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因為愛你,我才變成這樣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在愛情裡,我們想要公平,公平不見得就幸福,但起碼不會不甘。

可是,什麼才叫公平?我不跟前任聯絡,你也不能跟前任聯絡,就叫公平嗎?你的前任和他的前任在你們各自的心裡的份量是一樣的嗎?你們處理遺憾的能力是一樣的嗎?愛情在你們各自人生裡的比重,又是一樣的嗎?這就跟地震來襲,我捐兩萬、郭台銘也捐兩萬一樣,哪裡公平了?

公平個屁。

只不過,正常狀況下,我不會去跟郭台銘比捐款額度,因為完全不是同一個量級的選手,

可是在感情裡,我們經常「跨界」愛上不是同一個量級的對象。

我們以為可以靠溝通,磨合一切不同。

溝通是必須的,一段感情的壽命有很大程度決定於兩個人的溝通能力和誠意,我們常抱怨另一半難溝通,可後來我才發現,當兩個人之間,什麼事都看法不同,什麼事都得溝通時,那其實只代表了一件事:就是你們不適合。

而過多的溝通,會讓我們看起來像是斤斤計較、囉哩囉嗦、疑神疑鬼的瘋子。

念大學時,有一次朋友約吃飯,我沒問吃什麼就答應了,其實我不是那種什麼都能吃的人,甚至有點挑食,只是年輕時,老以為別發表意見就叫隨和。然後,他們約了一間川菜館,很道地的那種、廚師會把「小辣」的要求當成是對川系菜色的污辱的那種,所以,端上桌來什麼都是辣的嗆的麻的。

那是一間小飯館,老闆娘兼收銀兼服務生的那種,一頓晚餐的時間,我大概叫了六次添茶水,她忙的腳不沾地,我活脫脫像個奧客。被她用一種不耐煩的眼神看著時,我覺得冤死了,因為我比誰都不願意這樣,平常我可是湯裡喝出一隻小蟑螂都不見得會聲張的人,可那晚我像個奧客。

在超乎你忍耐極限的衝擊面前,你拯救自己都來不及,哪裡還有體貼別人的能力。

一個不適合的對象會毀滅你。

不是毀滅你的時間或青春什麼的,而是毀滅你的禮貌、毀滅你的天真、毀滅你的可愛。連你都知道自己變得很討人厭了,對方怎麼可能不討厭你。

後來我就不相信「真愛能克服一切了」。

真愛很偉大,但我們都不偉大。

你知道跟不適合的人在一起,自己要克服的是什麼嗎?

是覺得挫敗委屈傷心憤怒,還不能口出惡言的脾氣;

是心裡有話想說,還得看時間地點場合隱忍斟酌的耐力;

這種能力絕大多數的普通人都沒有,要是有的話,老早就變成超級業務員、甚至選立委選市長去了,溝通不是那種「讓對方知道你的感受」就解決了的事,很多時候是,他知道你不喜歡這樣,可是他就是習慣這樣喜歡這樣,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沒辦法。

他沒辦法用自己的不快樂,換你的不傷心。

我們沒法事事都溝通然後去做要求。

找一個跟你對「異性友誼」的看法相同的人,你就不必跟他漏夜溝通你的感受他的感受;

找一個跟你對「經營感情」的看法相同的人,你就不必像個晚娘似的命令他督促他。

你其實並沒有那麼挑剔囉嗦神經暴躁,是因為跟他在一起才變這樣。是因為你硬要做超乎自己能力的事,所以才這樣。

你搞不定他的。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