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柚子甜專欄|我在找一個答案,好讓自己繼續受苦?

圖/Shutterstock

 

 

可能是因為心靈工作做久了,身邊的朋友常會來分享,自己去算過哪種牌卡、找過哪些老師,還又驚又喜地跟你說:「好準喔!那個老師好厲害!」

 

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很樂於聽到有人分享,自己如何得到了生命的啟發,直到一次,某個朋友興沖沖地在聚會上說道,他最近去找過某個老師,終於為他的感情現況找到了答案,現在逢人就推薦他功力深厚。

 

由於這個朋友感情是出了名的執著,旁人都看得出問題根本是在自己身上,但不管怎麼勸都沒用。今天看他竟然雙眼發光,我們也忍不住好奇:這老師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講了些什麼,竟然能點化這位冥頑不靈的朋友?

 

「我跟你說哦!老師幫我看了前世,說其實上輩子我是男的、他是我太太。但是我貪玩不回家,還在外面娶了側室,但是他一直守著我、相信我會回家,所以我過世以前對他很懊悔,承諾說下輩子來還他的情。」

 

朋友說著,眼神透著奇異的光彩:「我就說嘛!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男友這麼愛劈腿,霸道又不講理,我卻一心守著他、非他不可?因為我上輩子就是這樣對他的啊!老師說,還清上輩子欠他的債,我們就能好好在一起──聽到這,我心裡長久的痛苦就釋懷了:是我以前虧待他、讓他傷心了,我這輩子不應該生氣,反而要真心彌補他。所以最近我對他更好,兩個人也比較少吵架了。」

 

眾人一陣沉默,你看我、我看你,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出所以然。尤其看到朋友眉飛色舞的模樣,大家只能笑笑地說:「好啊,你們兩個感情變好就好。」

 

心靈解答有兩種:「會痛的」和「讓你舒服的」
在做心靈諮詢的時候,我也遇過類似的事件。

 

大部分的案主確實是來「尋求解答」的,他們想知道自己卡在什麼地方,才一直鬼打牆,想離離不開。透過與靈性工具合作,找出心靈盲點,例如「其實我離不開,不是因為太愛,而是害怕面對自己『毫無價值』的恐懼」。找到明確的盲點,案主往往能有一些清醒,就算一時半刻還是會痛,總會想方設法一點一點改變自己,拿回人生的主導權。

 

這種解答,就是「會痛的」解答,也是真正有效的解答。像是動一場心靈手術,把藏在肉裡面的刺挑出來,過程再怎麼溫柔,多少還是會不舒服,但是只要願意面對,當事人生命一定會有改變。

 

但有一種案主,對「會痛的」解答左閃右躲,甚至左耳進右耳出,倒是對於「我是不是感情欠他太多才這樣?」「我的命盤是不是屬於情關難過型?」「他是雙子座的,我要怎麼樣才能得到他這種類型的愛?」之類的問題非常感興趣。

 

後來我才意識到一件事:有些人尋求協助,不是要支持、也不是要改變,而是找人給他一個解答,讓他可以繼續待在痛苦裡。


在這樣的情況下,「會舒服的」答案就非常受歡迎。例如「你上輩子就是欠他的」、到「這是你們靈魂之間的約定,要來體驗別人受的傷」、甚至「你的靈魂很偉大,選擇透過這樣的經驗,來學習無條件的大愛」,各種精準好用的靈性工具,到了當事人面前,通通都變成「合理化受苦」的最佳理由,甚至還有人搖身一變,開始熱中追求靈性成長,到處上課、看書、找老師,表面上非常認真學習,實際上是找理由找上了癮,最後乾脆把它變成一種嗜好


 

以某個角度而言,我不否認「會舒服的解答」都有其正確性──也許我們前世真的傷過他、也許靈魂投生以前真的選擇了這條路,但沒有一樣應該被拿來當作「逃避面對」的藉口。

 

回過頭來說,就算前世我真的傷過他感情,這輩子他傷我的時候,我們並不是要勉強忍受,以「還債」來安慰自己。靈魂不會因為「還完債」而輕鬆,也不會「還完債就沒事」,壓抑的憤怒和委屈只會滾雪球,下輩子繼續冤冤相報。

 

真正遇到「債主」的傷害,其實是要意識到「啊,原來被傷害這麼痛苦,我以後也要提醒自己,不能縱容自己的慾望傷人」,也要在想離又離不開時,更進一步省思「為什麼我會覺得『表面光鮮、裡面腐爛』的感情是可以接受的?」,這背後的盲點,有可能是「自我價值」的課題、或是「害怕分離」的恐懼。

 

一步一步來,不要找「會舒服的」答案讓自己繼續待在痛苦,而是從中提煉出智慧,才能真正終止「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在「靈魂課題」上交卷。

 

作者資訊∣

 

我是柚子甜,是作家也是心靈工作者,認為找到心靈盲點,就能改變人生。歡迎追蹤我的臉書《柚子甜剝心事》

 

人性中有太多的東西,讓你誤以為是愛情>>>《有些情傷過不了,是因為你還不夠懂自己》

 

  

總是表面上談感情,骨子裡卻在說人性。喜歡用牌卡與水晶為妳的人生解謎,日常活躍於粉絲團《柚子甜剝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