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遇到對的人,戀愛花粉症也能聞得到花香。|城旭遠

圖/Shutterstock

 

 

陷入幾次曖昧,談過幾回戀愛,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有的人適合戀愛有的人不適合戀愛。戀愛就像花朵既芬芳又綻放,有的人擁入懷就是一抹幸褔微笑,有的人偏偏對花粉過敏,別說擁著光是經過都嫌漫長。

 

曾經也和許多厭世人生的朋友一樣,討厭公開放閃的情侶們,討厭他們的照片笑得好開心,討厭他們就像是在取笑單身人們的表情。看不慣那些對自己說「你一定是標準太高,才會一直單身。」的人,有時還真想回答對方:「難道你找對象是誰都可以、絲毫不用過濾嗎?」但是你總會梗在咽喉說不出口。

 

總會在心裡頭murmur:

太傷人了,實在太傷人了這些話…。

但是你傷了,又有誰知道呢?

 

大人後的堅強長得很不一樣,那是在受到打擊後,往肚裡吞著寂寞、接著黯然轉身的模樣,哪怕是發生什麼煎熬事情,卻只願在眾人眼前淡然自若。原來那些自認偽裝得很好,到後來連大笑都是空虛的,回想起狂歡聚會最後往往是孤單的,以前沒想過原來長大的生活連自己也感到不堪。

 

我們總認為自己堅不可摧,這都是要證明自己過去的努力和堅持所走過的每一步路都是踏實都是正確的,畢竟這個世界若自己不堅強,又有誰會為自己而扛起勇敢?光是害怕失去所擁有的一切,早就已經慣了一個人的生活。

 

一個人,可以任性地逛街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一個人,可以和朋友在外頭喝到醉醺醺地滿足到家。

一個人,可以躺在沙發上不洗澡不洗頭也沒差。

一個人,可以下班後狂吃垃圾食物也沒人叮嚀健康。

一個人,可以只為自己負責不用對任何人交代。

一個人,可以很勇敢也可以很坦然。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