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是女生,但我愛女生/我的母親

圖文/Aida 

 

還記得高中的時候,母親很欣賞一位歌手,我隨口跟母親提起,那位歌手好像是同性戀。母親很不能接受,嚴肅地對我說:「我們家裡,是不容許這種事的。」

 

當時的我沒有任何回應,只覺得母親給了我一記當頭棒喝。

事隔十多年,家中的最後一個關卡,是跟母親出櫃。

出櫃沒什麼特別的排序或計畫,只是因為母親不住在家裡,不容易見面或聯絡。那天母親打電話給我,說寄了一些好吃的東西回家,掛了電話以後,我忽然鼓起勇氣發送了訊息。

 

「媽,有空嗎?」我打下這幾個字按下發送:「我有件事想和妳說,和綺綺的事。」

才打完這幾個字,眼淚又奪眶而出。

接著母親直接打了電話過來,我愣了幾秒,才接起電話,忍住哽咽:「喂?媽。」

「妳幹什麼哭呀?」母親還是聽出了我的聲音不太對勁,但訊號不太好:「#@$@#$@!#$!@%$##$%# 嗎?是不是?」

「我和綺綺在一起。」我哭著說。

「我知道啦!」母親輕鬆地回應著我。

 

至今我都還不知道母親到底那段話說了什麼?

她是如何猜到的?

我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說出我們的關係,我說母親的煩惱很多了,我不想再給她增添困擾,所以一直沒有說出口,然後母親笑笑說:「不要哭,這沒什麼,妳開心就好了,妳和綺綺在一起,我很放心。」

 

今年送自己的生日禮物是對全家人出櫃,終於不用在夢裡一再出櫃,然後醒來痛哭,發現是一場空。雖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家大小經歷很多風風雨雨,但還是慶幸生在這個家庭裡。

 

過了幾個小時,老媽再度傳訊息來:「其實那沒有什麼,別想太多,只要妳不會受到傷害,媽媽都支持妳,好嗎!無需誰認同,我OK 就好!」

 

受到傷害是難免的,畢竟世界上瘋子如此多,我又那麼懦弱,但只要得到身邊親友的支持,我想我會更勇敢的。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我們都太過負面、擔心得太多,有些事情,或許事實上都是符合我們的期待的。

那天晚上,我和綺綺說:「我有問我媽,如果我將來要和妳結婚,她可以接受嗎?」

綺綺說:「妳媽說什麼?」

我激動地說:「我媽說可以,她說她可以就可以。」

 

 

本文出自《小手拉小手》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