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單身固然寂寞,可是我們也因此更加自由

圖/Shutterstock

 

 

又到了台北最潮濕的季節,

斗大的雨滴鏗鏘碰撞在鐵皮屋頂,

凌晨兩點,這城市注定一季無法安寧。

 

我開了朋友送的香檳,

沒有什麼好慶祝的,除非寂寞也能當做是一件好事情。

 

一人獨飲時候味覺是麻木的,

可腦袋卻比平時更加清醒,視覺更加清晰。

 

想看見和不想看見的,

全都冒出來了。

 

你送的那些禮物我都扔掉了,

合照也刻意收到自己肯定會忘掉的某個櫥櫃。

 

可是為什麼呢,

關於你的片段畫面,你的氣息,

還是不時出現在眼前,圍繞在身體周圍。

 

那個太過難忘的晚上,

尤其在最脆弱時就會被帶出來,

 

鬧區裡的咖啡座,

和一本書獨處是我所謂避世的時光,

那時的我年紀還輕,還會喝加糖的拿鐵,

熱呼呼的香氣模糊了有著嚴重視差度數的鏡片。

 

看著時間從坐下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半小時,

想起家裡的狗肯定十分焦躁的想要出去散步,於是收收東西準備離開。

 

在走去櫃檯的途中會經過許多座位,

畢竟自己總是挑選最角落最安靜的位置棲身,

晚上九點還是有許多人聽從咖啡因的呼喊,

店裡播放著英式搖滾The drugs don’t work,

帶著迷幻漂浮感的曲風讓大家的神態都顯得放鬆平靜。

心中除了默默覺得這店的歌單相當合我胃口之外,沒想太多的一路前去準備買單。

 

突然,似乎有什麼不安的預感,

一種熟悉的影像閃過眼前,我回過頭看,

掃視了身後所有座位上的人們。

 

有個能讓我心跳暫停一秒鐘的輪廓映入眼簾。

 

高瘦的身材,烏黑且帶點自然捲的短髮,

那件再熟悉不過的大衣就攤軟在沙發扶手。

 

 

是他,

而且對面還坐著另一個女子。

 

 

在尚未被發現時,我急忙轉過頭匆匆付了錢,一股腦的往門外走,走下階梯時耳邊依稀聽見店員喊著:「小姐你的發票啊!」

 

市區的車流極多,

我愣在路邊好一會,回過神來才出現疑問,「我在躲什麼呢?」

 

朋友間的閒聊,相信大家都曾被問過,

「如果某天巧遇前任,你會怎麼做?」

 

不同於其他問題,通常會像是申論題般出現千奇百怪的回答,

關於這個問句,基本上就像是個選擇題,只會出現幾種答案,

可能是「裝作陌生人般的走掉」、「落落大方的問近來可好」或「立刻轉身落荒而逃」等,敘述的方式可能不同,但大致上就差不多是這樣,很明顯的我是最後那個選項。

 

關於那天離開咖啡廳後,其實還有後續。

慌張的我在門外站了許久,情緒還在洶湧著,

突然,聽見一旁樓梯有腳步聲趨近,可能是有人要下樓了,

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結果就是那個讓我魂不守舍好久的人哪,還有那名女子。

 

他沒發現我,又或者是裝作沒看見我,撐起了雨傘就往另一方向走去,

傘下的女子勾著他的手,那樣自然那樣令人不忍直視。

 

這個時候,我們才分開一個月左右。

 

有人說一段關係的結束,也代表另一段關係的開始,

不過若這中間時間距離過短,便會顯得殘忍。

 

我們都懂,也都會說:「都分手了,就沒資格再過問什麼了。」

 

只是,但看著自己用青春去愛著的那個人,

在分開後竟隨即找到新人,便會忍不住的想著,

從前那些究竟算什麼呢?

 

這樣的糾結恐怕會持續好一陣子,

久到讓你在多年後回頭細數自己度過多少悲傷日子時,

便會唏噓錯過了多少快樂。

 

我們有多愛一個人,

失去時就會感到多麽的痛苦,甚至更多更多。

 

雖然無法抑制那樣傷感的情緒,但總是這樣的,

要能走過人生中的種種低潮,便要學會凡事換個角度想。

 

單身時固然會寂寞,想起前任還是會難過,

可是我們也因此更加自由,無論是行動上或是心理上,

都能夠更加專注的投入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用再顧及別人了,不用再擔心誰了,

最需要關切的是自己過得好不好,

從前想做卻無法追求的,現在總算都能全力以赴了呀。

 

台北最潮濕的季節,

我們永遠都能灑脫撥去外衣上的雨滴,

走出霧氣,走出陰影。

 

春天總會來的。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