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不想念他,我比較想念從前的自己

圖/Shutterstock

 

 

司機大哥播的電台老歌不間斷放送,林冠吟唱著毀滅愛情時我還不懂愛情,梁靜茹唱著最想環遊的世界,使我築起對戀愛的綺麗想像,希望他的背彎真能像片沙灘,既厚實又柔軟。

 

坐在後座的我,聽著這些熟悉卻久違的弦律,隔著窗沒有意識地往外望去,早晨的日光也正好跌進車內,在依舊帶著涼意的初春尚未被人嫌棄。

 

就是這樣,在普通不過的一個早晨,一個時刻,一首歌,

我似乎又掉進了自己的回憶錄之中。

 

後來我發現,在很多時候,特別是不經意的時候,

在某些只有耳機和自己的早晨、在忙碌工作中的小小喘息空檔、在酒酣耳熱看著別人醉倒的30秒、在演唱會上歌手在間奏停留的時候,

在這些短暫的空白中,在腦中一些很深層的記憶有時就會無預警的被帶出來,

可能是一個畫面、可能是一種感覺,無論如何,都是令人熟悉且久違的,就像那些老歌一樣。

 

在從前每段關係結束的初期,心裡想著的捨不得的,都是對方,

你會無法自拔的回顧他的每個表情、肌膚的觸感、一起去過的那些地方、還有他曾說的那些永遠。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