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金庸教我們的事/愛情的本質是性+嫉妒?

文/六神磊磊 圖/Shutterstock

 

 

愛情的本質,是性+嫉妒。等到性和嫉妒都沒了的階段,就是婚姻的化石階段,是愛情的墳墓。

 

 

金庸小說裡的為人婦者,普遍有一個特點:兇猛的小三和姨娘很少,而惡毒善妒的大婦很多。「三兒」們一般都是絕對弱勢的角色。

 

比如《倚天屠龍記》裡何太沖的妻子斑淑嫻,《神鵰俠侶》裡公孫止的妻子裘千尺,《笑傲江湖》裡不戒和尚的妻子啞婆婆,都是出名的又善妒又厲害的大婦。

 

她們收拾起情敵來,真可謂是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裘千尺是把柔兒「一把拋入情花叢中」,「那賤婢痛得死去活來」;斑淑嫻則是一味毒藥直接讓五姑「一張臉腫得如豬八戒一般」,差點兒送了命。

 

金庸老爺子為什麼對大婦印象不好,而對姨娘們多少抱有同情,我不好妄加揣測。這裡我只談點兩性的話題:原本親密的兩性關係是怎麼逐漸異化、然後崩壞的呢?

 

前幾天翻雜誌,讀到一句話,說「愛情的本質就是性+嫉妒」。對這種武斷結論,我本該習慣性嗤之以鼻的。但回頭仔細一想,倒還真能解釋一些事。

 

愛情開始時,原本是「有性有嫉妒」的。我相信何太沖和斑淑嫻、裘千尺和公孫止都曾經恩愛過。比如裘千尺和公孫止,他們實在是有一個浪漫的開始:少女裘千尺和兄長吵了架,一氣之下出來闖蕩江湖,誤入絕情谷,遇到了比自己小幾歲的公孫止,愛得無法自拔。這個開頭和郭靖與黃蓉的相遇多麼相似。黃蓉不正是和父親吵架、無法溝通,然後離家出走,遇到郭靖的嗎?

 

裘千尺回憶過他們恩愛的時候:「成親後我不但把全身武藝傾囊以授,連他的飲食寒暖,哪一樣不是照料得周周到到,不用他自己操半點兒心。」既然這麼恩愛,當然是有性的,不然水靈靈的閨女公孫綠萼怎麼來的?

 

何太沖娶斑淑嫻,是為了報恩,斑淑嫻在他爭掌門人的時候出了不少力。既然是報恩,當然要全方位地報,公糧肯定是要交足的。

 

這個階段的嫉妒,淺且頻繁,即便有一些猜疑和吵鬧,也往往不過像愛情之河裡的鹽粒,充其量不過是製造出一丁點酸澀,很快就消解了。

 

隨著時間推移,激情慢慢褪去,一些婚姻開始進入「無性有嫉妒」的階段。何太沖、斑淑嫻就是這個階段的典型代表。人到中年,性的間隔由七天、十天、二十天逐漸變為無限長,愛情沒有了新的增長點。何太沖藉口無子,從「二姑」一直娶到「五姑」,斑淑嫻能做什麼呢?只有嫉妒。

 

不妨對比一下:段正淳的情人們爭風吃醋那麼厲害,互相之間口口聲聲「殺了這個賤人」、「宰了那個賤婢」,但卻沒發生一起真正的流血死人事件;斑淑嫻則一出手就要制五姑死命。為什麼?

 

因為段正淳和他的伴侶們一直處在前一個「有性有嫉妒」的階段,秦紅棉、阮星竹們不管遇到再多情敵,但在情郎面前,她們仍然相信自己的美麗,相信自己在配偶心目中的地位。

 

而斑淑嫻所體驗的是後一個階段的嫉妒,它可怕得多,往往伴隨著沉痛的無力感,深而強烈,可謂是天雨血、鬼夜哭。江湖上那些真正慘烈的手刃情敵的事,不大都發生在這個階段嗎?

 

 

當然,還是有一些夫妻苦練內功,熬了過來。他們看穿了、看透了,可以心如止水,各玩各的了。那麼恭喜他們,終於進入了最後一個「無性無嫉妒」的階段。它是婚姻的化石階段,是愛情的墳墓。

 

這些化石夫妻已經歷過前兩個階段了,覺得這一路上太坎坷、太勞心費神,說什麼也不願從頭再玩一遍了。他們寧願維持著形式上的婚姻,湊合著過下去。如果磨合得好,他們之間也有交流,也有扶持,那更是另一種人生之喜。

 

世界上的情侶五花八門,有的人一輩子都在第一階段裡玩,比如段正淳和他的情人們,玩得樂此不疲、有聲有色。有的則始終在第二階段裡轉,玩得好的比如譚公譚婆和趙錢孫的三角戀,天天打架吃醋,一直熱熱鬧鬧折騰到了老;沒玩好的比如裘千尺、公孫止,直接玩壞了,把自己玩進了地獄。

 

我沒法告訴你們,哪個階段好,哪個階段壞。煙花轟轟烈烈,但容易傷人;化石沒有了活力,但是性質穩定。人生怎可能盡如人意,默契永存你我心底,且行且珍惜。

 

本文出自《翻牆讀金庸》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