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敢讓他認識好友?也許你早知道不適合

圖/Shutterstock

 

 

朋友A戀愛了,但她是第三者。

 

對於這個角色,我沒有什麼意見,自己的感情自己負責。歡喜做甘願受,也不是旁人罵幾句就能離得開。

 

言談中,A常常有意無意提到男人對她很好,多麼大方,多麼體貼,多麼有才華。

 

有次聚會,A突然帶了男人來赴約。我們其他人很自然地招呼,沒觸及任何敏感話題。

 

男人一坐下,便拿出手機大聲播放搖滾樂,不插耳機,音量甚至屢次蓋過席間談天聲。

 

A悄聲請他先將音量關掉,男人卻反問「為什麼不能放出來?」氣氛尷尬,其他朋友打圓場,問,你喜歡聽這樂團啊?我之前也滿喜歡的。

 

沒想到男人開始高談闊論起來,將該樂團的成立、換團員、差點解散的歷史說了一遍,霹哩啪啦批評換團員後曲風轉變得很爛,還仔細分析哪個和弦不適合,如果是他來編,肯定會更好。

 

在座所有人都放空了,唯獨A,坐立難安的模樣。

 

總之,那一頓飯就在不斷的尷尬、打圓場中度過。

 

 

好不容易撐到飯局結束,大夥各自掏錢買單,男人掏出皮夾說:「應該由我請客,不過今天這間餐廳實在太普通了,改天去好一點的餐廳,我再請。」

 

說完,又把皮夾收進口袋,完全沒有要付自己費用的意思。A見狀,連忙又補上幾張鈔票,陪笑著說:「你陪我來,本來就該我請你。」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