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單身固然寂寞,可是我們也因此更加自由

圖/Shutterstock

 

 

又到了台北最潮濕的季節,

斗大的雨滴鏗鏘碰撞在鐵皮屋頂,

凌晨兩點,這城市注定一季無法安寧。

 

我開了朋友送的香檳,

沒有什麼好慶祝的,除非寂寞也能當做是一件好事情。

 

一人獨飲時候味覺是麻木的,

可腦袋卻比平時更加清醒,視覺更加清晰。

 

想看見和不想看見的,

全都冒出來了。

 

你送的那些禮物我都扔掉了,

合照也刻意收到自己肯定會忘掉的某個櫥櫃。

 

可是為什麼呢,

關於你的片段畫面,你的氣息,

還是不時出現在眼前,圍繞在身體周圍。

 

那個太過難忘的晚上,

尤其在最脆弱時就會被帶出來,

 

鬧區裡的咖啡座,

和一本書獨處是我所謂避世的時光,

那時的我年紀還輕,還會喝加糖的拿鐵,

熱呼呼的香氣模糊了有著嚴重視差度數的鏡片。

 

看著時間從坐下開始,已經過了兩個半小時,

想起家裡的狗肯定十分焦躁的想要出去散步,於是收收東西準備離開。

 

在走去櫃檯的途中會經過許多座位,

畢竟自己總是挑選最角落最安靜的位置棲身,

晚上九點還是有許多人聽從咖啡因的呼喊,

店裡播放著英式搖滾The drugs don’t work,

帶著迷幻漂浮感的曲風讓大家的神態都顯得放鬆平靜。

心中除了默默覺得這店的歌單相當合我胃口之外,沒想太多的一路前去準備買單。

 

突然,似乎有什麼不安的預感,

一種熟悉的影像閃過眼前,我回過頭看,

掃視了身後所有座位上的人們。

 

有個能讓我心跳暫停一秒鐘的輪廓映入眼簾。

 

高瘦的身材,烏黑且帶點自然捲的短髮,

那件再熟悉不過的大衣就攤軟在沙發扶手。

 

 

是他,

而且對面還坐著另一個女子。

 

 

在尚未被發現時,我急忙轉過頭匆匆付了錢,一股腦的往門外走,走下階梯時耳邊依稀聽見店員喊著:「小姐你的發票啊!」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