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每一天的相聚,都是離別的倒數。|城旭遠

圖/Shutterstock

 

 

和他那次緊緊地擁抱過後,我的臉頰和心窩上,彷彿還有那天所留下的餘溫。走在那條共同居住了近十年的走廊上,等著公寓電梯從一樓緩緩升到六樓,買了一份火腿蛋三明治,點了兩杯我們都好喜歡的熱紅茶和他最愛的豬排漢堡,紅茶熱氣縈繞吐出了白霧,在冬天裏頭喝上一口就是最濃郁的溫柔,轉瞬之間回頭看了一眼專注於手中螢幕的他,多麽稀鬆日常的一刻一個畫面,我沒想到這是我與他相處的最後一個早晨,就像在昨天那麼清晰。

 

她在電影散場後的騎樓,

頓時間回憶湧入心頭上,

喝著冷掉的熱咖啡說著。

 

當天晚上下班後,兩人就坐在客廳沙發上、吃著外帶的便當配著電視節目,也許是近十年的默契使然,讓我們不用說話,只需要專注手中的晚餐和眼前的節目,手比劃著指了指方向,就能知道對方要張衛生紙抹去整張嘴上的油膩。他擦了擦嘴蓋上飯盒,由側身轉了方向正視著我,看上去有些不安焦慮,那股表情是認識以來第三次發生,第一次是大學畢業典禮的無預警搭訕,第二次是熱血夜唱後的浪漫告白,接著就是那天晚上了。

 

我真的很幸運能遇見妳,但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現在的生活老實說太平穩乏味,我好像沒了生活目的,也對我們的未來產生大量的未知與迷失感。

 

妳覺不覺得現在的我們…

或許該暫時分開一陣子?

 

坦白說啊,直到今天此刻,我真不知道他少爺到底少了什麼,他只說這段話已經遲了快一年,聽到他忍了近一年才告訴我,當下差點把手上的飯盒往他臉上砸下去!意思是,他這一年跟我牽手,跟我抱著睡覺,跟我說「我愛你」三個字都是虛情假意吧,這種愛情是不是很可笑?哈哈哈哈哈…

 

透過騎樓外路燈的照射,

讓濕潤的眼角藏的淚珠,

顯得特別顯眼,晶瑩剔透。

 

|輕聲告別好聚好散,就像癌症診斷書。

慶幸這世界上,還有一種成熟的分手方式是「有話慢說,好聚好散」。有人說愛情若有了幸福終點叫做愛情畢業證書,若憤而分手誓死不相往來就像拿到死亡證明書,那麼我會說坐下好好說,好聚好散的分手,就像拿到癌症診斷書,讓人對愛情這條命漸漸死了心。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