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苦苓/一男劈三女

文/苦苓 圖/Shutterstock

 

 

真不曉得現在的女人都在想什麼?

 

以這位柳小姐來說吧,三十四歲,已經有過兩段婚姻,後來認識一個工地的包商,姓溫,大她十一歲,她可能覺得自己都離過兩次婚了,沒什麼條件,所以明知道這個男的連她一共有三個女朋友,卻還願意跟他住在一起。

 

不只這樣,可能因為她沒有固定收入,結果這個姓溫的租了一間公寓,有兩個房間,一間就給她住,兩個算是同居就對了……不對不對,這個公寓的另一個房間,就住著他的另一個女友,姓齊,可以說是「二女共事一夫」。

 

我們分局的同事還開玩笑說,既然兩個女的住在同一棟樓,那一定要公平,一個一三五,一個二四六,禮拜天公休,或者就三個人一起去吃個飯,回來3P……當然是開玩笑的,只是羨慕人家怎麼都會有齊人之福啦!

 

可是還不只這樣哦,這個姓溫的在其他地方還有房子,給另一個女朋友住,而且這個女朋友還幫他生了一個兒子,也沒有結婚。反正這年頭結婚未必生子,生子未必結婚,大家「歡喜甘願」(臺語)就好,但是這一個「皇后」(因為有小孩嘛!)知不知道另外兩個愛妃,這我們就不清楚了,也跟我們辦的這個案子無關。

 

有關的還是柳小姐、齊小姐跟溫先生的三角關係,她們兩人雖然住同一棟房子,但並沒有相親相愛,反而水火不容。例如:幫這個買了電視,另一個也就要一臺,而且品牌、尺寸都要一樣大的才行;這個換了床墊,那個馬上要求也換個獨立筒的,結果這個不服氣,又要換席夢思的……反正三個人經常吵吵鬧鬧的,鄰居都不知抱怨多少次了,管理委員會也沒辦法。

    

聽管理員說,有一次看到一個女的衣服亂亂的跑出來,不久男的也跟著衝出來,最勁爆的還在後面,另一個女的手拿著菜刀追出來……一定又是三個人「喬」不好嘛!有人就說,男的也不缺錢,幹嘛不在別地方另租一間套房,把兩個女人分開放就好了,每天這樣打打鬧鬧的,根本是齊人之禍,哪裡是齊人之福?

 

果然禍從天降。這個柳小姐經常在臉書抱怨,不滿男朋友對齊小姐比較好,情緒很激動,昨天下午還在臉書寫說:「都是你們害的,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有朋友看到打電話來關心,但她已經跳樓輕生了。

 

溫先生很快趕到現場,痛哭流涕,承認他們有吵架,但不知女的為什麼想不開,另一個女的則躲在屋裡哭,都不肯出來讓我們問話,當然她也有嫌疑!誰知道跳樓是自己跳還是被推下來的?我們警察辦案一向毋枉毋縱,只是很怨嘆:就是有這些關係複雜的人來給我們添亂。

 

苦苓說

嫉妒之心人皆有之,也不要怪女人天生修養不好,而是自古以來女人皆被男人經濟綁架,所以嚴重缺乏安全感。

 

以這位柳小姐來說,三十幾歲還沒做過什麼正式工作,兩段婚姻主要是靠男人養,後來可能男人靠不住(靠不住有兩種:一沒錢,二花心)而陸續離婚,但她找的還是一個靠不住的男人,不但另有女人和小孩,還把她跟另一女友放在同一樓裡,所謂「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這位溫先生用較優越的社經地位「欺負」這兩個女生,二女也含悲忍辱的接受,在我們社會上也有不少例子。

 

但人終究不能克服自己的本性,爭吵打鬧的最後,就是絕望的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這件事給無法經濟獨立的女性一個警醒,同時也警告了「花」得不像樣的男人!

 

本文出自《所謂愛情,只不過是獨占與反叛》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