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什麼他都聽不懂?用一個夢境,解開感情的困境

圖/Shutterstock

 

 

事情是這樣的,和大多數來找我的人一樣,眼前這一位也是因為感情困擾而來。

 

她說,自己在愛情裡面是一個霸道的人,男友經常覺得她控制慾望很強,有很多不能夠忍受的事,有一些非常奇怪的地雷,有趣的是,每當她的一些「規定」男友沒有遵守的時候,她就會異常的憤怒。更糟糕的是,男友每一次都還是表現出一種「厚!又來了!不然你是想怎樣?」

 

和她見面聽到她談這個議題的第一次,我就有一點直覺,她這種「習性」可能跟她的家人有關,但一直不知道從哪裡切入比較好。跟她*會談了好多次,總覺得有哪裡卡卡的,好像一直沒有接觸到問題的核心,就像她一直以來對外面所攜帶的那個防衛的面具一樣。

 

「對了,如果你有做夢的話,或許可以帶來,倘若你沒有其他想要談的,我們當作好玩聊聊也可以,沒有也沒關係,不一定要強迫自己把夢記下來。」在第三次會談結束之前我說,她點點頭說:「好啊,如果有的話」

老實說,我原本不懷抱任何希望。

 

教室的夢

第四次來的時候,她帶了一個夢。這個夢境很短,但他卻印象很深刻,所以一醒來就拿起手機把它記錄下來,甚至還列印出來,剛進來的時候就興致勃勃的想要拿給我我請她稍微念一下這個夢的情境:

 

我夢見我和學生在一個教室裡面,教室有點像是工廠的1樓,學生如果攜帶違禁品,只要我腳踩一下,違禁品就會被傳送到2樓的閣樓裡面沒收。我要求那些一直在吵鬧的屁孩學生完成一些作業,作業的內容很特別,是煮一些紅豆湯,貢丸湯之類的,學生就哭喪著臉抱怨,一直該該叫說:「這一定要做嗎?」,我板起臉孔回答他們:「不然呢?」

 

後來有幾個學生我一看就知道他們有帶違禁品,但他們都不承認,於是我們就開始上課,後來果然露出馬腳,被我沒收了。

 

講完這個夢,她的第一個聯想是最近在學校的生活,她夢裡在講台上講的那些話,其實也是平常他會對學生說的話。我覺得她講的沒有錯,但也開始在思考,這跟我們每次談到她和媽媽的關係,就會卡住沒有辦法往下,有沒有一些可能的關聯?

 

「反哺」的困窘

「對了,夢裡面讓你印象深刻的畫面或者是話是什麼?」我問。

「就是我在台上,對學生說「不然呢!」的那幕吧,我還蠻常講的。」

「喔,你以前有聽過這句話嗎?」

 

她提到她媽媽相處的時候,她媽媽經常會講這句話,尤其是每次吃飯的時候,最後她都會說:「你付錢!」有些時候她反抗媽媽會說:「不然呢?」 ,其實她感覺非常不好,可是好像又覺得這本來就是她應該要做的,所以最後就通常會接受了。

 

「我每次都有一種無奈感覺,還有說什麼都沒有用的感覺。」她補充。

後來才發現,她內心也和在那聲音互相打架,例如有些時候要出去曬太陽,有一個聲音就會跟她說:「出來玩吧!」另外一個聲音就會跟她說:「一定要嗎?」然後第一個聲音就會說:「不然呢」

她經常會有這種自我責備的聲音,或者是內心面臨這種矛盾。

 

「其實我媽本來就要當那個哺育,照顧,付錢的角色,但她卻沒有,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疙瘩。她在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跟爸爸離婚,丟下我給爺爺奶奶撫養。所以我每次幫她付錢,都會有一種很卡的感覺。我心裡面其實反抗去「反哺」媽媽,但我想要反抗的時候,就會有另外一個孝順的角色會跳出來,告訴我「不然呢?」。其實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去付錢,我反而會覺得很奇怪⋯⋯」她說完,我們看著彼此,沉默了幾秒鐘。這是她第一次願意說這麼多,也是她第一次與那個「沒什麼感覺」的母親做這麼多連結。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