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將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楚上 從來都不會是對的

Share

圖/Shutterstock

1、2、3…

1、2、3…

我勉強地抬起雙腿在某國中的外圍跑著,試圖控制呼吸,試圖找回從前那種踏實感,手機上顯示目前已跑了兩公里,再也撐不下去的我總算停了下來,上氣不接下氣的。

明明過去有段日子我幾乎是對慢跑上了癮,

現在卻似乎很難找回那種熱情。

每個階段的自己都是不同的,

或許樣貌、觀念、作息、心境,

時好時壞,總是這樣的。

在某些時期我們,

因為迷網所以盲目地去試圖形塑自身的價值,

有些想起來是令人驕傲的,有些則是寧願自己從沒做過的黑歷史。

在很青澀的時候,我喜歡上一個人,

愛苗初長於幾乎所有台灣孩童都要經歷的補習班裡,

小小教室中,來自不同學校的近百位學生並肩而坐,

在那個年紀要心動似乎很簡單,

長型的桌面上沒有楚河漢界,只要一個晃動,文具就能滾到隔壁同學的眼前。

也因為這樣狹小的空間,讓我們有了更多機會,

抄寫筆記時手肘無意的觸碰,借橡皮擦時靦腆的道謝,

年輕的我們還不懂愛,但也明白這之中所產生的悸動和喜歡有關。

說來愚蠢,但那時我簡直被班上某位他校的男同學迷得團團轉,

去補習班竟也能成為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我們在課堂裡總是打鬧著,一旁的臭男生時不時的起鬨,曖昧情勢隨之升高。

直到一日,八卦的女同學們說:「妳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嗎?」

十幾歲時的我們都喜歡將自己當作大人般,

也因為所有一切都在摸索中,所以很多時候若於此刻回顧,便會顯得可笑。

總之,我那時不太清楚「第三者」這幾個字若放在成年後的生活中,會有多麼嚴重以及令人嫌惡,所以並沒有帶著太多愧疚感,就持續和他約會了一陣子,直到彼此都厭倦了為止,雖說大多也不過是在下課後一起走回家,但是帶著愛慕之情的簡訊可沒少。

長大後在臉書上看見他的近況,又想起那段往事,

便後悔當時不知天高地重的自己竟做過這麼糟糕的事,

彷彿是人生中的一個污點般。

成長大概就是這樣,

過程中會犯蠢會犯錯,沒人的青春能是無暇的,

有時帶著傷痕有時帶著內疚。

在懂事之後,總算能夠明辨是非之後,

我們便無法再為自己的行為找理由開脫,

要做個負責任的大人,做個懂得珍惜和體諒的人。

很愛也好、太愛了也好,

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楚上,從來都不會是對的。

尤其你明明知道那是錯的,

你已經知道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