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在不告而別以後

Share

文/彭樹君 圖/Shutterstock

把那件事再想一遍!

彷彿強迫症患者似的,每天一醒來,她就會對自己下這個指令,於是她的大腦迴路又開始了某種運作。

但她其實從來沒有得到答案,因為那與其說是一個事件,不如說是一團迷霧,她怎麼也看不清楚。

妳當然不明白了。她心裡有個聲音悄悄地說,妳又不是他,當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不告而別。

然而大部分的時候,只要想到他,她的思緒都是混亂的,所以她就會一遍遍地苦苦思索,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會那樣不聲不響地離開?

三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結束卻是那樣一刀切開似的戛然而止。她甚至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結束,畢竟兩人之間並沒有經過分手的過程,忽然之間就沒了。忽然。

而她就是弄不清楚,那個「忽然」究竟是怎麼回事?

前一天晚上,兩人還躺在她的沙發上,一邊溫存一邊計畫要一起去舊金山旅行的事,第二天他的電話就撥不通了。她想進入他的 Facebook 和 LINE,卻發現自己已被封鎖。打電話去他上班的公司,他的同事說他一個月前即已離職。到他住的地方按門鈴,來應門的是一個陌生婦人,說前屋主上星期搬家了。

她覺得自己彷彿跌進了某個黑洞裡。他們幾乎天天都在一起,他卻沒有告訴她離職和搬家的事,舉止神色之間也沒有任何異常。為什麼會這樣?

一開始她只是擔心,會不會他出了什麼事?有什麼不能告訴她的苦衷?切斷她是不是不想連累她?

可是她從未聽過他有金錢或其他方面的煩惱,也是到這種時候,她才發現自己沒有人可以詢問,因為她不曾去過他的原生家庭,而且不認識他任何一個朋友!至於她自己的朋友,也沒有任何一個見過他。

當初認識他是在星巴克的偶遇,因為位子不夠而共用一張桌子,兩人都覺得是一見鍾情。她曾經為了這樣像電影一樣的邂逅而以為是命中注定,如今卻驚覺在這三年的交往期間,只是單純的兩人世界,沒有擴展兩人之外的人際網絡。而沒有共同認識的人,當有事發生的時候也就沒有支援系統。

這樣的感覺,就好像原本和他搭著太空船,在兩人的小宇宙裡飄浮前進,但他不知什麼原因不見了,只留下她一個人在孤零零的廣漠中,悽悽惶惶,不知何去何從。

她的高中同學小卷正好在這時為了開同學會的事來找她,被她的憔悴嚇了一跳。在小卷的追問之下,她一五一十地對小卷說了,還憂心地問小卷,她是不是該報警,請警方協尋?小卷搖搖頭,眼中一片憐憫。

「妳還擔心他啊?妳難道沒想過,這個人可能把妳甩了?他不但封鎖妳,而且辭職又搬家,變心得真徹底,還在妳面前繼續演戲,不讓妳懷疑。在我看來,他這樣處心積慮,其實就是不想當提出分手的那個人,所以乾脆不告而別,就這樣。」

「不是這樣……」她虛弱地抗議,但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在說,恐怕就是這樣。

「他叫什麼名字?寫給我。」小卷拿出手機,讓她鍵入他的名字。

她遲疑半晌,還是寫下他的名字。小卷很快地就找到他的 Facebook,然後遞給她看,問:

「是他嗎?」

是他。他換了大頭照,背景在海邊,笑得很愉快。

「他今天才發了新的動態呢,看起來平安快樂,沒有被歹徒挾持。」小卷的語氣充滿揶揄,「還有,他正與 Jenny 穩定交往中。」

她不想再知道更多了,但小卷像偵探尋找更多的線索一般再進入那個 Jenny 的臉書,發現那兩人在一年多前就已有交往痕跡,許多張一起出遊的照片說明了他漸漸變心的證據。

她覺得心裡發寒,不是因為他移情別戀,而是自己一點兒也沒有察覺他的變化。

她還是每天早上醒來時會強迫自己把這件事再想一遍,但不是為了他為什麼不告而別,而是為什麼自己如此渾然不覺?

她究竟是做錯了什麼,讓他這樣對她?她不斷回想過去的相處,試圖找出種種蛛絲馬跡,愈想愈低落,一定是自己不夠好,否則別人為什麼要離開呢?

