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愛你,但我不信任你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們都聽過一種說法:「真的愛他,就要信任他」。

但我覺得,愛跟信任完全是不同的兩件事,應該說,懷疑或斤斤計較會讓人感覺不舒服,如果你真的愛對方,就要體貼以及考慮對方的情緒。

可那並不是真的信任。

愛往往始因於「對方給了你所渴求的」,所以經常發生在一瞬間。我說的「給」,不是實質性的物質,更多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像是很多獨立自主的女人莫名其妙愛上大男人,明眼人一看就是衝突不斷的組合,可她卻愛的難分難捨,以前我也不明白,但後來看懂了,因為再獨立自主的女人,總會在某一個瞬間覺得累死了,妳打從心裡羨慕甚至忌妒那些可以理直氣壯往男人身上一靠就什麼都不管的女人,可是妳又做不到那樣,於是在這時,如果某個男人在無意之間讓妳有了「像是一個被照顧的小女人」的感覺,妳就飛蛾撲火的愛了,所以,愛情毫無道理可講,因為往往發生在內心最深層的慾望被勾引出來的那一瞬間,像是一種原始的衝動。

可是信任不一樣。

如果說愛始因於「對方給了你所渴求的」,那麼信任就積累於「對方從不做讓你不舒服的事」。我有個狗友,家裡養了一隻個性機歪的柴,會咬人也會咬狗,有次她得出差,實在不放心把這麼難相處的孩子放到寵物旅館,於是花大錢找了有訓練師執照的寵物保姆,我看過她給保母的叮嚀事項,洋洋灑灑四大張A4,饒是如此她還是害怕回家發現保姆血流滿地死在家裡,連開會時都忍不住要偷看家裡的攝影機,沒想到狗跟保姆相處良好、世界和平,他家的狗最機歪的一點就是,會走過來在人類身邊磨蹭,一臉要討摸樣,但是摸一摸又會突然變臉,所以她每次透過攝影機看見保姆在摸狗,就覺得自己快要心臟病發,但奇怪的是,狗從來沒有攻擊過保姆。

後來保姆跟她說,因為她從來不做狗會讓狗不舒服的事:「像是摸著摸著突然搓揉牠的臉頰或玩牠的尾巴,因為牠不喜歡,時間久了,牠會在被你摸時,預測你又要做讓牠不舒服的事了。」

老懷疑別人有惡意,那就是不信任──可很多時候,是對方先做過讓你不舒服的事。

信任是需要時間積累的。我講的不是出軌或背叛之後的重新信任,那是另一回事,即使是平常的相處,如果你跟對方在一起,經常感覺不自在、覺得沒辦法對她說出真正的心裡話,那其實也是某一種程度的「不信任」。就像很多人是無法好好跟另一半聊天的。你跟他抱怨公司的事,他要嘛居高臨下指教你如何跟同事相處,要嘛批評你太玻璃心想太多,當然你還是會跟對方講,可能你沒別人可以說,也可能你們之間沒別的話題可以聊,可是很快的,即使他沒有口出惡言,你也覺得他的表情不耐煩了、接下來就要批評你了,因為他之前的每一次都是這個樣子。

當然那不足以成為分手的理由,可是妳會漸漸發現兩人之間不再親密無間,以後再遇到事情,有些人會選擇自己悶著不說,也有些人會選擇把事情誇大,好讓對方別說出「那種小事有什麼好在意的」。你不再能夠在對方面前展現最自然而然的樣子,你開始有某一種程度的「裝」,那就是不信任。

當然人都有自己的情緒和課題,對方也不是生來就為你而存在,不可能時時刻刻讓你覺得如沐春風般的舒坦,可是總有程度的差別。一點點的偽裝就像淡妝,誰不喜歡自己看起來精神點,但若要你全天候全妝上陣,你很快就會覺得累。

有些人相處起來就是很累。再愛也不能持久。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