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肆一/離開了,就別再說你想我

圖/Shutterstock 文/肆一

 

 

舊情人的「我想你」,從來都不是一種他對你的甜蜜示意,而是你對過去的警惕。碎裂了幾次之後,你終於才能清醒。

 

那段時間,等待是你的生活重心,日子再佐以心軟調和,如此加乘。你不敢承認自己還在等他,甚至你連想都不敢想,雖然你心裡還有他,但不能承認,承認就是輸了。只是,也只有你自己明白,其實心底的期待就如同風裡的火燭一樣,小心翼翼、微微顫顫。就像是你小時候迷信,願望只要說了就不會成真一樣,你不敢張揚,只能默默在夜裡祈禱。你還站在原地,就是最好的證明。你要他找得到你,你害怕他如果要回來,會找不到你。

 

終於,他回來了。你先是不可置信,接著慶賀自己的好運。心誠則靈,皇天不負苦心人。你歡欣鼓舞,眼裡的哀傷一下就被喜悅給占據。是的,他先是不要了你、丟下狼狽的你,然後又旋風似的說要回來,你卻覺得自己無比幸運,後來才開始覺得好笑。只是當時的你沒有發現這點,因為你的身心狀態始終都是兩個人,而不是一個人。

 

分手後最難的時差,原來是把「我們」變成「你跟他」,就像是在亞洲過美洲的時間,日夜顛倒,只是你渾然不覺,直到有天身體發出警訊。

 

若還有愛,分手的戀人當然可以復合。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但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愛」始終都是兩個要不要繼續這一點最關鍵,其餘考量都只是附屬。你如此思考,懷抱著這次會永久的可能,直到再次破滅。於是你開始說著「再也無法再原諒他了」、「生命裡再也沒有這個人存在了」,你用他的辜負來信誓旦旦,希望藉由強烈的言詞來加強自己的決心。可是這些強硬,只消他的一句「我想你」就會再融化。

 

「要男人說出第二次『我想你』,需要多大的勇氣,這次一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第一次或許是不經意,但第二次就是真心。所以他又回來了。愛始終都是你的首要,寧可錯愛也不要錯過,真心無價。可是,他仍是又離開了。豈止手足無措,你根本驚魂未定,也忘了這回離開的理由是什麼,也或者是,每次他要離開的原因你都不記得,你只惦記的是如何要他回來。你從來都不是健忘的人,但卻忘了其實自己善於欺騙自己。

 

你也把他的「我想你」當成「對不起」來看待,那是他的歉意、他的示弱,所以輕易就能原諒。對於所愛,我們都無法殘忍,只是沒想到對他的仁慈,最後常常都是以另一種負面的形式加倍回到自己身上。就像是,從說著無法原諒他,到最後變成了無法原諒自己。你責怪一再心軟的自己。他犯的錯,在你的身上結了果,讓你覺得是自己的錯。這點最是可怕。

 

一直到最後你才發現,他的「我想你」其實跟愛無關,而是跟寂寞比較有關。只是因為那是自己的語彙,所以才覺得對方也是如此。

 

 

於是你也才驚覺,他的「我想你」其實更像是種任性。因為後悔了、因為寂寞了,所以才又想起你,所以才又回頭找你,就像是過去不曾發生似的。那些一聽到訊息鈴聲心就一揪、那些睜眼看著天色發白的日子,彷彿再也不算數一樣。他用他的「想」要將你的心碎給一筆勾銷。人是會痊癒的動物,但敷衍並不是治療的方式。

 

所以,離開後不要再說「我想你」,因為你已經是你、我也早就是我,請不要再用「想」把你跟我變成「我們」。想,不是連接詞。如果只是想我,而我不是你最終的嚮往,請把「想」留在自己身邊,這樣對你跟我,才都是最好。

 

本文出自《當我想你時,全世界都救不了我》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