的第六感告訴她,這也許是小球很好的機會,更因為剛剛溫柔的那一幕,正好被她瞧見了。

原來她叫「小球」啊,雖然對女孩很好奇,但世傑的理智戰勝內心的波動,禮貌地婉拒貝貝的答謝:「這沒什麼,一般人遇上了這種事都會這麼做的,不用太放在心上。我還有事,那後續就交給妳了。」

世傑說完便轉身離開,只留下覺得可惜的貝貝,和正發著高燒熟睡的小球。貝貝的可惜,是來自於她站在身後看到的畫面,根據她的猜想,若是一般人送來陌生人來醫院,肯定聯繫上家屬就先走了,就算留到家屬來,也會做自己的事,而不是像是親近的人似的,直盯著對方瞧,還流露一種關切的眼神和動作。不過沒想到男子婉拒了聯繫的可能性,大抵就是有緣無分吧,連個名字都沒能替小球留下。

過了一個多小時,小球終於醒來了,見到貝貝就坐在病床旁,正要說些什麼,但貝貝搶先開口了,劈頭就先罵了小球:「妳這死小孩,早上就叫你先請假看個醫生,妳看,現在躺在醫院了吧?真是豬頭。」

「貝貝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讓妳特地來這趟的……」小球知道貝貝的擔憂,也擔心影響她的工作。

「誰要妳亂道歉啊,我只怕妳在路上昏倒了自己都不曉得,要不是有人好心送妳來醫院,都不知道妳這顆球要滾去哪裡了。」貝貝話語中還是帶著滿滿的關心。

「嗯?對啊,我不是應該在捷運站嗎?我怎麼來到醫院的啊?」小球的記憶只停留在她正要出站。

「妳看妳,居然燒到都斷片了!真可惜,送妳來的可是個小帥哥呢,依我看他對妳好像挺有興趣的,我親眼看見他輕輕地安撫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病床上的是他女朋友呢。」貝貝又想起剛剛的畫面,再次感到惋惜。

「是喔……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只記得好像撞到人了,也沒看清楚是誰,應該要跟他道謝的才對……」小球懊惱地說。

「是啊!我也這麼想,想說該請他吃頓飯什麼的,但妳姊姊我無能,沒能留下聯繫方式,他很有禮貌拒絕了。」貝貝解釋剛剛的情形。

「好吧,感覺他是個溫柔的人,也許有緣分還能碰到他吧,雖然也不知道他長怎樣……但我也要跟貝貝妳道謝啊,還為了我趕來醫院,我覺得我好多了,要不妳先回公司吧,我待會點滴打完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了。」小球硬從倦容中勉強擠出笑臉,要貝貝別擔心她。

「我覺得妳劃錯重點了,別再那邊給我硬撐,我怎麼可能讓妳自己回去,萬一等等又被人撿去了怎麼辦?好了,妳再休息一下,我去問問護理師妳什麼時候能出院。」貝貝根本不擔心請假會為自己帶來困擾,反而是擔憂有著強大韌性的小球,總有一天會因為自己的「逞強」而倒下。對貝貝而言小球不只是室友、不只是閨蜜,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樣,永遠長不大、永遠要讓人替她操心。

妳好可愛,但我不會告訴妳

休息幾天過後,小球終於恢復精神上班了,一如往常邊確認當日的進貨,邊整理架上的包款。這時,聽見身後有腳步聲靠近,小球便以親切的招呼聲說出:「歡迎光臨,目前新品會員有九折喔!」便轉身看這位穿著風格率性又有點時髦的男子。咦?好眼熟喔!是不是在哪兒見過他啊?

「嗯?是妳,身體已經好了啊?」當小球還在想熟悉感是從哪來時,對方就先開口詢問了。

「啊……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小球對眼前這個髮色略灰的陌生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為何這人知道她的身體狀況?他是誰呢?

