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離開後,你總算能做回最真實的自己

圖/Shutterstock

 

 

從前想做的那些,

在恢復自己身分之後,

終於可以一一實踐了。

 

在愛中的人們,時常戰戰兢兢,

收起誇張的笑聲,

食量也比平時少了一半,

不再說不得體的黃色笑話,

那如口頭禪般的髒字也都嚥了下去,

怕要是表現不好,就會被遺棄,

怕對方不喜歡真正的自己。

 

無論如何也要漂亮大方,

不管怎樣也要婉約優雅。

 

在那個雨下的淅瀝淅瀝的午後,

你隻身去了光點看了一部他總是提不起勁的文藝電影,

結束散場時,覺得自己的腦袋也像是被雨水洗滌那般清醒。

 

睡到自然醒的假日,

你獨自去了他總是覺得乏味的書店,

待到天色漸暗,心情卻像被暖陽曬過般晴朗。

 

忙碌一天的工作後,

你拎著一袋運動服裝,去了他總說要去卻從來沒去過的健身房,

白天的疲累夾雜著當下的汗水淋漓,離開時比平時更佳精神奕奕。

 

兩個禮拜前訂的機票,

大口吃著冰火波蘿油,啜一口鴛鴦奶茶,

抬頭望向那如巨獸般的鴿子籠大樓,

五光十色的維多利亞港,燈色映在海面上,

隨著微弱的浪潮起伏,彷彿跳著歡熱的排舞。

 

他那時說這種觀光客的行程毫無意義,

一點也不想去。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