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分手處理師

Share

文/阿飛

Advertisement

(圖/Shutterstock)

「面對自己的人生時,是要懂得取捨的: 你想要未來有所成就,勢必得辜負愛情; 若你想成就完美的愛情,就要有放棄展翅的準備。」

是的,我的職業是「分手處理師」。

可能有人曾經在電視新聞、網路或是報章雜誌上知道我們這個行業, 而且對於這份工作感到好奇或難以理解。有些人會認為我做的事是不道德、敗壞風俗的,關於那些批評,我倒覺得工作內容並沒有什麼糟糕的部分,有時還會覺得自己是在做功德,替人解決棘手問題,收錢當然也就心安理得。據我所知,德國應該是全球最早出現「代理分手公司(Schlussmach-Agentur)」這個行業的。當時,德國業者的做法很單純,幫委託者打電話告知分手的處理費用大約是三十歐元;如果是替委託者當面告知分手,收費則是六十五歐元,再依前往的地點加收交通費。這是分手處理師的原型。

之後, 在加拿大有人創辦了一個名叫「 分手商店( the break-up shop)」的電商網站,販售許多與分手有關的事物,從寄一封分手電郵、簡訊或電話,還有超值的「分手大禮盒」可以選擇,教你如何平復心情與度過恢復單身的生活,像是甜點、心理書籍、電影光碟、電玩遊戲或成長課程等等。不過,並沒有提供當面分手的服務,我認為他們不能算是同行,只是單純販賣商品而已。

代客分手這件事之所以會受到關注與討論,主要是因為德國拍了一部《分手專家》的電影,讓世人知道有這行業的存在,而我也是因為這部電影才明白原來自己可以靠這項技能賺錢過活。現在歐美、日本與中國都已經有代理分手服務的公司,只是在名稱和服務內容的細節有些許差異罷了。

在學生時代,我已經開始做過不少類似的事情,因為我有一個換女友跟撕月曆差不多頻率的兄弟,高佻帥氣又風趣幽默,而且家境富裕, 父親是小型婦幼醫院的院長,典型的高富帥公子哥。即使他不追求人家,也有不少女孩子主動示好,再加上他的個性容易陷入愛河,熱情總是來匆匆去也匆匆,很快就沒了感覺,最後不得不分手。偏偏那傢伙不想要面對提分手時,女孩子們的怨懟、糾纏與傷心。

有一次,他請我幫忙跟對方提出分手,結果非常順利平和。自此之後每一段戀愛面臨分手之際,他就會找我代為出面。回想起來,自己除了資質合適,後天還有無數次的分手「實戰」經驗,造就了我如此堅強的職業技能,這全都該拜他所賜。

自顧著喜歡,自顧著想要,自顧著實行,往往不會有好結果。這世上的任何事成不成功,全與是否合適有關。

也許有人無法理解「分手」究竟為何會變得如此缺乏「人情味」,我想,這只是社會行為模式的演變,其實社群網站也開始做起類似的服務了。就像臉書,也準備推出分手工具,用戶不必使用封鎖或「斷交」功能,就能屏蔽前任的一切信息。當用戶把感情狀態改回「單身」後,臉書就會問你是否要把所有標註前任的貼文全部刪除,用戶也可以選擇不要讓前任看見自己目前的信息。臉書還在發出的新聞稿中表示,推出這項功能是為了方便用戶能更妥善地處理人際關係。身為一位分手處理師,對於這樣的處理方式我並不認同,不過只是另一種逃避而已。

我明白協助他人分手並不符合傳統觀念,長輩們認為促成良緣乃成人之美,應該要倡導如此美好的價值觀念才是。而分手處理師卻反其道而行,以結束戀愛關係為目的,豈不是一種成人之惡?

