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怎麼搞得,總是忘不了他… | 城旭遠

圖/Shutterstock

 



啊…冬天真的是個常下雨的季節呀,只要短暫出門幾分鐘,才一眨眼時間淺灰色圍巾常常就忽然成了深灰色,沈沈的,是種改變也是種累贅;雖然如此,這圍巾還是跟在身邊,好像還在拆禮物的昨日轉眼也三個年頭了,時間過真快!撕開濾掛式咖啡包裝的她口中念念有詞邊沖著熱水。

 

|我也很想他…吧?

要忘記一件事情很簡單,如果要一個「金魚腦」個性的人,睡醒後啥都可忘記,忘記從冰箱內拿出前晚準備的便當,忘記帶家中鑰匙偏偏機車鑰匙還圈套在一塊兒;可是要忘記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可能是連個金魚腦個性的人喝了整鍋孟婆湯…也無法忘記的苦差事。

 

根本就知道自己無法抵擋悲情電影所帶來的後座力,也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勁,這次居然答應同事下班後的邀約,電影結尾時配樂磅礴響起,她啜泣的聲音就快要將配樂給掩蓋過去了。也許,這就是悲情電影的魅力所在,雖然演的不是自己的故事,卻會為了電影中一個小細節而入戲太深,還是會將自己穩穩地對號入座。

 

原來分開至今,還是好想、好想他…吧?原來啊,就算是個金魚腦還是會忘不掉那個曾經好重視的人,她在電影散場後哭笑著說。

 

 

|忘不掉,就勇於面對自己。

別再浪費力氣想著「該如何忘記前任」這種問題了,因為只要一個人曾經和自己相處過好一段日子,根本忘不了那個人,除非得了失憶症,否則真的比登天還難。

 

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會建議轉移注意力,但我自己嘗試了好多次坦白說根本沒用,因為內心還是在意得要命。於是嘗試了另一個方式,也許能夠幫助正在嘗試想忘記的人們;其實要忘記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承認「失去他」這個事實,我們之所以會讓情緒停在煎熬的階段,是因為不願意承認事實,也可以說對於現實狀況不甘心,畢竟每個人都有好強的那一面,並非事發後情願當個弱者,總想要挽回些局面改變些什麼。

 

有時候,我們都該換個思考模式檢視自己與生活,用最老掉牙的方式也無妨,就讓自己過得比以前更好,讓自己活得比以前還充實精彩,給自己和朋友來一趟長途旅遊的行程,看看外面的世界自然內心也就舒坦多了,就當作給自己的人生多個紀念,也可以悼念那過去的情感。

 

「啊…冬天真的是下雨的季節啊!」

 

沒理由的離世前兩天,他拍打著圍巾上的水珠向她抱怨著天氣,她好懷念最後見面的那天,那抱怨的聲音。

 

天色微微亮,雙眼微微紅

他在那一端,她在這一端

仍然執念,仍被思念制約

若能將思念帶去看看世界

那就是對過去最好的慰藉

-旭遠.

 

 

 

 

城旭遠都會愛情原創小說《不會吧,是我腦洞嗎?》

新書上市全台網路、實體書店、7-11超商現正販售中。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