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感情被生活稀釋到一個程度後,我們就可有可無了

圖/Shutterstock

 

 

一個人要經歷過多少失敗挫折,

才能夠淬煉成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城市裡的人總是汲汲營營,夜晚的街道上,

路燈就像是一雙雙眼睛,靜靜佇立著,

看著城市中的一輛輛駛過的車,

它看見了機車上的女孩坐在後頭雙手環抱前座的愛人,

可眼眶卻滾出一顆顆水珠隨著風向後飄去,在空中還未跳完一支舞就墜落在地。

 

它看見了汽車裡的男人皺著眉頭,副駕駛座的伴侶神情激動的向他大吼著什麼,後座的孩子抱著粉色小豬娃娃蜷縮在窗邊一臉委屈,似乎想要逃離。

 

有人說快樂其實很簡單,只要知足就可以了。

 

只是,怎麼我們明明那麼想要感受那樣的富足,

最終理性與感性還是一起出賣了自己。

 

沒有一個人是不辛苦的,在每個笑容背後都有汗水和淚水在支撐著。

 

曾經我也想過要嫁給他的,

身為一個容易在愛裡執著的人,

有時候就連自己也會困惑,

究竟追求的是和那個對象長相廝守,

又或者只是希望能與愛共生共存罷了。

 

不曉得是不是小時候的童話故事看得太多了,總之我相信白馬王子這一劇情,在每一次的新戀情開始時,我都是這樣相信著。

 

所以每每不得不結束時,都會不敢置信,明明公主是過著幸褔快樂的日子啊,怎麼就會被丟下了呢。

 

是的,長大後我的確明白這世上的公主太少了,可那對愛的初識,早已烙印在我心中充滿期盼的地方。

 

於是等待二字,幾乎成了我在每段關係結束後的公式,嘴巴不說,心裡卻總不爭氣的想著,或許有天他會回來的。

 

因此在死胡同裡兜圈,似乎也成了我感情經歷中難以避免的部分。

 

我在他家有專屬的拖鞋,過年時會和他的家人一起出遊,他們家的小貓是我和他一起去領養回來的,我們和對方分享每天的趣事或瑣事,有時夜裡他會開著床邊的檯燈看小說,我側躺在旁一手環抱著他,輕輕地哼唱著不知名的旋律,直到睡著。

 

那時我常想著未來我們會結婚的,

只是我不知道有些未來,不會來。

 

當感情被生活稀釋到一個程度後,

我們之間就可有可無了。

 

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不僅在感情上,有時或許是工作,或許是家人,也有可能是朋友,

總之,事與願違的時候,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後再爬起。

 

然後再繼續相信著一直以來相信的,並且成為一個越來越難被擊敗的人,那種你會打從心底佩服,會真心以自己為傲堅強且善良的人。

 

所謂人生目標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城市中的路燈在我沉浸於這樣的思緒中時,不知不覺的熄滅了,

天就要亮了,可以聽見零星的機車引擎發動,一樓的老奶奶拿著掃把在自家門口唰唰唰的掃去落葉。

 

又是全新的一天,不曉得自己有沒有變得更好一些,

他有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後悔。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