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金庸教我們的事/愛情的本質是性+嫉妒?

文/六神磊磊 圖/Shutterstock

 

 

愛情的本質,是性+嫉妒。等到性和嫉妒都沒了的階段,就是婚姻的化石階段,是愛情的墳墓。

 

 

金庸小說裡的為人婦者,普遍有一個特點:兇猛的小三和姨娘很少,而惡毒善妒的大婦很多。「三兒」們一般都是絕對弱勢的角色。

 

比如《倚天屠龍記》裡何太沖的妻子斑淑嫻,《神鵰俠侶》裡公孫止的妻子裘千尺,《笑傲江湖》裡不戒和尚的妻子啞婆婆,都是出名的又善妒又厲害的大婦。

 

她們收拾起情敵來,真可謂是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裘千尺是把柔兒「一把拋入情花叢中」,「那賤婢痛得死去活來」;斑淑嫻則是一味毒藥直接讓五姑「一張臉腫得如豬八戒一般」,差點兒送了命。

 

金庸老爺子為什麼對大婦印象不好,而對姨娘們多少抱有同情,我不好妄加揣測。這裡我只談點兩性的話題:原本親密的兩性關係是怎麼逐漸異化、然後崩壞的呢?

 

前幾天翻雜誌,讀到一句話,說「愛情的本質就是性+嫉妒」。對這種武斷結論,我本該習慣性嗤之以鼻的。但回頭仔細一想,倒還真能解釋一些事。

 

愛情開始時,原本是「有性有嫉妒」的。我相信何太沖和斑淑嫻、裘千尺和公孫止都曾經恩愛過。比如裘千尺和公孫止,他們實在是有一個浪漫的開始:少女裘千尺和兄長吵了架,一氣之下出來闖蕩江湖,誤入絕情谷,遇到了比自己小幾歲的公孫止,愛得無法自拔。這個開頭和郭靖與黃蓉的相遇多麼相似。黃蓉不正是和父親吵架、無法溝通,然後離家出走,遇到郭靖的嗎?

 

裘千尺回憶過他們恩愛的時候:「成親後我不但把全身武藝傾囊以授,連他的飲食寒暖,哪一樣不是照料得周周到到,不用他自己操半點兒心。」既然這麼恩愛,當然是有性的,不然水靈靈的閨女公孫綠萼怎麼來的?

 

何太沖娶斑淑嫻,是為了報恩,斑淑嫻在他爭掌門人的時候出了不少力。既然是報恩,當然要全方位地報,公糧肯定是要交足的。

 

這個階段的嫉妒,淺且頻繁,即便有一些猜疑和吵鬧,也往往不過像愛情之河裡的鹽粒,充其量不過是製造出一丁點酸澀,很快就消解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