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張西/沒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 就像沒有她穿得下的美滿愛情

圖/Shutterstock 文/張西

 

 

那晚傅里熱烈的親吻幸子,幸子閉著眼睛,彷彿全身上下由這些日子所受的思念之苦都正在被傅里的吻一個一個抵消,歡愛之後傅里抱著幸子。「妳瘦了。」傅里說。「我要當主播呀。」幸子說,傅里知道幸子並不真的想當主播,不過是介意那天的玩笑話。傅里把幸子抱得更緊一些,將臉埋進她的長髮:「我不想要妳來懇親,其實是不想要他們看見妳。」傅里說:「我希望被看見的妳是美美的。」幸子有些聽不懂。傅里繼續說:「下次懇親日妳再來。」幸子的心臟忽然被這句話刺穿,刺穿的地方出現一個黑洞,她感覺到自己正在往下深陷。

 

「什麼意思?」幸子問。

「沒有。」傅里說完後將自己的唇覆上幸子的唇。

幸子再也無法真心地熱烈回應,她開始學著假裝熱烈。就像她在那些等電話的日子裡,慢慢學會怎麼假裝不沮喪。原本僅是玩笑話組成的鏡子脆弱地被這一刻打碎,幸子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沒有底部的深淵,只要她想起傅里的這些話,她就會持續墜落。

………

 

幸子決定去買一件新衣服。

昨天洗完澡後,幸子站在房門後的掛鏡前面看著自己,她不敢看太久,她從傅里的話語中得知,這不是一個足夠美麗的身體。她得去買一件好看的衣服來遮蔽它。像是一個祕密行動。幸子特別穿上輕便的服裝,她想著,若要試穿,穿輕便一點也好穿脫。

 

對於美和醜的認識,是從傅里開始的。

從前幸子總是獨來獨往,對幸子而言,好不好看的外表都沒有差別。有時候她甚至喜歡自己普通且偏向不好看的外表,那讓她能繼續不被打擾的生活著。

 

會認識傅里,是在大一新生訓練的時候,幸子不想接觸人群,便偷偷跑到空教

室,閒著沒事就在黑板上畫起了畫。傅里是別系的學長,帶著系學會的同學們找空教室吃午餐,便恰巧闖入了幸子所在的教室。幸子一見有人進來,什麼話也沒說,尷尬地趕緊離開。傅里看著黑板上的畫作,覺得非常驚喜,於是想到這個女生也許可以替自己的系上畫營隊的海報,便走出教室追了上去。只是傅里追上去後,幸子不願意和傅里有更多的交流,只是匆匆離開。後來開學,兩人選上了同一門通識課,傅里認出了幸子,邀請她和自己同組做報告,兩人才稍微熟絡了一些。

 

幸子的第一次戀愛便是傅里,傅里成為了幸子的窗,帶著幸子看見以前未曾發現的風景,同時也為自己的世界添增了其他的顏色。原先都是很繽紛的,在幸子把初夜給了傅里之後,幸子偶爾會閃過一絲猶疑,這將會是髒污的色塊,還

是迷人的筆觸。

 

幸子知道自己與東區的女孩們格格不入,她的身邊沒有像電影裡那些懂得流行與時尚、心急地想要改造她的人。這一步她得自己開始。

 

幸子平常穿的衣服是偶爾逛夜市買的,總是能穿就好,那幾件輪著穿,壞了或鬆了才買新的,衣服的顏色不過度鮮豔,款式也普通。這是幸子第一次逛街,她看楊思之都跑去東區買衣服,便搭上公車往東區的巷子裡逛。還好是平日下午,東區沒有像假日那樣擁擠。幸子隨意地選了一間沒有什麼人的小店走進去,裡頭的衣服按照顏色分著類。服務員坐在櫃檯埋頭用著手機。

 

幸子拿起一件白色的雪紡上衣。服務員走上前,露出制式的笑容:「那件是one size噢。」幸子愣愣地看著服務員。服務員故作不尷尬地說:「因為雪紡紗沒有彈性,我想說妳比較豐滿,怕妳穿了會不舒服。」幸子雖然沒有看向服務員,但餘光已經將服務員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攬了過來。幸子靜靜地將衣服放回去,裝作不在意地又逛了一會兒,然後走出那間小店。

 

接著幸子刻意地尋找有更衣室的小店。她在小店內選了一件深藍色的背心洋裝。

 

接著幸子刻意地尋找有更衣室的小店。她在小店內選了一件深藍色的背心洋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