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松浦彌太郎/能好好吵架的朋友,才是真友情

文/松浦彌太郎  圖/Shutterstock

  

 

我一邊冒著冷汗,同時又覺得好羨慕。

看人吵架竟然會產生這種心情,那是很久以前去拜訪某著名平面設計事務所時的事了。

 

兩位專業設計師合夥成立設計事務所已經有幾十年,當著依約前來開會的我這個局外人的面,毫不避諱地大吵一架。兩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雙方僵持不下,幾乎是對彼此大吼大叫了。

「不好意思,雖然這是常有的事。」

 

助理惶恐地向我道歉,我卻因為見識到創作現場的驚人氣勢,不由能好好吵架的朋友,才是真友情我一邊冒著冷汗,同時又覺得好羨慕。

看人吵架竟然會產生這種心情,那是很久以前去拜訪某著名平面設計事務所時的事了。

 

兩位專業設計師合夥成立設計事務所已經有幾十年,當著依約前來開會的我這個局外人的面,毫不避諱地大吵一架。兩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雙方僵持不下,幾乎是對彼此大吼大叫了。

「不好意思,雖然這是常有的事。」

 

助理惶恐地向我道歉,我卻因為見識到創作現場的驚人氣勢,不由得看得入迷。

 

為了「做出好東西」,認真的兩人不惜爭執也要全力以赴,正因如此才做得出厲害的作品。對於他們那彷彿夫妻間才會如此大吵的關係,我甚至感到嫉妒。

和長久合作的夥伴之間擁有相同的價值觀固然很重要,但也不需要所有意見都相同。倒不如說,身邊有個和自己意見相違的人更是重要。

 

「價值觀」與「想法意見」是兩回事。價值觀的基礎是建立在更深的地方,想法及意見則只是眾多方法中的一種,會隨時間和場合改變。

 

人愈長大就愈不柔軟,失去彈性,所以最好多聽取不同的意見,被打擊得滿頭包也好,和人徹底起爭執也是好事。

 

然而不知為何,人愈長大就會愈排斥和自己不同的意見。長此以往,結果就會成為只能容許一種聲音的一言堂或變得剛愎自用。

 

缺乏彈性、太過固執的組織高層,總是排除異己。為了不想被邊緣化,員工往往會配合行事,不敢唱反調。這樣的組織就只能流於守舊,而無法創新。

 

現在的我,站在為公司面試新人的立場,總希望自己能盡可能採用意見不同的新夥伴。

 

意見不同雖然會產生衝突,但衝突其實是確認結論是否正確的最佳方法。就算最後自己的意見被採納,但在聽到別人提出不同的意見時,如果能停下腳步思考一下,說不定還能做出更好的結論。有時,雜音也具有價值。

和持不同意見的人交談,有時也會演變成類似吵架的爭論。

 

我基本上不是個喜歡爭執或吵架的人,即使如此,在和自己有一定交情的人產生意見衝突時,我認為爭執也沒關係,應該說會發生爭執還比較好。

不論是在工作上或私領域,只要是自己所重視的人,我希望在事關重大的情況時,對方也是個願意用心和我起衝突的人。

 

「無論如何都希望你能理解!」

「想盡辦法也要讓你明白!」

之所以產生這個念頭,全是因為重視對方的緣故。若是換成怎樣都無所謂的人,應該不會產生這種心情吧。但是,那種因為不小心碰到對方或說話口氣不好等理由所引發的爭執,和我想要「吵一場好架」的動機是大相逕庭的。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