她沒有去參加高中同學會,而是一個人去了舊金山,她想也許走得遠一點,有了距離,可以把那些她想不清楚的事看得透徹一些。

她住在靠近漁人碼頭的一間小旅館裡,晚上常常聽到救護車的鳴笛聲由遠而近,再由近而遠,安靜的異國夜晚聽起來特別驚心動魄,特別淒涼,盈滿耳際,而她躺在床上,想著有某個人倒下了,被抬上擔架,送到醫院或天曉得什麼地方去,那樣的想像畫面總令她淌下淚來。好孤單啊。人生的許多時刻,都是這樣孤零零又血淋淋的,只有自己一個人可以面對。

不久前的某個夜晚,她和他還在計畫要一起來舊金山,那時的她怎麼也想不到,當時的他其實已經決定拋棄她了。她覺得自己也是被抬上擔架的人,卻不知道究竟要被送到哪裡去。

白天的時候,她漫無目的地走過一條街又一條街,總會遇見一些遊民,也不知為什麼,舊金山的遊民特別多,而她覺得自己彷彿也是其中之一,被這個世界遺棄了。

相關文章

這天,她看到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抱著一隻貓坐在地上,那個女人一身混搭的破爛衣裝,但胖胖的貓蜷縮在她的懷裡安睡,看起來被照顧得很好。一張硬紙板放在女人與貓的腳前,上面寫著:「I don’t need anything, but my cat need food.」旁邊是一個讓人投下零錢的籃子。

我不需要任何東西,但我的貓需要食物。她不禁笑了,趨前在籃子裡放了一些零錢。女人定定望著她,燦然一笑,說:「Don’t worry, everything gonna be all right.」

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在這個瞬間,她被深深地觸動了。

就算無家可歸,就算一無所有,還是可以樂觀看待一切。這個世界並沒有遺棄誰,而是自己選擇要用怎樣的態度去面對這個世界。

那麼,她又何必為了一個已成過去的人而悲傷呢?

他用了最壞的方式離開,不告而別,讓被留下來的人自己去找答案,這是惡劣的沉默。她寧可他當面對她說「我不愛妳了」,那樣還乾脆些,這樣不聲不響地溜走算什麼啊?她發現自己並不了解這個交往三年的男人。

她的心裡漸漸升起了對他的憤怒,是的,她從來不曾真正認識過這個人,這個人其實是個對感情不誠實的人。他可以對她說清楚的,不需要用這種擺爛的方式。這種方式太傷人,她覺得自己被他狠狠踐踏了。遇人不淑,她必須對自己承認,這就是遇人不淑。

心理學家說,當人遭遇情感打擊之後,會有幾個階段的心理過程,最初是逃避與否認,再來是憤怒,而有這樣的情緒升起時,同時也會產生某種力量。她先前只是不斷反省自己做錯了什麼,對自己充滿了負面的批判,是直到這時,她才終於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不是她的錯,也不是自己不夠好,只是她遇到了沒有好好對待自己的人。

於是她去搭了舊金山灣的渡輪,想以此做為某種重生的儀式。

當船通過金門大橋下的那一刻,她仰頭望著那巨大又偉岸的金屬建築,為人類的工藝可以達到這樣的成就而深深驚嘆。船駛離橋下之後,她才發現自己竟然淚流滿面,不是悲傷,而是感動。

這個世界這麼大,美好的景物這麼多,不快樂的事就忘了吧。

就算受過多重的傷,只要自己願意,都可以放下。

那麼,妳原諒他了嗎?她問自己。

不,他是不是被原諒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須原諒我自己。原諒我曾經錯愛了不值得的人。她對自己說。

船緩緩駛過舊金山灣裡的鵜鶘島,這座島曾經用來關閉囚犯,島上處處可見黑暗時期的牢獄痕跡。她遠遠望著那峭璧深水,想著曾經有多少人進入這座島就沒再見過天日,心裡油然升起一股驚怖,還有對自己的慶幸。

至少她是自由的!她有絕對的選擇權來決定自己往後的人生,而她絕不會把自己關進怨恨的監獄裡。

風從遼闊的水面不斷吹來,吹落了她的草帽,她看著那頂帽子飛向天邊,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樂,她用力對天邊揮手,大喊著再見,再見……她想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像個瘋婦,被風吹亂的長髮纏在臉上,而且還笑得那麼大聲,拚命對著一頂愈來愈遠的帽子揮手,但有什麼關係?她喜歡這樣的自己!

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她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女人會對她說這句話,但她真的需要有個人這麼告訴她:只要妳願意,妳會好起來的,因為一切都是妳自己的選擇。

人生短促,她不會再把時間浪費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如果別人對她不告而別,那麼她必須自己學著對過去告別。

不告而別的都是別人,既然是別人,那麼就是必須放下的人。至於自己,才是永遠可以在一起的人。

再見,再見。她已對過去告別。

那頂帽子被吹向遙遠的彼方,終於看不見了。她閉上眼睛,感受著強風和豔陽一起灑落在身上的感覺。

彭樹君粉絲團

本文出自《再愛的人也是別人》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皇冠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