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金庸教我們的事/女人的弱點是男人?

Share

文/六神磊磊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金庸小說有一個規律:再厲害的女人,只要男人完蛋了,她就崩塌了,再也無法重建自己的生活,要麼馬上死掉,要麼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後還是死掉。

《笑傲江湖》裡面綜合素質最高的女角,不是任盈盈、儀琳這些青衣花旦,也不是恆山上的定閒師太等老旦,而是一個武旦–令狐沖的師娘,金庸小說裡長相好、又能打的「四大阿姨」之一的寧中則。

金庸對這個女性很偏愛,到處給她植入廣告。書上老魔頭任我行品評天下英雄,也不忘給她留一席之地:「那個『華山玉女』叫寧……寧什麼的,那小姑娘倒也慷慨豪邁,是個人物。」

寧中則最後自殺了,很多人覺得可惜:為什麼要死?她怎麼就不能堅強一點,好好活下去,重整華山呢。

她當然有自殺的道理:老公是個極品,還偷練葵花寶典變成了死太監,獨生女兒又被女婿殺了,整個華山派也幾乎全滅。

在那個魍魎橫行的地獄般的江湖裡,如果非要勉強一個飽受創傷的中年女人「勇敢」活下去,以滿足自己憐香惜玉的偽同情心,確實有點殘忍。

更關鍵的是,寧中則不能不死,因為金庸小說有一個規律:再厲害的女人,只要她的男人完蛋了,她的愛情和家庭崩塌了,她就離死掉不遠了。要麼她會馬上死掉,要麼活得人不像鬼、鬼不像鬼,最後還是死掉。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雪山飛狐》裡胡一刀的老婆,那麼了不起的一個人,武功又高,人又厲害,但男人一死,她就連兒子也不要了,閃電抹脖子。

《倚天屠龍記》的殷素素,老公一自殺,她馬上丟下兒子尋短見。其實她有什麼必要非死不可?她娘家是黑幫的扛霸子,一個老爸,一個大哥,都是何等人物,天塌下來都扛得住。

《神鵰俠侶》的李莫愁,心狠手辣,但是情人先劈腿後病死,她的人生就毀掉了,瘋瘋癲癲十幾年,最後被燒死。《飛狐外傳》裡的商老太,也是個硬角色,但自從老公被胡一刀殺了,她就變成了精神不正常的復仇機器,最後把自己燒死。《碧血劍》的紅娘子,堪稱女中豪傑,老公李岩一死,也是馬上自殺;還有何紅藥,那麼狠的一個角色,卻義無反顧地追隨夏雪宜去死。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作者或有意、或無意地給這些女中豪傑們安排了唯一的出路—隨男人去死,不管這個男人是好是壞、對她們有沒有感情、值不值得用生命殉葬。

夏雪宜對何紅藥、喬峰對阿紫,都是根本沒什麼愛情可言的,但男的一死,女的就跟著照死不誤。甚至於陽頂天的老婆這類,根本不喜歡老公,但殉起夫來卻毫不含糊。

在金庸的書裡,在失去了男人之後,女人還能正常過日子的,少得可憐。少有的例外之一是紫衫龍王戴綺絲,老公死後,她算是活了下來,但還是有意無意地安排她變成了一個老太婆,從此與愛情絕緣,苦熬了幾十年。

和女人相比,江湖上的男人們就完全不一樣。金庸小說裡很多所謂的癡情男人,在失去伴侶之後都過得很舒適。

例如黃藥師,算是個極品情癡吧?老婆馮衡死掉了,他作無比悲痛狀,甚至還修了艘花船,號稱要和老婆同沉大海,但十幾年了這艘船都沒開出海去。

謝遜的老婆孩子一天之內被人殺絕,遭遇不比寧中則好多少。雖然他也狀若痛苦、也要報復,但還是好好地活了下來,照樣稱雄江湖。楊逍、殷梨亭這兩個,都是著名的大情種,但是在紀曉芙暴死以後,一個偶作悲痛狀,另一個則直接找上了紀的女兒當替身,連找滅絕師太為紀曉芙報仇的意思都沒有。

陳家洛對香香公主做的那檔子事就不說了,虧了公主死後他還好意思去掃墓。

最典型的是公孫止、裘千尺夫婦。這一對活寶可謂是金庸小說裡感情生活最失敗的一對夫婦。但在婚姻破裂以後,男的日子照樣快活,女的卻變成了地洞裡的怪物、異形,最後女人還是得替男的陪葬。

面對另一半的離去,男人和女人的待遇差別這麼大,你當然可以說是金庸的「局限性」—在他的潛意識裡,仍然覺得女人不管再怎麼厲害,她的幸福都要維繫在男人身上,是男人的附屬品。

但完全怪金庸嗎?我們還不是天天犯一樣的毛病,男的婚姻不好說成「感情不順」,女的婚姻不好說成「歸宿不好」。

有這樣一種關於女作家的說法:女作家的創作風格,往往受她們的戀愛婚姻狀況影響很大。那些戀愛婚姻完滿的女作家,比如冰心、舒婷之類,就總寫一些溫馨雋永的東西;那些經歷坎坷的女作家,像張愛玲、李清照之類,寫的就總是憂鬱陰暗的東西。

相比之下,男作家受這方面的影響就小得多,你很難從男作家的創作風格看出他的婚姻狀況。

不管是文壇還是武林,似乎女人的弱點都是男人。這裡的所謂「弱點」,不是指女人有多麼離不開異性,而是說一旦家庭崩壞了,這些江湖俠女似乎就接到了人生失敗的終審判決,永遠無法重建自己的生活。

馬奎斯有一本書叫作《枯枝敗葉》(La hojarasca),其中說,當一個人的妻子死了,就在牆角種一株茉莉,便能夜夜想起她。我覺得殷素素、胡夫人、紅娘子們不妨學學這種「茉莉法」,種一株花就好,不必把生命的種子也一併埋葬;或是學學黃藥師,伴侶失去了,家庭殘破了,最多為它造艘花船放在那裡,每年油漆幾次,當作永遠的紀念就行。至於當真放火把自己燒了,似乎沒那個必要。

本文出自《翻牆讀金庸》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高寶書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