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說好了要放下 告別前任就要頭也不回的灑脫

圖/Shutterstock

 

 

雖然說我們不曾停止提醒自己要堅強、要勇敢,

既然說好了要放下,就要真正的不再留戀向前走。

 

可是當他再次以「和你無關的身份」出現眼前時,

心中那原本被安放好的悲傷,又一下就輕易被釋放,

所有過往的畫面啊,那些笑臉和那些眼淚,都失去控制般的一湧而出。

 

2019的第一天,

友人傳訊來不是道新年快樂,

而是說:「我剛在街上遇到她和她的男朋友。」

 

這裡說的她,是友人分手不久的前任。

 

還記得當時我問起為什麼分手的理由,

他是這麼說的:「她說因為工作的關係,她目前無法把心思放在感情上。」

 

明知道這樣的理由是個天大的謊言,但為了不讓自己受傷太重,於是還是咬著牙相信著,分手那天就如往常一般送她回家,給了最後一個擁抱,卻再也不能聯絡。

 

那段時間他常來找我聊天,我們會走到公園的長椅坐下,那時天氣還沒這麼冷,腳邊總是有可惡的蚊蟲想趁虛而入,只是心中千頭萬緒的他總是沒注意到。

 

他的訴苦不是那種哭哭啼啼的,或許因為是男生吧,也有可能是因為性格上無法展現脆弱,所以通常就是不斷地抱怨並夾雜著玩笑話這樣聊著。

 

讓大家覺得,他沒有那麼難過。

 

但或許他才是那個傷的最重,

卻總是壓抑著不敢說的人。

 

所以上天要用一次重擊讓他死了心,才會讓他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撞見那個說”暫時不想交男友”的前任勾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在街頭卿卿我我。

 

若要以理來論,分手後各結新歡並無不可,

但若要以情來論,當初那個分手的理由比照現在被撞見的狀態,未免也太粗糙了些。

 

雖然說我們不曾停止提醒自己要堅強、要勇敢,

既然說好了要放下,就要真正的不再留戀向前走。

 

但他說在遇見的第一秒鐘,頭腦就空白了一片,接著是想起那個敷衍的分手理由所引起的氣憤,再來是看見她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所引起的悲傷。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畢竟分手後的療傷過程本就是痛苦的,我們都必須經歷那一段重重的挫敗,長成更加堅毅的靈魂後,天不怕地不怕的站起來,用全新的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成為更好的自己,就不怕遇不到比前任更懂得珍惜你的人。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