但,談戀愛本來就存在著兩種潛在結果:感情穩定發展,步入婚姻(或是雙方選擇不結婚,但依舊保持伴侶關係);另一種結果則是事與願違,兩人出現重大或無法改善的問題。既然在相處時已經出現了難以跨越的障礙,或是其中一方已經不再願意努力下去,難道還要勉強他們繼續困在抑鬱寡歡的感情牢籠內嗎?為何不讓兩人順利分開,彼此各自重新追尋更適合自己的未來,這難道不是最佳選擇嗎?

看似無情的轉身,或許是我們旁人不明白的祝福。所謂的愛,如果沒有兩人共同感受的好,就是一種勉強。

多數人在談戀愛時,會試著學習如何追求另一半、經營一段感情。可是,在關係結束時,卻鮮少人知道該怎麼跟對方說再見,而我的工作不過就是替他們好好說再見,如此而已。

我的收費採標準均一價,美金三千元。

我相信有人聽到這個價格可能會大吃一驚,朋友笑說,這根本是辦離婚二十次的手續費。不過,我自認提供的服務絕對超值,我替顧客做的不只是宣告分手而已,還會盡量照顧被分手者的感受。每對情侶的訂製的,我也希望以這個定價能讓顧客事前仔細思考是否有做出分手的決心,而不要事後才懊悔。對了,你也可以選擇分期付款。

此外,我接案並非來者不拒,有兩條謝絕承接的原則:第一,有財務瓜葛的一律不接,當雙方有金錢借貸或債務時會變得複雜,我能處理的就只是感情上的問題。第二,委託者不願讓對方明白分手真相的也不接,比方說是自己已婚或劈腿卻不想讓對方知道,因為我怎麼都不做欺騙或隱瞞的事。

分手的理由實在琳瑯滿目、五花八門,基本款的像是個性不合、喜歡上別人,或是出國高就、八字不合、父母反對。我還曾遇過一方加入直銷產業、但另一半不想陪同而分開,還有因為參加宗教靈修課程沒時間約會而決定分手的;另外,還有一種分手的原因也滿常見的,就是「離開我,對他比較好」。

我對於委託者的分手理由大多抱持著中立的態度,不會去評斷好壞、對錯,尊重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感情觀與價值觀。他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在你眼中或許匪夷所思;你覺得無法接受的事,在他眼中可能是小題大作。因此,無論委託者想要分手的理由是什麼,只要他真心認為分開對彼此都好,也有分手的決心,那就足夠了。而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把委託者的心意交付到他想傳遞的人手上。

也許你直覺認為會找我處理分手的人都是糟糕的、不負責的,更甚者,認為這些提出分手的人根本就是負心人。但我卻認為這些人願意聘請分手處理師,絕大多數是尊重這段關係的,是想要好好負責、更不想要傷害對方的人,才會希望能夠替他圓滿結束彼此的感情。

感情需要兩人有共同的心意,一旦有一方無法繼續了,那麼,再怎麼想維繫這段感情也失去了意義。想分手,卻不敢說,才是最糟糕的; 該分手,仍緊抓不放,那是最自私的。

結束,是為了兩人能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全新開始;而不擅長好好結束,也不願承認結束才是最壞的決定。

我覺得自己的工作雖然主要是替委託者處理分手,同時也像是情感關係的溝通代理人。在我承接的案子之中,有不少伴侶到了分手當下都沒發覺到自己有什麼樣的問題,總認為問題全在別人身上,一味怪罪與指責對方。關係一旦走到末路,從來就不是某一方的問題,感情是因相處而來的,是需要兩個人相互經營,一旦在某方面出了差錯,也是兩人的相處上出現瑕疵,差別在於究竟誰的問題比較大而已。

還滿多前來委託的情侶都有一種不清楚為何兩人的愛情會走到這一步的困惑,明明前不久還濃情蜜意,現在卻形同陌路、水火不容?這時,分手處理師就會負起讓雙方了解這段關係中各種問題的作用,為了要做好分手委託,我必須充份了解當事人的個性、背景、愛情觀、兩人相處狀況與分手的理由,這樣一來,才有辦法在照顧到雙方感受的狀況下,平順地讓彼此好好說再見。

