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將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楚上 從來都不會是對的

圖/Shutterstock

 

 

1、2、3…

1、2、3…

 

我勉強地抬起雙腿在某國中的外圍跑著,試圖控制呼吸,試圖找回從前那種踏實感,手機上顯示目前已跑了兩公里,再也撐不下去的我總算停了下來,上氣不接下氣的。

 

明明過去有段日子我幾乎是對慢跑上了癮,

現在卻似乎很難找回那種熱情。

 

每個階段的自己都是不同的,

或許樣貌、觀念、作息、心境,

時好時壞,總是這樣的。

 

在某些時期我們,

因為迷網所以盲目地去試圖形塑自身的價值,

有些想起來是令人驕傲的,有些則是寧願自己從沒做過的黑歷史。

 

在很青澀的時候,我喜歡上一個人,

愛苗初長於幾乎所有台灣孩童都要經歷的補習班裡,

小小教室中,來自不同學校的近百位學生並肩而坐,

在那個年紀要心動似乎很簡單,

長型的桌面上沒有楚河漢界,只要一個晃動,文具就能滾到隔壁同學的眼前。

 

也因為這樣狹小的空間,讓我們有了更多機會,

抄寫筆記時手肘無意的觸碰,借橡皮擦時靦腆的道謝,

年輕的我們還不懂愛,但也明白這之中所產生的悸動和喜歡有關。

 

說來愚蠢,但那時我簡直被班上某位他校的男同學迷得團團轉,

去補習班竟也能成為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我們在課堂裡總是打鬧著,一旁的臭男生時不時的起鬨,曖昧情勢隨之升高。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