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女人要什麼,自己說——經營婚姻的四大能力

圖/Shutterstock 文/沈美珍 

 

 

比起過去的那些經歷,在大陸生活的那八年所遭遇的婚姻困境,對我又是另一個極致的信心試煉。有時也讓我深刻體會到,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真的不是生與死,而是始終無法在同一個頻率上振動的兩顆心。

 

當時造成我們之間衝突不斷的關鍵點就在於,「張大哥該不該出社會工作」的這件事情,我和張大哥的認知完全不同。現實的生存因素,加上大陸不能公開傳講信仰,我認為要轉換模式,成為使徒保羅般的一邊傳道、一邊織帳篷養活自己;但張大哥為了忠於起初上帝對他的是使徒彼得的呼召,「一次獻上,永不收回;離開世界,不再回到世界」。雖然有多次工作機會邀約,但是禱告之後,還是堅持以我的眷屬身份,默默地跟接觸的人群傳福音。

 

牧師成了家庭煮夫

 

姑且不談經濟問題,光是家庭角色分工的大逆轉,就夠引爆我們兩人之間的戰爭。比方說,當我拖著疲累的身子,晚上十點多回到家,心想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時,卻聽到孩子們的晚餐吃的是隨便買來的油膩外食或泡麵,當下我就整個人火了,跑去質問張大哥,他的回答是:「我就是不會做飯啊!我從小就沒進過廚房!」

 

「你不會煮飯,可以學啊!」我當然知道張大哥不會煮飯,但我不滿的是,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我做了十多年全職家庭主婦的女人,為了到異地生活,還不是選擇披掛上陣重返職場。

 

「我都可以在這個非常時期自我調整了,你為什麼不行?」

 

那次爭吵之後,張大哥一度願意嘗試學習煮飯,但自從聽他說,他切菜切到想把自己的手剁掉,我才突然意識到,原來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他會不會煮飯,而是他能不能接受現階段的「家庭煮夫」身份。在那之後,我也漸漸注意到他內心難以調適的苦,苦在哪裡?苦在他是一個大男人的尊嚴。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當時住的員工宿舍,每天都會有人上門送水,剛去的前三年,上帝還沒有開太多傳福音的機會,他每天送孩子上學、送老婆上班後就只能悶在家,因此天天都被送水的人問說:「你怎麼還在家?」弄得他很難為情。

 

同樣基於大男人的尊嚴,有次我發現張大哥身上沒錢了,卻說什麼都不主動開口跟我拿,這也曾經讓我又好氣又好笑,心想「沒錢不會開口說一下就好了嗎?」但那時候的他就是沒有辦法,解決之道就是請他開一個戶頭,每個月我薪資入帳後,就轉帳進他的戶頭。

 

如此紛亂適應了三年多,終於,上帝開路了,張大哥開始牧養大陸的海外留學歸國學人與科技人。那是很早以前,上帝就啟示給我們的看見,只是不知道上帝的時間表是什麼時候。當上帝開路之後,他的服事就越來越有果效,一直到現在,我們和當年牧養的那些海歸朋友都還是非常要好的主內家人。

 

也因為福音事工逐漸開展,牧養的家庭越來越多,張大哥開始希望我這個「師母」能多花些時間牧養弟兄姊妹。我理解他的期待,但是因為職場上的忙碌工作,我清楚第一要務是把工作做好,在工作上要有美好的見證,加上三個孩子都在就學的需要,我要有好的績效,我堅持「平日工作、週六、日服事」的原則,讓他頗有微詞。

 

生活較為穩定以後,開始有很多台灣的弟兄姊妹和家人到上海,一方面探望我們一方面旅遊。張大哥向來就很有為眾人之父的情懷,「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自然是親自做地陪,食宿也接待到無微不至。針對他的熱情好客,我沒有什麼意見,就跟當年欣賞他對人真誠無私的那一面,那是他很重要的特質之一。

 

我們成了負傷的治療者

 

然而過猶不及,我們兩人的價值觀向來一致,但對於事情的實踐方式和細節卻常意見相左。例如接待台灣弟兄姊妹的這件事,我雖有心付出,卻不甚認同張大哥以牧師情懷為出發的那種「全包式」的招待規格。對於從事輔導專業的我,認為應該給來者自由空間,一張地圖自主遊行、一把鑰匙自由進出。但是張大哥仍然堅持他的模式,畢竟他才有自由的時間做接待,我索性也就不參與意見了。

 

但是當接待的人數變多,家中金錢的調度時而出現緊張,自然影響到我們的生活所需;還有,當時我們常利用周末,在上海和其他地區舉辦夫妻營會或青年營會,那一週,我認為應該用來備課的時間,張大哥卻因為去做地陪,人不見了,這帶給我很大的困擾和不滿。

 

平日要上一整天的班,我已經夠累了,晚上回家還得為了假日的營會獨自備課,心裡的委屈和怨懟可想而知。也因此經常一邊備課,一邊流淚向神哭訴:「上帝啊!我真的已經心力交瘁,不知道這婚姻要怎麼走下去,求祢來親自加添我力量和智慧……」

 

參加假日營會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們夫妻真實地呈現什麼叫做「負傷的治療者」。意思就是說,當時我們倆就是在婚姻關係中的重傷者,但為了帶領夫妻營會的弟兄姊妹,其實優先需要到上帝面前去得醫治的人就是我們。

 

那些年辦的夫妻營特別有果效,可能也是因為我和張大哥赤裸裸地把我們正在面臨的夫妻衝突毫無隱藏地攤在大家面前。也承認經常有走不下去的時候,然而「在人不能,在神卻凡事都能」,當那些帶著無解的難題、認為婚姻已經走到絕境的夫妻們來到上帝的面前,在彼此認錯、彼此饒恕,有了上帝的眼光和高度去看事情的時候,奇蹟就發生了,一對對的夫妻關係被修復,不再一樣了。

 

上帝預備在大陸工作多年的成金聲弟兄,奉獻給我們二十多套精緻的歐式婚紗,當年夫妻營的全盛時期,每每以「再定一世情」為高潮。讓弟兄們再當一次新郎、姊妹們再披一次婚紗,年齡從最年輕的二十幾歲,到六十幾歲,透過集體婚禮來重拾起初的愛與重立誓約。特別在大陸,他們結婚的那個年代,哪有婚紗?許多姊妹們一穿上婚紗就開始落淚。所以,每次總是在許多閃爍的淚光中結束營會,結束時,姊妹們總是捨不得脫下婚紗,要求我們讓她們多拍些照片,看著她們,無論年紀多大,都特別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