愛,確實重要,但在愛裡面,我們追求的是理解。唯有被理解了,什麼才都對了。

談戀愛時,要盡量將自己心裡的感受表達出來,不要假設對方會懂, 更別認為他應該要懂。我知道很多人會期望不用自己說出口,對方就能明白,認為這樣才是真正懂你的人。但,別人的世界不可能只繞著你轉,也不會時時注意到你的感受。你以為對方應該懂,但對方也認為你應該說,這種情況下,只會換來彼此的難過與失望。

我從事這行之後,最大的感觸是愛遠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困難太多了。想要好好地維繫一段感情,一定要非常、非常、非常用心才行。你喜不喜歡,他合不合適,你們能不能在一起,是三件完全不同的事。即便你再怎麼用心,另一個人卻沒心,就算彼此再怎麼契合,這段關係終究無法成事。

有個案例是委託者無法接受女友吃素。兩人交往了五年,女方在兩年前開始吃素,委託者非常不習慣也不認同,便向她提出分手,可是女方不同意,三天兩頭就來哀求,導致兩人的關係陷入僵局。

「她有強迫你也要一起吃素嗎?」我一邊忍受委託者身上濃濃的古龍水味,一邊試著理解案件背景。

「沒有。」他回。

「所以,你不習慣的點是什麼?」我再試著問。

「一起出去吃飯時,找餐廳變得很麻煩。」除了香水味,他說話時不停用力抖腳也讓我感到不舒服。

「如果改成去素食餐廳,或是選擇在家自己煮呢?」

「我為什麼要配合她?」

與男方詳談後,我依標準作業流程,先認識對方,然後了解個性、背景、想法與相處模式,接著擬定溝通策略,最後告知女方委託者的訴求。

「為什麼我要因為吃素而被拋棄?」她憤憤不平地問。

「所以妳才應該要覺得開心。」我說。

「為什麼?」

「只因為妳吃素就要分手的男人,為什麼還要留戀?」我見她沒回話又繼續說:「很多時候,我們以為的失去,其實是人生中必須經歷的去蕪存菁。」委託者的女友最後同意分手。雖然有失專業,但我真心覺得她應該慶幸分手,一個不願為你做一點點配合的人,代表他是個自私、只愛自己的人。

有些再見,是為了重新開始、為了下次的相見;但有些再見就真的是再見了,而且是再也不見,那是為了讓你可以保有自我或找回自我。然後,慢慢了解到那些失去之後能轉變成一種獲得,那些曾以為的遺憾其實是對自己的成全。

分手,可以是愛情的另一段延伸,好讓彼此都可以有機會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人。

有人認為愛情可以超越一切。然而,愛只佔了你的一部分,真正不能辜負的,應該是自己的人生。

關於代客分手,有些人樂意有人為自己解決棘手問題,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為,由外人來處理分手的做法太絕情。對於評價,我向來皆以平常心看待,任何人事物都是一體兩面,若非得要分出對錯、黑白與好壞,只會把現況弄得更糟糕而已。

勸和或勸分,究竟哪種是正確的?兩人在一起或分開,是全然不一樣的人生,又有誰能保證哪一種人生會更好?無論選擇了哪一邊,對於另一邊的人生都只能想像,那是對現實失望時的想像,是傷心難過時的想像,是孤單寂寞時的想像。到底要繼續在一起,還是分道揚鑣比較好,誰都無法預言。

人生,就是一種取捨。某些事,明明是錯的,卻還要繼續堅持,那是不甘心在作祟;某些人,明明是愛的,卻不得不放手,那是因為清楚無法一起走到盡頭而做出的成全。

取與捨,是當下。得與失,則是在未來。

本文出自《別在走遠後才想起說再見》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悅知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