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性別不平等之捧斗見聞

圖/Shutterstock

 

 

W某次她說起自己從小被母親傷害,說到傷心處忍不住哭了。從小她雖成績優異,但媽媽說女生念那麼多書沒用浪費錢,卻花大錢給不愛唸書的弟弟補習;她憑自己努力打工靠獎學金上大學,媽媽不但不肯出半毛錢,還說女生讀太多書會嫁不出去,而弟弟靠上大學媽媽卻馬上買了一輛車慶祝。

 

從小,弟弟不用做任何家事,W卻要幫弟弟刷洗球鞋與制服,現在大家都長大了,W有了些小小積蓄,弟弟還是家裡蹲,父親過世時留下的積蓄,被弟弟拿去創業後一毛不剩, 媽媽卻在過年期間提出要W幫弟弟出錢買屋,只因為弟弟打算結婚,當W拒絕,媽媽就為她冠上不孝的罪名四處宣揚。

 

最令W不解的是:其實她媽媽自己從小也深受外婆重男輕女觀念的傷害,所有的舅舅都受到完整教育,只有W的媽媽國小畢業就被外婆帶到工廠、美髮院做工貼補家用,就算為家族貢獻良多,外婆也不曾肯定媽媽,直到外婆過世母女也不曾和解,就這樣留下永遠的心結。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