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憋扭的解藥,從來都不是別人的愛

圖/Shutterstock

 

 

自從養了一隻麻煩的狗後,除了平日遛狗,我和另一半平均一個月會帶牠出門三到四趟,敏感的牠有點難搞,車程太遠不行、人潮太擠也不行,於是我們在尋找地點上費盡精神,最後找到的,就是一塊又一塊的草坪、一座又一座的公園,有時牠有著到了新地方的喜悅,但大多數時候,就是跑跑跳跳、撿死鳥死魚死昆蟲屍體,然後把自己弄得比流浪狗還臭。

 

有次我們又到了一個沒去過的河濱公園,小朋友看起來雖然開心但並不驚喜,某人於是跟我說:「其實牠也不用這麼長出遠門吧?都是草坪,跟家裡附近的河濱草地沒什麼不一樣啊!」

我回答他:「可是味道不一樣啊,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味道。」

他又說:「但是家裡附近的河濱每天都有不同的人經過,也是每天都有不一樣的味道啊!」

 

如果是以前,大概我會搬出訓練師說的八百萬種法則,試圖說服他換環境的必要性,但是現在,我放棄在溝通時使用「說服」這一招了(好吧,我有企圖說服了十分鐘以上),因為訓練法則也並不是我堅持的唯一理由,我跟他說:「可是我很享受帶狗出來玩啊,雖然牠有點麻煩,但是在不同的地方拍照、告訴大家我帶狗出來玩,大家會誇獎我對狗很好,我覺得很得意欸!」

 

「馬的,妳白癡啊!」他大翻白眼:「妳們女人怎麼這麼幼稚、這麼愛比較,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比,別人講什麼理他幹嘛……」

 

他碎碎念了好一陣,我不能說完全不感覺受傷,但比起以前像是被當頭猛K一拳般的眼冒金星,現在比較像是沒睡飽導致的輕微頭痛,已經在承受範圍內,更何況重點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了──我們會維持繼續帶狗出門玩的習慣。

 

我想那個差別在於,以前我總覺得,無論我想要什麼,必須要有正當理由,不然就是貪心,然而後來我發現,我既不偷也不搶,為何要為自己的慾望感到愧疚?我就是想聽別人誇獎我又怎麼了,起碼我不是用欺騙的方式,而是試圖讓別人看見我的優勢。

 

可是,跟彆扭說再見的過程,大概比分娩痛上十萬倍,而且人家生小孩頂多生個兩、三天,而跟彆扭分離的過程,恐怕要好幾年甚至好幾十年。

 

彆扭其實是一種保護罩,保護曾經受傷而害怕的自己。前陣子我看了一部電影《當我們認真編織時》,主角小友是一個國小女生,她的媽媽不負責任,老是一談戀愛就拋下她不管,於是她只好暫時住到舅舅家,卻發現舅舅的同居女友凜子是個變性人。

 

小友覺得奇怪,試圖和凜子保持距離,但在凜子彎腰換床單時,還是忍不住一直盯著凜子的胸部看,凜子發現了之後,妳猜她說什麼?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