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最終我還是失去了使你快樂的能力

Share

圖/Shutterstock

因為一場婚禮,我見到久違的友人M。

其實有點尷尬,我們好幾年不聯絡了,最後一次還大吵一架,那時候她跟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原因是男友一直在玩遊戲,可偏偏我又是個非常執迷線上遊戲的人,於是每次見到我,她都要以一種嘲諷或批評的口吻說「我真的不知道欸,那有什麼好玩的」,然後不管我說什麼,只要跟遊戲擦上邊,她就會說「妳不覺得很幼稚嗎」。但我不覺得,我只覺得她不可理喻,因為我說的又不是遊戲有多好玩或者是衝裝打怪的心得,而是遊戲裡面人和人的交流和感情,她那態度活像我高中時一個只在乎成績的老師,對普通班的學生和顏悅色,對職校則一臉不屑,無論職校同學發生什麼事,她都會說「那種人有甚麼好說的」,好像成績不好的人連感情都不配擁有一樣。

然後有一次她徹底惹怒我,是我出第二本還第三本書時,我有次在FB上說,好不容易趕完稿了終於可以好好玩遊戲了,結果她很嗆的說:「我真不懂欸,誰會買妳寫的書阿,難怪人家都說兩性書都是騙錢的,妳都三十歲了還整天在玩遊戲,這麼幼稚還教人家怎麼談戀愛喔?」

我氣瘋了,說:「怎麼不可以?像妳就是不玩遊戲才會失戀阿!」

她沒回話,那之後我們就再沒講話了。

那話其實很傷人,我也知道,因為當時我也被傷到了,所以一出口就是往她的痛處捅。她跟男方是在遊戲上認識的,那年仙境傳說瘋迷全台,超可愛的畫風,吸引無數沒有遊戲細胞的女孩子,她也是其中之一,然後她在上頭,認識了男友。

遠距離的戀愛靠網路維持,後來她們陸陸續續又玩了不少款遊戲,在線上,男生帶著她打怪、幫她買裝備,男生當了盟主,其他人都笑喊她盟主夫人,雖然不是不會吵架,但大抵上都是甜蜜的。

可是大學畢業後一切開始悄悄地變了。

她男友準備考研,沒時間玩遊戲了,而她在一間小型的貿易公司上班,除了老闆以外,整間公司都是女的,遊戲這話題也不吃香,那一陣她們的共通話題銳減至趨近於零,但她並沒有真正意識到這是個危機,只覺得是兩個人都處於人生的轉折點上,又忙又累、無心他顧,直到男生北上工作,遠距離狀態終於結束,兩人也到了適婚年齡,可她卻發現兩人講不到三句話就吵架,因為男生又一頭栽進遊戲世界裡,而這一回她不想進去了,她覺得男友長不大,怎麼都接近三十歲了,還整天在關心升級還是推王之類的事,她看不到未來。

可是,未來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

平心而論,她男友的薪水還比她高,不是負擔不起一個家的,可是這已經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們一次又一次的爭吵,她堅信連多年遠距離都熬過的兩個人,不可能跨不過這道坎,於是努力溝通、然後爭吵,再努力和好,為的是下一次溝通……,後來終於吵到分手了,然後一年半後,男方結婚,對象是遊戲上認識的女孩。

然後她就瘋了,她恨一切玩遊戲的人,包括我。雖然說到底,她前男友也沒劈腿也沒做什麼真的對不起她的事,兩個人只是不合。

多年之後再相見,有什麼感人肺腑的和解嗎?沒有。

我們就是相視微笑點點頭,就這樣。我真的不生氣了,我想她也是,但不生氣不表示就一定要回到從前的狀態,有些事情是回不去的,更何況,當你沒有試圖挽回,還可以用一種過來人的心態,懷想當年感情好什麼的,但如果你試圖挽回,往往會連美好的回憶都一起毀掉。

不管是愛情友情都是。

人生中有很多很多事是這樣:你沒做錯什麼,從頭到尾沒人做錯什麼,可是事情就是砸了,於是你努力挽救,可是越救越沒救,無償而且無助,無力而且無奈,無解的困境卡住了你,於是你必須得恨一個人或什麼,把錯全推到對方身上去。

雖然你內心深處非常明白,並不是那樣子的。

忘記在哪裡看過一段話,大意是說,如果感情走到一種「沒有功勞,只有苦勞」的地步,最終是會毀滅一個人的,因為那狀態是,你超級努力的付出,對方也看見了你的付出,然後,作為回報,他也非常努力對你付出……,可是兩個人都不快樂。

你們已經失去了讓對方快樂的能力了。

快樂是很難刻意創造的事,有時候是對某個話題深有共鳴,於是你們快樂,有時候是一個眼神一個表情,於是你們快樂。很多人提供了很多相處之道,不要在吵架時說氣話、互相信任而非猜疑……我們小心翼翼保護那份快樂,就像野獸把那朵玫瑰鎖在高塔、加上水晶玻璃罩,但它還是一片一片的凋謝,誰能甘願,怎麼甘願。

我們只能走開,然後另起爐灶,裝作已經痊癒但實則小心翼翼的,時不時觀察新的戀情是否又露出了那麼一點點破敗的苗頭。

不再試圖拆解人生為何無常,只是接受。

你接受了嗎?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