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暗戀──等待一個永恆無法到達,卻無盡嚮往的所在

圖/Shutterstock 文/陳曉唯 

 

 

原來暗戀一個人,他傳來的每一則訊息都是珍貴的禮物,珍貴得你不敢輕易地打開,總是得鼓足勇氣。一旦打開了,你習慣反覆地一讀再讀,細密地凝視每個字,引起諸多情緒與話語,然而,你卻害怕送出訊息回覆他。

 

原來暗戀一個人,你會害怕,你會害怕若是回覆了,將不再收到對方下一次的訊息。

 

原來暗戀一個人,每一個得到都難能可貴且彌足珍貴,而任何一句說出口的話都是千迴萬轉的細細思量。

 

原來暗戀一個人,每一回接近都是雷擊,毫無防備,轟得你措手不及,而你心甘情願。

 

原來暗戀一個人,每一種親密都是懸崖,他可能是推你墜落的人,又是伸手救助你的人。

 

原來暗戀一個人,你明明不曾得到過他,而你卻已患得患失,如同失去過他千百次似的。

 

原來暗戀一個人,他的一句晚安,有時能讓你安睡整夜,有時又讓你徹夜無眠。

 

原來暗戀一個人,是白日夢裡的幻音,心上有瞬息萬變。

 

原來暗戀一個人,暗裡藏有微光,光盡處是深暗。

 

原來暗戀一個人,原來,原來。

 

原來暗戀一個人,他是你眼裡唯一的看見。

 

朋友結束了一段十多年的「暗戀」。從大學入學日的那天,她便愛上了同班的男孩,過後一直與男孩為友,陪伴於他身旁。她看過他的幾段愛情,總陪著他歡笑與落哭,時日漸久,男孩逐漸成了男人。畢業後,她成了他工作的左右手。男人結婚,她還幫忙籌備婚禮。十多年來,她始終默默地守在他身旁。男人年初離婚了。上個月,男人從加拿大回來,約了她吃飯,與她告白。所有人都以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段愛情終於要開花結果,但她最終卻婉拒了。眾人詫異,她卻笑答:「經過這十多年,我對他的愛已經完成了,不需要形式名份,我從不曾想得到他的什麼,所以也沒有遺憾。」

 

每個人似乎都曾默默喜歡過某個人吧?在心底藏著的,不能說出口的,秘密般的暗戀。

 

岩井俊二的電影《四月物語》裡,女主角隻身從北海道到東京的武藏野讀大學,開始「一個人」的生活。影片中,她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電影,一個人在街道上騎單車,一個人到書店裡,她獨自在城市中漫遊穿梭著,這些過程中唯有書店是她反覆一去再去的,像是書店存在什麼特別之處,教她戀戀不捨。她在書店中的動作看似漫不經心,看不出真實的意義,教觀眾摸不著頭緒,直至最後,觀眾才知曉,她是為了自己所愛的人來到東京的。在這個城市裡的,屬於她的,一個人的生活、漫步、電影與閱讀,一個人的迷路,一個人的日與夜,一個人的晴天與雨天,一個人在書店裡的寂靜探索,所有看似不經意的動作,近乎無聲的話語,都是她以一個人的孤獨,以及秘密般的戀愛心情,寂靜且深刻地在這個城市裡留下足跡,只為告訴她所愛的人,她正在尋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