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練習說再見:如何重建瓦解的自己

前幾天我家貓咪寶過世了,我生平第一次難過這麼久,在被悲傷籠罩的情況下,我跟 心理師慢慢來 說:「說起來真諷刺,自己搞了一個失落網站,面對死亡竟然還是一籌莫展。」畢竟五寶村變成四寶村,似乎我身上的某一個部分也被一起帶走了。

他什麼也沒講,只是給我一個擁抱(hug hug),真的是恰到好處的安慰,一方面沒有反駁我在失落的時候的自我責備,另外一方面也看出我正在呈現脆弱,更重要的是,給了一個剛剛好的擁抱。

以前我總是當那個「安慰別人」的人,第一次坐在這個被安慰的角色,感觸良多:

●首先是收到四面八方的安慰,覺得很欣慰,心想原來我還是有朋友的啊XD!並且心想:「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社會支持啊,終於讓我見識到了!」

 

●再來是,我也開始擔心「我現在感覺應該要表現得很悲傷」,不然似乎不符合大家的期待[1]?

 

●最後,也是最麻煩的事情在於,有些可能平常沒有聯絡的人可能看到你的狀況之後覺得好像有一點「義務」要做點什麼,我可以理解,不過這也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們。

 

不要為了安慰而安慰

我覺得安慰是一個很困難的議題,當朋友家人過世、或者是面臨分手,好像多說一點會覺得太多,少說一點又覺得不夠朋友。有些時候你想要做點什麼讓他能夠好起來,卻不知道真正的情況是,你只要「在」這件事情本身,就能陪他走過這段路程。

人總是這樣,在其不需要說話的時候一直講,然後在該說點什麼的時候又避而不談,表面上看起來是嘗試陪伴,但實際上真正在意的是自己「不知道如何陪伴」的焦慮。

安慰這種事情[2],有些時候真的是「少即是多」(less is more) 。我想起多年前,紅鯨魚諮商心理師 跟我說一段,看起來很廢,但其實很有道理的話:「當你的朋友面臨重要他人的離開,有些時候你並不一定需要強迫自己做點什麼,只要做一些『你習慣做的事情、做你們平常會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如果你是他打棒球的朋友,就陪他打棒球;如果你是陪他喝酒的朋友,就和他一起喝酒;如果你是吃貨,兩個人一起去吃到飽也無妨,重點是,如果你是萍水相逢的朋友,就不要「為了安慰和安慰」,因為當對方看得出來你是基於某種義務和焦慮而付出關心,不但無法安慰到他,還會給他另外一層壓力——

例如:我該回覆你嗎?我要怎麼回覆你才不會讓你覺得麻煩?我表現得很正常嗎?那個時候表現正常好像很奇怪,可是如果我說沒事的話他又會問東問西⋯⋯搞到最後你不但沒有安慰到他,還讓他需要來處理你的焦慮,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偷雞不著蝕把米(是這樣說的嗎XD)。

所以簡單地說,如果你是嘗試想安慰他的人,可以參考這個SOP:

1.評估你跟他的關係

2.確認是否有安慰的必要

3.做你擅長的事情

4.不知道能做什麼的話,單純在他身邊就好。

 

失落者如何面對悲傷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