「喔,沒什麼,那天你在捷運站昏倒,是我送妳去醫院的。」世傑淡定地說出那天的事。

「原來是你!真的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也很謝謝你通知貝貝,就是我室友……還擔心沒辦法跟你當面道謝呢,今天就這麼巧遇上了!」能遇到那天的好心人,小球覺得既歡喜又幸運。

這是第一次世傑看到清醒時候的小球,上班中的小球臉上略帶一點脂粉,兩頰輕刷上淡粉色的腮紅,嘴唇的唇膏是適合年輕女孩的裸粉色,俏麗的短髮顯得她的活潑,而最吸引人的是那雙深邃的眼眸,說話時的語調聽起來也令人愉悅。

「那天我也不知怎麼搞得,就是執意要去上班,姊姊們都叫我休息我就不肯,才會在捷運站給你帶來困擾,不過幸好你是大好人,不然我可能……」小球一股腦地說著那天的情況,又再次道謝了:「真的很謝謝你!」

而當她水汪汪的雙眼注視著世傑時,竟讓他有股熟悉的溫柔灌注到身體內,就像被圍著羊毛圍巾,在這十五度低溫的冬季裡暖暖地烘著他的心。

「呃……沒事的,這沒什麼。」世傑從自己的想像中回過神。

「不過真的很巧耶,居然在這裡遇到我的救命恩人!」休養後的小球精神很好,又恢復開朗直率的小球了。

「也不是什麼救命恩人啦……只是剛好。」世傑又再次表明這是小事。

「這很重要!為了要表示我的感謝,我決定要好好地請你吃頓飯……」熱情的小球說著說著,居然激動了起來,可能是服務業做久了,學會了說話配上肢體動作,嘴邊說要請吃飯報答救命恩人、雙手還搭配著無厘頭的誇張動作。

不過世傑才不需要懂得她到底在演哪齣戲,他依然欣賞著小球為他帶來的「特別演出」,原來這女孩還有這樣的一面,無厘頭又傻裡傻氣的。但就在此時,一個念頭就這麼閃過世傑的腦海:「不行,我不能認識她,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於是,世傑打斷小球的滔滔不絕,將話題帶到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呃,小姐……不好意思,我其實是想看這個包,請問還有其他顏色嗎?」

「這款啊?很適合男生喔,有黑色、深藍色、酒紅色,還有經典的咖啡色,但我偷偷跟你說,你先別買,因為快過年了,這個包還會再打折喔!」問到小球的專業,她立刻恢復敬業的態度,拿給世傑深藍色和咖啡色的款式。

「沒關係,我想先試揹。」世傑說。

「蛤,好喔,那你先揹看看就好,千萬別現在買,因為折扣差很多,我沒騙你!」小球似乎已經將世傑當朋友般的心態對待,想要將最好的服務、最優惠的價格都給他。不過小球也漸漸發覺世傑似乎比自己想像中還來得內斂?還是因為覺得這種場面太過於尷尬呢?

「我想要這個手提式的包,咖啡色的,幫我結帳吧。」世傑迅速給了小球結論。

「欸!我的救命恩人,你真的不要考慮過一陣子再買嗎?滿五仟送五佰耶!你很急著要嗎?要不,你再等個一週,我可以想辦法提前先替你做優惠?」小球怕世傑吃了虧,用盡一切話語希望世傑能等個幾天再買。

「難道,我不能即刻擁有自己喜歡的商品嗎?」世傑反問小球。

「喔……好吧,確定是這個顏色吧?我幫您包起來。」小球感受到世傑突然有種冷漠,並不搭理小球真心的謝意和說服,只關心著他想要的包款是否有其他尺寸、顏色。察覺自己的好意貌似不怎麼被領情,那就不說當天糗事和好康報報吧!話鋒一轉,立刻展現櫃姐專業燦笑,向世傑說明包包的清潔方法和售後服務。

你媽知道你這麼沒禮貌嗎?

「先生,因為您的購買金額有達到會員制度門檻,麻煩表格打勾處幫我填寫一下,您這次的消費直接為您使用會員折扣喔。」小球不勉強世傑接受她的好意,依照對一般顧客的態度,她心想也許世傑真的趕時間吧。

「只需要填寫打勾地方吧?喏,我填完了。」世傑將填好的資料遞給小球。

「陳世傑對嗎?咦,世傑你在哪裡上班啊?也在忠孝復興附近嗎?」小球又回到平易近人的小球。

「這也是會員表格問題之一嗎?」世傑沒回答,反而丟了個問題。

「不是啦、不是啦,只是單純閒聊而已啦!」面對世傑突然地反問,讓小球有些慌張。

「那我應該不用回答這題,也可以辦會員吧?」世傑挑著眉,用不太友善地語氣問小球。

「嗯,不好意思,等我兩分鐘,立刻建檔將會員卡給您。」說完,小球全神貫注地輸入資料,這兩分鐘就像半個世紀一樣漫長,空氣中凝結著尷尬的氣氛。

小球的熱情狠狠被一缸冷水給澆熄了,收起了她原本的招牌甜美笑容,只展現專業的工作態度和屬於櫃姐的假面笑臉,她心想:「兇什麼兇、跩什麼跩啊,人家只是把你當成恩人,做個朋友也不行嗎?」

