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不一定每次都能堅強,但可以總是勇敢

圖/Shutterstock

 

 

我猜沒人想得到是這樣的結果,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羨慕我們的幸福。

 

他們會嫉妒你為我做的每一件貼心小事,

他們說再也找不到別人像你一樣善待我了。

 

不管時間多早或多晚,

你總會堅持要在身邊陪著我,一起上學、送我回家。

 

在每個紀念日,都給我熱淚盈匡的驚喜,

在每個節日,用心萬分的準備一整日浪漫。

 

你總是能逗的我捧腹大笑,你知道我喜歡這樣,

你知道我愛你,就如你愛我一般,對嗎?

 

還是很常想起,那次跨年我們坐在你家陽台看著遙遠的煙火,

即便隔著鐵欄杆,卻依舊能夠從滿是林立的大樓間縫隙望見,

一朵朵繽紛豔麗的花朵,在夜空中盛開來。

 

我們相視相吻,

感謝在新的一年依舊擁有彼此,

並且以為會一直擁有彼此。

 

有這種想法並非我少女情懷的臆測,

而是因為我們從沒有過一次爭吵,從沒有過。

但或許這也是我們最後分開的原因,可能覺得關係完美的只有我一個人罷了。

 

也或許是在他離開我後的打擊過於激烈,

使得我腦中對他的記憶僅剩一些被我選擇留下的片段。

當時不懂來日方長原來是種奢侈的想像

 

青春的記憶必須是美的,年少的愛情得要是好的。

 

一個人能有多麼幸福,我在段關係中了解;

一顆心能夠多麼破損,我也在那個分手的晚上體認到,

蜷曲在被子裡痛哭還是不夠,不夠釋放心裡那巨大的悲傷。

 

多年以後我才終於被迫接受,接受無論掉多少淚,那個人終究要與我無關。

 

在每段愛情展開的最初都是美好的,都是無瑕的,

當我們沉溺其中時,同時有許多期待和盼望也同時在萌芽滋長,

希望能和身邊的他一起去好多地方,希望每天都能聽到他喊你的名,

希望未來的每個時刻都能夠相倚相偎,一起到老。

 

只是,人生哪能這麼簡單就得到幸福了,

多數的我們總得要經歷過幾次傷心,要碰上幾次懷著惡意的人,

然後懂了除了保持善良之外,也要學著保護自己的愛免於被一次次踐踏,

最後便能成為懂得享受快樂,也承受得起挫折與打擊的人,

我們不一定每次都能夠保持堅強假裝自己沒受傷害,

卻永遠都會告訴自己凡事勇敢面對及接受,苦盡總會甘來的。

 

那幾個我們以為會永遠的,卻沒成真的,

都只是滋養生命的磨練與養分,不是對的人。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