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要有女生的樣子、有時示弱才有人愛?愛情裡到底該「裝」不「裝」

圖/Shutterstock 文/孫中興 

 

先前《美女與野獸》的段落中提到很多人會對愛情有種莫名期待,期待被救贖,尤其是女人期待一個男人來拯救她、帶她離開原本的困境,卻忘了自己其實是有力量的。一九八○年代,一位美國作家柯列特.道林格(Colette Dowling)就寫過一本暢銷書《灰姑娘情結》(The Cinderella Complex),書中將女性這種想自立卻害怕自立,或認為只要忍耐下去就會有好男人出現拯救自己的心理,命名為「灰姑娘情結」。

 

女性被男性拯救的劇情在童話故事中屢見不鮮,即使是現代所編寫的電影或戲劇橋段,也依然安排男主角在緊急時刻登場拯救女主角,因此有個女明星曾表示不讓小孩觀賞傳統童話改編的動畫,因為她不認同某些劇情傳達的價值觀—等著被拯救、為了愛放棄自己的某個能力—也不希望小孩幻想自己成為公主。

 

不過,不讓小孩看這些動畫或童話故事就不會幻想自己是個公主嗎?倒也不一定。其實不需要設定或阻止下一代能看與不能看什麼,因為影視作品或任何思想的影響不會只是單面的。就像兒童時期的你可能真的相信有聖誕老人,但長大了也就漸漸知道沒有,而不會說:「啊!大人騙我!我去自殺好了∼你們這些無情的大人!」

 

我覺得與其不讓小孩看,不如大家一起看,一起討論。因為真的不是你看到什麼戲劇或情節就會變成什麼,不然女性主義者怎麼出現?女性主義者成長的時代都也都是這種電影啊。重點在於我們該如何解讀「灰姑娘」、《白雪公主》這樣的故事?為什麼期待在愛情中被拯救?還有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中的愛情,只有傲慢跟偏見嗎?

 

 

這裡提到的「灰姑娘」是以迪士尼二○一五年的電影《仙履奇緣》為例。少女艾拉(Ella Cinderella)自從父親突然離世後,遭到繼母與繼姊們的欺負,從主人變成家中僕人,也因身上總是髒兮兮的,被取笑為「灰姑娘」。

 

故事中,艾拉母親的遺言「勇敢與仁慈」貫穿了各個情節轉折,因此艾拉並不像《美女與野獸》的貝兒,那樣強調知性。相較之下,《仙履奇緣》沒有要你去讀書、去追求更多知識,而是強調內心要美,艾拉的善良純粹是一種更傳統的道德價

值。

 

如果說貝兒是具備知識幫助自己解決難關,灰姑娘基本上是靠著「善良」,好比因為愛護動物、對大地、對其他生物的愛,所以後來動物也會回報她。她的善良也表現在父親問她從遠方要帶什麼禮物回來時,她只要樹枝,表示她關心的是爸爸而不是禮物。但也是因為艾拉的善良(卻無勇敢),所以父親過世、家道中落之後,才會從一個千金小姐掉下來變成繼母的奴僕。

 

優勢與弱勢的愛情測試

 

變成僕人的艾拉在森林裡巧遇王子,王子雖然對她一見傾心,卻也沒有告訴她自己是王子。這種「我不告訴你我是誰」的噱頭也常常出現在各種影劇設定中,起初可能是基於隱私或不想改變彼此關係,但也可能是一種隱藏的測試—想知道你愛的是我,還是我的身分頭銜?

 

很多電影都愛玩這老梗,一個人隱瞞或假冒一個比自己原本更低的身分,測試對方是否愛自己?但你為什麼不能一開始就誠實地來往?雖然這樣是出於擔心別人愛的只是他的身分而不是真正的自己,但再怎麼說,這也是一個不誠實的開始。

 

對於比較具有社會優勢(或者感情優勢)的人來說,好像常常會假定一件事:他當初愛的是我,將來愛的還是這個「我」,只要我們的感情穩固。但你以為他現在不知道你的身分,以後知道了就不會怎麼樣?就算對方還是愛你,可未來還是會有別的變因加進來,所以你能保證對方一定不會改變嗎?

 

愛情故事總認為愛得夠深、了解得夠多,事情就不會改變。我認為這種對人性的考驗與猜測,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在《仙履奇緣》的故事背景中,灰姑娘如果嫁給王子以後,身分地位都會上升很多,社會流動就往上,能夠擁有的權力也會增加。這種考驗相當於一個優勢者對於弱勢者的測試,就像電影《電子情書》(You’ve Got Mail)中,湯姆漢克斯飾演的男主角不告訴女主角自己是誰,女主角就不知道他是跟她通信的那個人,於是在這過程中把她耍得團團轉—雖然在電影中,他們都是善意的。但這種「他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有你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的關係,很不對等。

 

這就像你裝成一個窮鬼,對方一開始愛上的是窮困的你,結果最後發現你是個大少爺或怎樣的,那對方是不是不應該繼續愛了?因為他愛的是窮困的那個你,而不是有錢的你。他愛得根本不是真正的你。對他來說,當然也可以質疑你是不是真的愛他?

 

所以愛情能不能經歷金錢、權勢與社會的考驗?我覺得愛情不需要這樣。不可抗拒的災難是人力所不能控制的,是沒辦法,但戲劇中的很多考驗都是人力的操弄。在愛情裡,誰願意自己與真心被操弄?

 

有時,一個人可能覺得:我沒有刻意要騙他啊,我只是沒有主動講。那溝通是什麼?也沒有平等,一方是個全知全能的人,另一方是個半知半能的,「你講什麼我就信什麼,要我怎樣就怎樣」,始終是不對等的關係。

 

其實你不是沒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