「先生,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會員卡,在生日時除了有會員折扣外,還可以額外享有八五折的優惠喔!歡迎您隨時來櫃上參考新品。」小球忍著心中的埋怨,將該和顧客說的資訊告訴世傑,但已沒了剛剛的熱情。

「知道了,謝謝。」世傑的冷漠依舊。

「謝謝光臨,歡迎再次光臨。」小球說完,便轉身繼續整理商品。

世傑走了之後,小球的眼球不知道翻了幾圈白眼,明明自己是真心地想跟他道謝那天的恩情,既然他剛好來自己的櫃上,當然要給他朋友般的待遇,不接受好意就算了,何必如此不近人情呢?又想起貝貝那天說他是個溫柔的人,根本跟剛剛的他完全不一樣,如果要這種人當男朋友,那她寧可單身一輩子!

這時手機的鈴聲剛好響起,打斷了小球忿忿不平的心情,她偷偷跑到內場接起電話,「喂,小球啊,妳記得這週五晚上要來我家吧?」那頭傳來的聲音是她最要好的大學同學小瑜。

「當然記得!是我們陳大小姐的生日,我怎麼可能忘記呢?還特地排早班呢,已經準備個大驚喜給妳了!好啦,不說太久,免得樓管發現我不在櫃上,超想妳的,週五見,掰!」小球聽到好友的聲音,就把剛剛不爽的心情拋到腦後了,但礙於還是上班時間,只得倉促掛電話。

從大學畢業之後,大家都各忙各的工作,要不是趁著當時的班代小瑜生日,正好辦場小型同學會,還真難得可以聚一聚。小球的心思已經飄到了週末,她該好好想想那天帶些什麼點心,跟同學們分享,也讓小瑜不用一個人準備太多菜。天性樂觀的小球,已經忘了那天世傑給她的難堪,滿心期待週末的約定。

日子像平常一樣到了週五,小球下班後立刻趕回家,換身淺灰色的連身針織毛衣,稍微將頭髮整理一番,照照鏡子看臉上的妝容是否還在,披上咖啡色的風衣和紅色圍巾,換上黑色的經典款短靴,拿起包包和帶給小瑜的生日禮物及點心,便趕緊出門搭車了。

約定好的時間是七點,小球在六點五十分便準時到了小瑜家,按下門鈴,不一會兒,門就開了,立刻傳來再熟悉不過的尖叫聲:「啊!小球~~~」

小球不用想就知道是她大學的好閨蜜,她們的要好大家都知道,只要有小球旁邊就跟著小瑜;要是看見小瑜,而沒看見小球的話,小球肯定就是去上廁所了!

「陳大小姐,生日快樂!喏,妳的禮物,是妳最想要的東西。」小球先將禮物遞給小瑜,並保證絕對是個大驚喜。

幾位要好的大學同學,都聚在壽星小瑜家中,大家一面吃著小瑜為大家料理的整桌菜,一面聊著以前大學時發生的有趣往事。接著就是拆禮物的時間,大家拱著小瑜一個個揭曉。

「啊!是自拍神器!球,妳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超久的?愛死妳了!」小瑜果然如小球的預期般驚訝,因為小瑜從沒跟她說過想要這個相機。

「拜託,我是誰啊?上回我們去逛街時,妳不是說妳的相機壞了嗎?後來吃飯的時候,我又剛好瞄到妳在看這個評價啊,我就想說妳肯定在考慮要不要買,不過我查了一下那時正好缺貨,我可是透過層層關卡才買到的,還好妳還沒入手,不然就變成我的了,哈哈!」小球解釋著為何買這個禮物的原因。

小球說得正開心的時候,正好突然聽見開門聲,大家疑惑地想:「還有人還沒到啊?」

「哥,你回來啦?今天提早下班嗎?剛好,一起坐下來吃吧,這些都是我大學最好的同學,你快去洗洗手,等等跟你介紹!」原來是小瑜的哥哥,原本坐得歪七扭八的女孩們,趕緊稍微顧一下形象。

