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愛的人,和愛他的人

文/彭樹君 圖/Shutterstock

 

 

 

我的朋友M是個會讓女人喜歡的男人,但他只愛男人。

其實我也喜歡M,就像喜歡其他許多這個圈子的朋友一樣,他們通常心思細膩,比一般男人善解人意,又沒有某些女人有的小心眼。而且和他們在一起,我永遠不必擔心友情會變質,所以總是可以暢所欲言。最棒的是,因為他們了解男性心理,所以每當我遇到感情困擾的時候,與他們聊聊往往可以得到最有效的意見。

 

也因此,這些年來,M對我的情感經歷一清二楚,相對來說,我對他的所有故事也如數家珍。我們是彼此的愛情諮詢顧問。

 

這天他約我見面,我們去他常去的 Gay Bar,那是一個位在城市隱密角落,沒有招牌,外觀也看不出是一家店的地方,除非熟人帶領不得其門而入。這地方不大,有點像日劇「深夜食堂」那樣的場所,圍成一個ㄇ字型的吧台,大家坐在高腳椅上喝酒、閒聊、唱卡拉OK,氣氛其實很溫馨;店主David 也有點像「深夜食堂」的小林薰,有一種看破世事的滄桑大叔氣質,內斂沉靜。我和M來過幾次,雖然這回又是全場只有我一個女人,總感覺有些異族入侵似的,但大家對我都十分 Nice,維持著友善與禮貌的距離。

 

M才剛坐下十分鐘就連唱了兩首歌,張信哲的〈愛如潮水〉和〈不要對他說〉,都是失戀的經典情歌,很符合他此刻的心情。唱完之後,大家都給了他熱烈的掌聲,許多人對他舉杯,還有人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安慰盡在不言中。「他們都知道阿德離開我了。」M苦笑著對我說:「因為有人看見在另一間 Bar 裡,阿德和別人在一起。」

 

 

阿德是M前些日子交往的對象,M曾經給我看過照片,長得有點像韓星宋承憲。就像M過去的幾段戀情一樣,他對阿德也是全心全意的,希望這就是一輩子的感情。其實我所認識的這圈子裡的幾個朋友都是如此,他們要的和異性戀一樣,也是一對一的長久關係,然而總是事與願違。M一直在情感的世界裡飄飄蕩蕩,無法真正安定下來。感情這件事就是這麼回事,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的愛情,總是曲折的多,平順的少,尤其M想在一段情感裡穩定下來更不容易,因為他還有一個法律上的妻子,小媛。

 

小媛與M從高中時代就認識了,小M一屆的她一開始就明顯地流露出對他的愛慕之意,M當時還不太明白自己的性向,但他很清楚自己對她沒有任何動心,只覺得這個學妹很可愛但有點煩。後來M在大一的時候確認了自己愛的是男人,也狠狠經歷了生平第一次失戀之後,他坦言告訴一直追隨在他身後、從來不肯放棄的小媛,他這輩子是無法愛上任何一個女人的,要她對他死心。但小媛說:「你不愛我沒關係,讓我愛你就好了。如果以後你需要一個妻子來做為給父母的交代,請你一定要找我,讓我可以陪在你身旁。」

 

M不置可否,他心想,這應該只是一個年輕女孩的傻話,再過一段時間,等她再長大一些,她就會知道自己有多傻了。但幾年下來,M已在情海中翻覆不知多少次,小媛卻始終沒有接受過任何人的追求。「我沒辦法喜歡別人,」她對M說:「因為我已經先喜歡你了。」

 

坦白說,我覺得這已接近一種偏執,對於一個過去沒在意過自己、現在也不願回應自己的情感、未來還是沒可能愛上自己的人,如此癡心守候,究竟為的是什麼?或許沒為什麼,或許她真的不求他什麼,只要這世界上有M這個人的存在,她就滿足了。然而一個女人有幾年青春可以蹉跎?眼看著小媛就要芳華虛度,M心裡是有壓力與歉意的,於是就在他三十歲那年,他真的娶了小媛。

 

婚禮上,小媛看起來恬靜而幸福,M的父母則笑得開懷,顯然對這個媳婦很滿意。M家保守且傳統,只要父母還在,他是不可能出櫃的,但幸好他還有個哥哥,所以少了幾分傳宗接代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