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親愛的 你可以不勇敢

 

「為什麼是我?」應思聰說。

「可能是因為⋯⋯你比較勇敢吧。」一旁社工喬平說。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喬平回的這句話很多人說歎為觀止。我本來也覺得這根本神回,可是昨天有個朋友看到貼文之後跟我說了另外一個心聲:「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勇敢?」

 

他相依為命的父親,在他22歲那一年重病末期,由他親手簽下手術同意書「結束」父親的生命,那天之後,他連離開家都很困難,夜醒、噩夢、常常夢見來不及把父親從水裡面救起來的畫面、也夢過自己親手用枕頭把父親悶死⋯⋯

 

「有幾次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坐在女兒牆上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可不可以不要是我?我可不可以不勇敢?」他說,我在手機前不知道怎麼回⋯⋯。就我所知,他後來數度進出醫院,然後經常責怪自己,身為一個「男子漢」,為什麼這一點小事他都撐不過?他最糟糕的那段時間,我常常都在懷疑醫院臨床心理師跟他的會談到底都在幹什麼吃的(這個感覺也很正常,是家屬或朋友常有的遷怒),可是到他出院,甚至現在終於會說這句話(我可不可以不勇敢),我才終於明白,長年以來要他「像個男人」的嚴父離開,對本性陰柔的他來說心情有多複雜,他心裡可能想:

 

-我終於可以離開父親的控制了

-可是以後再也沒有人願意控制我了

-我終於可以不用像個男子漢了

-可是不像個男子漢我可以像什麼?

-而且是我親手殺了父親的

-我只剩下一個人了

-這麼糟糕的我怎麼不去死一死算了

 

可以軟弱也沒關係

 

自責、失落、解脫、寂寞、無力、失去定位感⋯⋯可能還有很多很多我沒有辦法想像的感受,尤其是在他父親走後那段日子,親戚朋友都叫他「堅強、不可以讓爸媽失望」我真的很難想像那段日子他是怎麼熬過的。

 

「不想勇敢的時候,就組鋼彈吧。」我記得有一次我去醫院探望他的時候,我實在是不知道要做什麼(哇金憨慢攻威,尤其是面對情緒),所以就拿我想要做的事情去 #請他陪我做 ,我還記得那時候帶的是復刻版的F91,因為不能夠斜口鉗,直接用手扳,所以弄起來湯口都醜醜的,我離開的時候只完成了上半身。

 

「跟我的人生一樣。」他說,「但還是很強啊!雖然有時候軟軟的。」我說,捏一下關節的灰色PC零件(比較軟的部位),然後我們兩個都笑了。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