「嗯,今天妳生日,我當然得早點回來……喏,給妳的。」他遞給小瑜一個袋子,裏頭的盒子並沒有特別包裝,看得出來是臨時買的。

「耶!謝謝哥,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哥,他是個DJ,很喜歡音樂,說不定妳們也聽過他的節目,我大學的時候他都在外地,所以你們沒看過他。」小瑜挽著哥哥,邊介紹她最愛的哥哥和同學們:「這是敏敏、語馨……,啊,這是黃裘禎,就是我以前常常跟你說的,我最好的朋友小球。」

小球的位子正好背對門口,一進門就說個不停,她正好趁機吃點東西,但聽到小瑜說到自己名字,就趕緊放下手上的食物,轉頭想禮貌地和小瑜的家人打招呼:「小瑜的哥哥,你好……」沒想到,眼前的這人就是上回救了她的好心男子,也是前幾天在櫃上不領情的冷面男世傑。

「欸!怎麼又是妳啊?妳是紅衣小女孩嗎?神出鬼沒的!妳跟蹤我啊妳?」一反剛剛說話溫文儒雅的世傑,突然像是變個人似的。

「我我……誰想跟蹤你啊?我才想問你怎麼在這?我怎麼不知道小瑜的哥哥是你啊?」小球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她腦袋瓜回想著大學是否有看過小瑜的哥哥。

「原來你們都認識啊?那這樣太好了呀!來來先別吵了,哥,你先去洗手,我來看看你送我什麼!」小瑜阻止兩人的針鋒相對,但也疑惑著一向自制力極好的哥哥,怎麼會如此激動?

「哪裡好?天啊,真的陰魂不散欸妳……」世傑邊走到洗手間,邊碎嘴著。

小瑜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便拿出剛剛哥哥給的禮物,想繼續剛才拆禮物的橋段,而紙袋裡居然裝著和小球送的一模一樣的自拍機:「哥……我已經有一檯自拍神器了耶……就是剛剛小球送的。」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這樣的巧合,「不過沒關係啦,一個粉色、一個黑色,我原本也很猶豫要哪個顏色,正好你們讓我一次擁有了!」小瑜腦筋轉得快,瞬間化解了尷尬。

回到餐桌的世傑,用手指按壓著雙眉鼻樑間,顯露得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看見小球出現在自己家中就快嚇死了,居然還「撞禮物」 ?!他想著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巧的事,還接二連三地發生在自己身上?

「要不是我晚一步回家,就是我先送妳了,說不定是這個紅衣小女孩跟蹤我呢!」雖然早就想好了要買什麼,但明明這個禮物就是路上才買的,世傑嘴裡仍不饒過小球。

「欸哥,你怎麼這樣說我同學啦,她們都是我在大學的好姊妹。」小瑜趕緊替姊妹說話。

「對啊,陰魂不散是你才對吧?你媽媽知道你這麼沒禮貌嗎?真是自以為是!」小球也不是溫順的性格,三番兩次碰上世傑的壞嘴巴,下了班的她可不用再服務至上了!

「別忘了妳還在我家,該有禮貌點的人是妳。」世傑回一句。

「欸,你這人怎麼做賊喊抓賊啊你!」小球又回一句。

「我可是沒偷妳什麼東西喔。」世傑用調侃的語氣說。

「你這男人很不講理耶!是吃面膜長大是嗎?臉都不會笑一下,兵馬俑!」小球想不出什麼太厲害的話回擊。

「妳覺得妳自己有什麼地方值得讓我取笑的嗎?」世傑冷冷地說。

「你……你根本是無賴,我懶得跟你爭了,我下班了!」小球嘟著嘴想休戰。

「還好妳下班了,不然我應該會寫信客訴妳。」但是世傑仍不放過。

「我不想跟你說話啦!你真的很不可理喻耶,吼!」小球氣到像小孩般任性了起來,而世傑一副「高貴雞厭世臉」冷漠地頻回嘴。

這一幕讓在場的同學們都面面相覷,又得憋忍住笑意不敢出聲,因為這根本就不像個大人的對話模式,而像個孩子般地在胡鬧鬥嘴呢!但非常瞭解哥哥的小瑜,卻發現世傑的臉上透露出一絲絲既愉悅又詭異的神情,平常不苟言笑的世傑所散發出的微弱訊息,只有妹妹小瑜看得出來。

