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城市公寓裡的每一支菸都代表著一聲嘆息

圖/Shutterstock

 

 

台北的公寓,

一格格的窗照的進陽光,

卻難以看清外頭的世界,

冷冰的鐵欄杆,將視線分割,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無法完整。

 

你靠在窗邊從嘴裡緩緩吐出一縷白煙,

指間那一根菸在吸吐之間,一小點的紅色火光又是激情又是冷卻,

心事重重的眉頭從分開那天就總是皺著,

「要付出多少,才能算是足夠了呢?」你在心中自問自答著,灰冷的天空飛過一群要往南方去的候鳥。

 

這個年代要活得瀟灑還真是不容易,

就算用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夠收割,

難免會認為自己總是在做白工的消極念頭。

 

從前的自己,恐怕未曾想過現在的自己竟是這般萎靡吧。

 

畢業後的幾年,我們開始陸續收到朋友捎來的喜帖,

在電子化的年代喜帖也出了電子版,什麼都在進步了,

這樣的現況反而讓仍在迷茫中的人們感到更加徬徨,

怎麼自己還躊躇不前呢?

 

「結婚」二字對於我們這些二十來歲的人來說,是相當複雜且陌生的,

不清楚在誓言之後等待的是幸福,抑或是一連串的幻滅。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