後來世傑速速填飽肚子,便向大家說玩得開心點,謝謝大家參加妹妹的生日會,他先回房處理工作了。聚會的後半段,小球只覺得自己糗到像個瘋女人,心裡憋著委屈,也不好解釋之前發生的狀況,所以話也不如剛來的時候說得多。

聚會結束離開前,她和小瑜說聲抱歉,讓她的生日會中間有點尷尬,小瑜知道小球是很善良的人,讓她先回家休息,晚點她再打電話跟她聊聊之前發生的事。

睡前,小瑜來到世傑的房間內,這時的世傑正帶著耳罩式耳機,邊忙著選歌建立歌單,手也沒閒著撰寫隔天工作需要的稿件資料。

「哇靠!妳是不會敲門是嗎?想嚇死妳哥啊。」世傑沒聽到小瑜的敲門聲,專注的他嚇了一跳,屁股彈起的高度距離椅子大概有三公分。

「我剛有敲門啊,是你沒聽到。哥,你先別忙啦,我想跟你聊聊。」小瑜說。

「好啊,怎麼了?幹嘛突然想找我聊聊?」他見妹妹難得要和自己聊聊天,趕緊將耳機隨意地掛在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

「我猜……你對小球有點感覺,對不對?」小瑜先前已經打給小球,瞭解他們兩次見面的經過了。

「呿!我對小女生哪來的感覺啊,妳多心了。」世傑想也沒想就反駁妹妹的話。

「還說沒感覺?要不然你幹嘛這麼激動啊?這一點也不像你啊!」小瑜太瞭解她這個哥哥了,對不在意的事他根本不會有太多情緒。

「誰激動啊?再亂配對,是要我敲妳頭是嗎?」世傑想用哥哥的優勢壓過小瑜。

「吼唷,哥你聽我說,我認為小球是個好女孩,也很適合你啊!我之前常常向你提過的女孩就是她啊,是你都沒有認真在聽!你不覺得很奇妙嗎?我正想著有什麼機會介紹你們認識,結果你們卻更早一步就見到了,還是這麼剛好的巧合。」小瑜不管世傑的反彈,自顧自地講下去。

「這只是個巧合!妳不要過度解讀這一切好嗎?我只是一個不小心被她撞上的倒楣鬼,不管是誰都不可能放下暈倒的女孩不管的,誰知道後來又遇到她,還偏偏是妳的同學……」世傑開始辯解這些沒人可以解釋的「湊巧」。

「我認為巧合就是緣分的開始呀!你何必這麼抗拒呢?也許當朋友也沒有什麼不好啊?」小瑜想要哥哥好好考慮。

「小瑜,妳不是不懂哥,之前的那段感情已經讓我太折騰了,妳能明白深愛的人就這樣離開的感覺嗎?我真的不想要再經歷一次了。現在的我,只想好好工作、好好照顧妳,然後把媽留給我們的家顧好就好了。」世傑把心中的話真切地說出來。

「哥……我怎麼會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樣失去深愛的人,但這絕對不是媽媽想看見的,你不能就這樣一輩子啊。唉,怎麼說都說不聽,真是老頑固!」小瑜不敢說得太多,怕好不容易稍稍癒合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

「妳少在那邊對我說教了,妳自己把那愛到處撒野的男友顧好就好。」小瑜反而被世傑給反將了一軍,又說到那個哥哥不太喜歡的男友。

「好啦好啦!不說了,你自己心裡明白就好,小球真的很好,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她就是那個可以給你安全感的人。算了,你早點睡吧,還有,謝謝哥的禮物,和某人送的一模一樣的禮物!」小瑜故意又重複一次其中的巧合,說完就離開世傑房間了。其實她是打從內心認為堅強開朗的小球,很適合嚴謹內斂的世傑,就算當不成女朋友,有個女孩當朋友也不錯啊!

她清楚明白世傑上一段愛情所留下來的傷疤,他愛對方愛得好深,卻因為突然失去的痛,讓世傑寧可保持單身,也不願跟女孩子有更多的往來。深怕某天若是動了真情,又發生什麼不得已,將摯愛從生命中抽離,那種感覺太痛太痛了……

本文出自《不會吧,是我腦洞嗎?》帕斯頓數位多媒體有限公司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帕斯頓數位多媒體有限公司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